27 °C Taipei, TW
2019-04-24

玻璃的萬般姿態|cacao 可口雜誌

宛如軟式雕塑的花瓶、如同被魔法賦予生命的當代瓷具…,被塵封在歷史裡的童話小鎮布拉格,在過去的世代裡以玻璃與陶瓷技術傲視全歐,然而進入二十世紀,在九零年代之前,這樣的技術卻還在侷限於工廠大量製造的成品,直至2002年,Jakub Berdych與Maxim Velčovský創立了Qubus Studio,才讓捷克的傳統工業與當代設計思維齊步。

生於布拉格市中心舊城區,在這座擁有全歐最悠久歷史建築的城市長大,Jakub Berdych的美學也因這所城市而薰陶,「一出門就能接觸到超過百年的建築,大家討論的話題是查理四世和魯道夫二世,在這樣的環境下,你會感受到歷史的強烈連結。」也被同為藝術家的父母親影響,從小便想成為雕刻家的他,先是在學校修習雕塑,然後在寒暑假於德國科隆Sedláček教授的建築工作坊實習,因而愛上了建築與設計。

與一般的商品設計師有著極大差異,紮實的雕塑背景讓Jakub Berdych的作品相較於實用性,更傾向於藝術設計,「我喜歡設計僅此一件的作品,它們無法被複製,擁有獨一無二的特質,買的人也會將它視為藝術品。」事實上,QubusStudio最經典的設計就是將玻璃或陶瓷等堅硬的材料,運用細膩的手工與當代技術,加上摩登的設計思維,轉化成彷彿柔軟具彈性,如液體般流動的視覺體驗。無論是由彈珠組合而成的「泡泡盤(bubble plate)」、刻意設計成瓶口破裂的容器、3D維度流線型的雕花玻璃杯、用綠玻璃生動做出的盆栽和鑲有寶石的瓷花瓶等,都是結合創意與技術的設計逸品,「我認為誇張、諷刺、有趣與古怪的元素是很重要的。」這些不可能的精緻作工在Jakub Berdych不輕易妥協的信念中實現,「我是個對美追求的工作狂,我的座右銘就是-沒有不可能的事。」

對Jakub Berdych而言,有著悠久歷史的布拉格是他永遠的鄉愁,「小時候,我覺得晚上八點的舊城區特別有魅力,那時塔上的天文鐘會被對面建築的紅色星星點亮,那是共產黨召開大會的地方。當時有群德國遊客經過,他們說布拉格是另一種境界的國度,對我來說,這是絕對正確的。」不過,在這般特殊的政治與歷史背景下,如何保持創意則成了一件難事,「當廣播二十年來都重複同一首歌時,你必須要創造自己的世界,為自己提供避難所,Berlioz、Leonard Cohen或是EinsturzendeNeubauten的音樂所是我的救贖,我會隨身攜帶素描本、鉛筆以及一杯啤酒,這些微小的事物造就了我內心裡的美感濾器,它讓我得以不停創作。」

原文刊於cacao Vol.10《布拉格/我們的時光》
  • Via: Text:Nymph Lee Photo providers:Jakub Berdych
  • Tag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