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19-10-23

詼諧、 張狂,對所有世俗的框架規則視而不見—Boris Hoppek|cacao 可口雜誌

「貝恩不再咬蘋果。湯姆用刷子有模有樣地來回刷了刷,又退後幾步察看效果,然後在這裡那裡添上一抹,再琢磨琢磨效果。貝恩瞧著湯姆的一舉 一動,越來越感興趣,越來越被吸引住了⋯⋯」-《湯姆歷險記》,馬克吐溫。

巴塞隆納在正式立法嚴禁公共場合塗鴉,這個Boris Hoppek原本心目中的創作天堂,一下子黯淡不少。但從德國移居巴塞隆納一直是他夢想中的理想生活,他喜歡這裡的文化多樣性,更愛它宜人的氣候,不僅特別適合戶外街頭創作,也讓當地居民熱愛戶外活動,每個人的心態都更開放、樂觀,願意接受新事物。Boris Hoppek很開心這裡的人們喜歡他的街頭創作,但站上街頭進行塗鴉,對他而言更像是一種自我救贖。

在2007年邁阿密巴塞爾展覽時,他建立了巨大的互動紙板裝置,成功地設法發展自己的創作之路,而不是只純粹在街頭表達他的創作想法,因此成為當今藝術新時代最受追捧的聲音之一。在2008年SCOPE Basel,他在萊茵河的水上出租車上搭建漂浮的藝術品,將他的敘事潛力,從傳統展台場景的限制帶到水面上。2009年VOLTA Basel時,展示了他眾所周知的一個空氣包袋裝置。

Related image
Image result for Boris Hoppek VOLTA Basel

「我在還沒學會走路之前,就已經跟著老爸老媽呼麻,參加Party、藝術季與演唱會了!」以街頭當做創作場域,無論是塗鴉、街頭裝置或是繪畫,Boris Hoppek其人就與其作品一般,詼諧、 張狂,對所有世俗的框架規則視而不見。在他所有的作品中,最著名的角色就是一個猶如19世紀白人、刻意將臉塗黑的滑稽歌舞表演者,白色眼線紅色厚唇,他把這個鮮明的臉譜畫在大型的球體上,佈滿整個街道,看似可愛有趣,卻諷喻著暴力,性,種族主義和壓迫的荒謬。這種以趣味糖衣裹覆嚴肅議題的手法,就成了他藝術創作的最主要利基點。

「我不喜歡談論或解釋自己的創作。」Boris Hoppek 直接了當地說道。他希望每個人能用不同的開放觀點去解讀,自己與他的作品間的關係。無論是塗鴉或是裝置作品,他的創作總是維持在最低限度的雕琢,因為他相信,從主題到素材,愈貼近原始就愈能大聲說出想要傳達的意念。這種接近本能式的創作動力,也是他自認最 獨到之處 。「儘管失控就好!」 他率性地說。僅僅專注在創作本身,而非思考其所代表的意涵,成了Boris Hoppek 每個作品中直接、鮮明的能量來源,就算他自稱作品裡既無權威感,也缺乏大人物的背書認可,但他就是喜歡這種貼近日常生活的況味。就猶如馬克吐溫名著《湯姆歷險記》裡頭的主角,一邊為巷弄添刷色彩,一邊以戲謔的眼光,細細觀察周遭人事物的變遷,隨時瞄準目標,出擊。

Image result for Boris Hoppek

原文刊於cacao Vol.14《巴塞隆納/瘋狂》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