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C Taipei, TW
2020-09-26

睡不著的時候,我常常會想到我在遊民收容所當兵的那段時光|cacao 可口雜誌

睡不著的時候,我常常會想到我在遊民收容所當兵的那段時光。那時的我睡在簡陋沒燈光的小房間裡的竹席上。每天一早起床吃完早飯後就帶遊民去看病,辦身分證,申請低收入戶。每週的外訪會開著洗澡車帶著餐食去不同的公園讓遊民飽餐一頓,順便讓他們在車上洗澡,理髮及量血糖血壓。偶而帶生病的他們去醫院就醫,也跑了許多次急診室,並簽過好幾份死亡同意書。生老病死就這樣每天在我眼前發生,遊民悲慘的遭遇及負面的情緒讓我提早對人性世故了些,知道人生有時候是十分無常及無奈的…。那時的我可能太過於單純,當我極度煩悶時頂多去吃個好吃的東西,喝杯我愛喝的多多綠茶,就繼續想辦法處理遊民們所遇到的問題了。

樂觀,做事量力而為還有隨機應變這些特色,在跟遊民相處的兩年之間逐漸形成我性格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或許很多當下的感受我已漸漸遺忘了。但我內化後的性格特色常常不知不覺地在日常生活中顯現出來:提醒我曾經有過一段特別的當兵日子…。每次回高雄只要時間充裕的話,我都會回收容所看看這些老朋友們,有些人找到工作離開收容所了,有些人過世了。其餘待著的人臉頰上無不多了許多皺紋。而他們開心及不開心的狀態依然都有…。也許是因為此時的我也躺在竹席上也同樣睡不著,這個相同的事件把我跟回憶做了個連結,心中頓時湧上了許多感慨。 回憶雖然會被漸漸淡忘,但事實它卻是始終在那裡…。

原文刊於cacao Vol.10《布拉格/我們的時光》

關於作者:阮璽。攝影師,喜歡傢具、設計、藝術、電影、美食跟騎單車到處去旅行。

  • Via: Text & Photo:阮璽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