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09-26

我繼承了對美的熱愛、好奇心和批判思維。這是我的基礎也是磐石!—尊室安|cacao 可口雜誌

2019年金曲獎 「最佳編曲人獎」 由為廖士賢《遙遠的所在 Styx》編曲者尊室安獲得。尊室安(Aaken)是旅居台北的越南裔法國人。他曾說過音樂是他的生命,無論是音樂,攝影還是寫作,他總是喜歡探索多方面的創作過程。在之前「可口巴黎」特別企劃中,他聊到生長的巴黎是如何給他創作的能量,以及他的巴黎私人地圖。

尊室安編曲,由廖士賢演唱的《遙遠的所在 Styx》

在我五歲左右。我的母親帶我到以英美書籍著名的莎士比亞書店,它坐落在巴黎左岸塞納河畔,眺望著聖母院。她是位書癡,無論何時她都帶著我四處進行一場又一場瘋狂的狩獵。我成長在書本、音樂與藝術環繞的生活環境。書本就像是一扇通往探險、想像力與創造力的大門。

生活在巴黎當下對創作有何不同之處?

尊室安:我是越南裔法國籍,我出生在巴黎,並從小生長於此。我的雙親在五零年代中期為了念書(我父親為了作曲,而我母親則為學習語言法文)離開越南來到法國首都。讀書向來不適合我,即便我念的是巴黎索邦大學。就在12歲時,我想獨自探索這城市,巴黎成為我夢想不到的最理想導師:無論我想學習或體驗什麼,我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尊室安與日本劇場合作 《 PLAY 2 PLAY 》 ,本齣劇場音樂是由他創作

當回憶起巴黎時,最懷念的?

尊室安:由於我一直都住在巴黎,沒有所謂的前後之分。這是個漫長又緩慢的過程。諷刺地是,我大部分合作計畫中的作曲家都來自國外,但事實證明生活於巴黎有利我創作的發揮。最重要的是,我繼承了對美的熱愛、好奇心和批判思維。這是我的基礎,是個無法根除的磐石!

可口把巴黎主題設為「重生」,因為可口覺得巴黎沒有紐約前衛、柏林創新⋯ 但是當你置身其中,便有重生的力量。你心中的重生是?

尊室安:非常簡單的一件事:在夜晚騎單車沿著聖馬丁運河回家。我愛騎著我的腳踏車穿越城市。自由自在、充滿可能性和移動的感覺,還有環繞在我周遭的美 …。嚮往過去巴黎的榮耀,沈溺於其中而失去自己,但是巴黎的養分也可以成就一個人。

尊室安創作的錄像作品。在日本看了坂本龍一的「 async」展覽後,從教授的音樂中延伸成他的影像及故事出來。音樂也使用教授的<async>專輯中的ZURE與adanta。

你的巴黎私人地圖是?

尊室安:Melomania(二手古典音樂CD店)、Gibert,一間獨立書籍音樂零售店(新品與二手)、塞納河畔的書攤、浪漫生活博物館(Musée de la Vie romantique,喬治·桑與蕭邦的故居,有著非常迷人的花園與咖啡店的博物館)、在紫砂壺的睡鼠(Le Loir dans la théière,在瑪黑區中心,美味的家庭手工蛋糕與茶)、龐畢度中心、波坦金(POTEMKINE,靠近聖馬汀運河的一間DVD店,販賣精選稀有的藝術電影)、104當代前衛藝術展演空間(the CENTQUATRE-PARIS)、le Bec Fin(鎮上最棒的菜餚而價格親人)、舊鐵路橋改造成的綠色廊道步道(Promenade plantée)。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