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19-03-19

好的設計來自於「抉擇」|cacao 可口雜誌

許多人或許會認為一個設計師是靠著直覺在工作的,是依靠一種內在的感覺,而且是有趣的,其創意泉源從內心的聲響而來,設計就是會恰好空穴來風地發生。以我的經驗,和作為一位傢具設計師來說,我發現設計其實全都只是關於「抉擇」而已。 問題需要被解決,而設計師的角色就是藉著做出所有對的決定,來去破解那些難題。然而最大的難題就是,通常那些可能的解決辦法是無窮無盡的。

大部份創做過程在開始時,會有過多的點子要去挑選,這就是為何你需要某種限制。一個簡而有力的作品就是因為有如此的限制。概述,它擁有全部必需存在的組成物,好去瞭解客戶在整個計畫中想要成就些甚麼。我一直和某一些客戶合作,一些會說:「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公司方面不想限制你的創意。」類似的陳述卻矛盾地頃向於相反的做為,事實上這種廣泛,它制約並壓抑了整個創作過程。有太多的可能性而且沒有任何具體的問題存在,就很難去提供一個好的解決方案。面對這些條件,研究階段就顯得格外地重要。這是你專注於尋找正確的進入方法,開始執行企劃的那個階段,在某個程度上,研究並不只在做為一個靈感來源上擷取,它也在引導你自己和你想法的方式上大有幫助。我想我並不是唯一一個說那種局限,事實上滋潤了整個創作過程。

今日,和電腦軟體裡的參量數值一起工作時,它能輕易地模擬一個設計的眾多版本,解決方案恰好會是形狀、材質、作用或顏色等等,但我僅在這裡列舉幾個例子而已。計畫剛開始時,無疑地有許許多多的點子你正在思考著,但大多數的想法已經在你腦海中先被拒絕了。雖然,在概述中注意到那些限制是一件好事,但有時別摒棄和拒絕第一個想法也是很重要的。別害怕和你自己最初的想法一塊兒工作,即使它們緊閉著邊界讓你去尋找新的思維方式,並且採取新的解決方案,直到你已和它一起合作一段時間後,才知道這個最初想法是對的還是錯的。努力去尋找思考的新方式並且接受新的解決法案吧,這就有點像向著盒子外觀看,謹慎選取那個能夠被適應而且能夠和盒子整體連接上的那些想法。

在眾多的想法和辛勤工作的達成協議後,在下任何決定前,你將它們給排序,這裡就是你除去不良點子並且重新規劃良好想法的地方。哪個比較好?為什麼?從經濟、社會和環境的角度來看,它是否可以持續發展呢? 它是否能融入慨要裡呢? 在這個階段,表達清楚同時批判你的自我作品,這很重要! 當然你能夠僅僅藉著直覺而喜歡上一個形體,但也請試著去理出頭緒,為何你會喜歡它,程序變得重要,是因為設計會經過冗長的過程直到全部完成為止。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在初期的階段別太過專注於細節,而是要看大局。從這裡你選澤了幾個頗有氣度的點子來延伸,並發展這些分歧成為一種新的變質,而在那裡選擇的過程又將重新開始。用這樣的方式,設計發展了,還有在數個循環過程中所倖存下來的點子想法相當不錯,也能夠被提交給客戶。但它不會在這就結束。和客戶一起,你們會經歷這整個過程好幾次,直到最終成品被完成。

點子與想法並非無中生有,這其實並不是一個線性式的過程。即使(那)設計看起來簡單容易,但在看不見的背後其實有相當多的工作,在產品上市前已經經過一個相當冗長的過程。我視設計為解決問題的方案,透過一個漸進式的選擇過程,其間,至關重要的是擁有大量的知識去定下那些決策。去成就一個完美的設計對我來說是去尋找一個問題的答案,這問題存在於每個支微細節。最終,就是只是在於要去瞭解,為什麼你選擇了一個這樣的特定形式,並且能刺激你做的所有決定。

所以,承接論述,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以設計師為職,我從瑣碎的事情中選擇了它,如直覺般,一種內在的感覺,也因為它所能帶來的樂趣。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關於作者:Joel Hesselgren

傢具 / 產品設計師,在斯德哥爾摩居住、工作。2008年畢業於Beckmans 設計學院,主修產品設計。他在莫妮卡福斯特設計工作室任職三年後,他現在正致力於一項新的冒險。他認為設計是件關於解決問題的事情,設計師說:「我們需要去思考為甚麼我 們創作出新的物品,做為一位設計師我們該退一步到個末端,事情應該看起來像什麼、為什麼的一個底端, 每個細節與線條都傳達了那樣的答案,我為一個這樣子的設計勤奮努力著。」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