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20-11-29

漢堡小說:從一通電話開始,穿越57部你看過的電影|cacao 可口雜誌

1873年,波士頓大學的語音學教授貝爾在從事一項不為人理解的發明:利用電流把人的聲音傳到遠方。他和助手華生按照設想製成了電話機,但還沒有成功進行通話試驗。有一天,貝爾不小心把一滴硫酸濺到腿上,他疼痛萬分,本能地拿起電話:華生先生,我需要你,請到我這裡來。華生通過電流聽到了貝爾的求救,通話成功了!電話因此誕生,從此以後,人類進入跨越空間交流的時代。

如果說電話的發明,讓人第一次感受,人類感知到的空間,從眼睛所見,拓展到無遠弗屆,那麼電影則繼續擴展了電話創造的空間感。在電影裡,你甚至無法肯定,你接到的電話究竟來自哪個宇宙,哪個空間?而這一切,電影裡都能成立。

自媒體頻道「漢堡小說」(Burger Fiction)混剪了一支短片《Movie phone super call》用電話串起了57部經典電影。第一個鏡頭來自《即刻毀滅》(Burn After Reading),布萊得彼特飾演的傻瓜健身店員撥通給FBI的電話,下個鏡頭,聽到電話鈴響的人卻是來自《駭客任務系列》(The Matrix)的基努里維,第一個接通的人是《終極警探3》(Die Hard with a Vengeance)裡的布魯斯威利,第二個、第三個……接連得下去,57部電影剪輯成短影片,幾乎拼成了另一個獨立的故事。

說起自製剪輯影片的「漢堡小說」(Burger Fiction)由Andy 和Jonathan所成立的自媒體頻道名稱。他們相識於一個非營利錄像的合作。在那次合作中,他們發現彼此有不少共同點,比如從小就接觸電影和錄像,剛大學畢業不久,也準備從事於視頻行業。「我們兩人對電影充滿興趣,自從相識以後,我們常在一起聊電影。自然而然,我們有了把電影剪輯為視頻的想法。兩個人一拍即合,決定就這麼開始。」

在為頻道取名字時,他們開玩笑說,一個是漢堡,一個是小說,組合出漢堡小說這名稱。但事實上,為了取個獨特的名字,他們花了幾週時間冥思苦想,終於在某個夜晚靈光乍現,想出了「Burger Fiction」——它結合了漢堡(他們最喜歡的食物)和Fiction(有虛構作品的意思,正好符合他們創作的視頻)。

剛成立時,他們就計畫了52週,要剪輯52支視頻。於是在一年內,平均每週創作一支視頻。他們聊到:我們一旦決定好一個創意,我們為這支視頻專門建立一個檔案,列出和創意相關、盡可能多的電影,以此為出發點,開始創作視頻。然後,他們各自剪輯相關片段,再把它們組合成一部短片。每部短片的剪輯過程平均花30個小時。皇天不負苦心人,在2015年9月,這支《Movie phone super call》成了漢堡小說第一個超級點閱率的影片。做電影剪輯的人很多,想突圍而出,沒那麼容易。第一年結束,他們在youtube上的頻道獲得超過5萬個訂閱。現在,現在累積到12萬多的訂閱,另外在Vimeo的訂閱數更是超過了25萬。項目堅持一年後,他們無師自通,成了電影製作的專家。蜂擁而來的流量激勵他們迸發源源不斷的創意,持續更新視頻。

他們從流行話題取材,常常冒出驚人而有趣的創意。譬如,他們剪輯過一支叫作《如何成為湯姆·克魯斯》(Mission Impossible: How To Be Tom Cruise)的視頻,總結出阿湯哥的四大絕技:狂奔、跳躍、凝視和叫喊;還有一支《怪異武器》(An Improbable Weapon Supercut),專門剪輯電影那些不大可能成為武器的武器,像《神鬼認證》(The Bourne Identity)裡的報紙、圓珠筆,《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的威士忌酒杯等等。

Andy和Jonathan說:創作並不難,每個人都可以像他們一樣成為創作者。開始創作吧。每個人都能擠出時間創作,即便你感覺時間永遠不夠用。唯一的障礙就是你自己。我們總在討論條件、時機,但最好的時機永不存在。一旦你開始創作,我們知道,你會堅持下去。

取得成功後,漢堡小說的頻道仍是兩人工作後的業餘興趣。他們生活在德州奧斯汀,各自擁有全職工作,只把混剪視頻當作業餘愛好。他們最後仍是一派樂天的說:我們不想把它變成日常工作。但一旦開始創作,我們必定嚴肅對待。漢堡小說這個項目是個愛好,但比愛好更具意義。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