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性工作者VS萬事達卡!隱藏在色情禁令背後的經濟歧視|cacao 可口雜誌

你曾經在網路上付費購買成人內容嗎?即使答案是沒有,也可能聽說過OnlyFans這個平台,知道他們在上個月中旬頒布,而後撤銷的禁令:禁止用戶上傳包含任何露骨性行為的內容——但不違背「使用政策」的裸體內容不在此限。

儘管禁令有些含糊其辭,但這個顯然自廢武功的判斷,卻非無跡可尋。早在前一年,OnlyFans的前輩Pornhub即因該網站含有未經同意的剝削性內容,遭Visa、萬事達卡(Mastercard)等信用卡公司的抵制,而OnlyFans亦在聲明中指出,該項變革是「為了確保平台長期運作,維護一個具有包容性的創作者和粉絲的互動空間,我們必須修改規則,以遵守支付服務提供商提出的要求。」

不難想見,該禁令推出後在創作者與粉絲間掀起多大的反彈聲浪,但反彈能夠迅速發展成公開的抗議活動,恐怕得歸功於禁令的無預警取消。無論原因是獲得銀行合作夥伴的首肯,抑或找到新的投資方,「持續支持多元化創作」的承諾,未能安撫該平台的主要用戶,迄今,要求金融機構中止對性工作者歧視的連署#AcceptanceMatters活動,簽署者已超過2400人,其中有性工作者、LGBTQ+ 和 QTPOC 工作者、色情藝術家、色情作家、性教育工作者,他們呼籲萬事達卡正視性工作與非主流、邊緣社群固有的利害關係,中止其成人內容相關政策的修改,以避免對從業者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對於網路上的成人內容,你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但在這裡,我們請先你放下那些想法,因為箇中問題,遠遠超出性工作該如何定位的範疇,是的,問題無關性工作有無生產力、是否該和其他的勞動付出一樣獲得尊重,也無關性產業中的剝削,以及色情片可能構成的危害。

平台想「洗白」自己有錯嗎?

據統計,單是大流行期間,OnlyFans上的創作者便從原先的12萬人成長至100萬人。在這100萬名創作者中,雖非每一位都以成人內容為導向,但無可否認的是,性工作者的確帶來大量的訂閱數字及收益,每一筆付費內容交易,OnlyFans都會從中抽取20%做為報酬,扣除營運成本後,純利潤約12%。短短一年內,OnlyFans的業務收入便由3.75億美元激增至12 億美元。這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一個更加古老的行業——從性交易中抽傭的皮條客。

而這也是美國基進女性主義者凱瑟琳.麥金儂 (Catharine A. MacKinnon)對該類型平台採取抨擊態度時所採用的立場。麥金儂認為,OnlyFans在過去一年中取得的長足進展,該歸因於大流行期間不平等現象的加劇,相較於男性,女性失去更多經濟生存的手段,對於經濟拮据者而言,OnlyFans至少是個可以提供臨時收入的手段--相對從事賣淫與其它色情活動,較輕微且合法的肉體剝削,是具誘惑力且能減低心理負擔。但反過來說,OnlyFans等同是利用他人無從選擇的困境營利,「這是性產業的典型作法。」麥金儂表示:「我們永遠無法得知皮條客和人口販子,是否正在招募或強迫那些缺乏戒備心、脆弱或絕望的人為他們工作,並在螢幕後沒收或剋扣她們的收益。」

對那些沒有能力反對買賣的,被脅迫、剝削者的關注,是麥金儂立論中最強力的部分,她亦強調一旦色情內容得到保護,成人賣淫被容忍,就無法保護兒童遠離性剝削——因為所有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幾乎都能以成年的模樣示人。實際上,在麥金儂的觀點中,並不存在合法、自願的性工作者,她宣稱,將從事賣淫和色情活動的人稱為「性工作者」,是因為我們生活在由色情片塑造的世界中,再也無能力識別隱藏在謊言底層的暴力以及危害,然而「他們做的事情既不是親密和相互關係意義上的性,也不是生產力和尊嚴意義上的工作。」

當然,麥金儂的意見不會是OnlyFans修改其政策的動機,你不能期待一個打從一開始就想經營成人版社群媒體的公司忽然善盡起「企業社會責任」,但當麥金儂以色情產業陷女性於險境為由,否決類平台為「成人內容表演者和性工作者提供安全的工作場所」等辯詞時,其觀點恐怕也流於片面與一廂情願了。

聯署者的憤怒從何而來?

沒有人反對限制非法活動,但此次OnlyFans風波,一方面源自於貿然拋棄平台的忠實用戶,一方面也涉及人類社會對性工作長期的污名化。即使引用麥金儂對色情產業的觀點,將性工作者踢出線上空間,也無從解決任何實質問題。在要求中止對性工作者經濟歧視的連署信裡,闡明了性工作在LGBTQ + QTPOC社群裡的特殊性(因不友善氛圍而失業的成員,從事性工作的可能性為其他族群的三倍),並把性工作者的經濟安全權利,視為與LGBTQ+ 權益相關的議題。據一份以全球為範圍的調查顯示,有13%的LGBTQ+ 受訪者曾從事性工作,以換取收入或資源。換句話說,即使色情產業確有剝削之嫌,OnlyFans與支付服務提供商的措施,也只是將憑此謀生的人推往暗不見光的地帶,而那些以酷兒內容,或在創作中使用性行為為素材的藝術家和遊戲創作者,他們的言論也同樣受到限制。

一個人在沒有選擇餘地的情況下,讓渡出自己的身體,供提供金錢的他方隨心所欲地使用,本質上即為不義——但剝奪在大流行期間,仰賴如OnlyFans這樣的平台維生的表演者支付帳單的能力,同樣也很殘酷。遑論要求使用者提供身分及年齡證明、要求平台對上傳內容進行發佈前審查,也無助於阻止非法內容的傳播(舉例而言,你不可能知道當事人是否受到脅迫),即使假設信用卡公司所設立的規範,能發揮預期中的效果,色情產業也是唯一受此嚴格限制的行業,但非法內容可能出現在網路世界的各個角落,並不侷於付費平台。這是歧視。這並不公平。

色情禁令否決了性工作者經濟獨立的可能性

對性工作者而言, OnlyFans這樣的平台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表演者可以控制自己的作品、製作時間及合作夥伴,比以往任何時候要能採取更多的安全措施,並且能在不承擔色情網站的污名下製作成人內容。某種意義上來講,OnlyFans改變了遊戲規則,讓表演者從傳統色情產業中真正的獨立出來,使個人在沒有中介的情況下向消費者出售作品(這顯然也是麥金儂控訴平台為『皮條客』的一個盲點),但在對成人內容採取飄移不定的立場以後,它已然失去性工作者們的信任,那等於宣告,人們為建立粉絲群、為獲取穩定收入所付出的時間和心血,隨時可能一去不復返。

誠然,性工作者可以冒著失去粉絲的風險,流動到OnlyFans的競爭對手上,但OnlyFans充其量只是保守團體(如右翼團體和宗教極端分子)以性交易、未成年色情為幌子,聯手銀行與政客推動其政治議程而鎖定的目標,這也是為什麼部分平台轉向區塊鍊和加密貨幣的其中一個原因:規避銀行業務的影響。但我們不難想像,當該種做法成為主流以後,網路供應商、數據中心將會是下一個遭到施壓的對象,而性工作者的地位依然無足輕重。

「對於有類似經驗的人來說,那是和這個行業一樣古老的故事。當Patreon、 Tumblr開始禁止露骨內容時,我們看到使用者的遷移和品牌的衰弱,然而,成人內容依然被銷售,消費需求只會有增無減。」情色品牌創辦人,同時也是成人片演員暨製作人的Harriet Sugarcookie說:「性工作就是工作,只要有需求,就會有供應。OnlyFans是存在或不存在(信用卡公司對多元內容是支持或不支持),都不會改變這項事實。」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