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0-02-26

陰謀論的吸引力:為什麼這麼多人相信不正確的事情|cacao 可口雜誌

陰謀論並非新鮮話題,心理學家們經常提出:為什麼這樣的想法總能持續存在呢?答案必不簡單,從進化的角度看,謹慎對待那些我們不了解的人或組織確實是有意義的。從某些角度上講,為了我們自身的個人安全,懷疑自己不了解的人是相當符合進化要求的。為何有些人會比別人更熱衷於陰謀論?一份研究表明,其中的一個原因是,這些陰謀論愛好者,似乎天生且近乎自戀式地需要表現自己的與眾不同。

心理學家凱倫·道格拉斯(Karen Douglas)提到陰謀論者,他們想讓別人覺得他們有能力,得到少有人知的訊息,或者某些世界大事,如2015年1月在巴黎發生的《查理周刊》槍擊事件,的另一種秘密解讀。作家、學者邁可·比利格(Michael Billig)在1984年指出的那樣:陰謀論提供了一個展示不為人知的、重要的且與事件直接相關的訊息的機會,這樣,陰謀論的信奉者就好像變成專家了一樣,擁有了那些連所謂專家都不了解的知識。 

我們從情感上排斥這個事實:有些可怕的事完全是意外發生的。

其他研究表明,如果人們的生存必需受到了威脅,當他們因此感到事態脫離了自己的控制、充滿了無力感和焦慮感之時,陰謀論可以幫助他們理解世界。人們很難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裡,許多像大屠殺這樣的行為,可能是胡亂發生而無太多預謀的。這就是為什麼對某些人來說,相信隨機事件背後有權勢人在推動,可以起到心理上的寬慰作用。一項研究表明,人們總是「沉溺於尋找答案」。

gif image via GIPHY

成長環境或許也是無處不在的陰謀論信仰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些在成長過程中和父母相處得並不愉快,因而對父母沒有安全感的個體——通常他們至少和父母中的一位關係相當緊張——似乎也更可能接受並支持陰謀論。《個性與個體差異》(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上的研究,將為這結論提供有力支持。

相較別人而言,這些相信陰謀論的人總會誇大威脅,部分原因是他們大大擴展了全球威脅的涵蓋範圍,把什麼都歸到這上面來,並以此作為自己的一種應對機制。陰謀論可以幫助這些人解釋或證實自己的焦慮,但它能否幫助人們消除焦慮感,則是另一回事了。至少從現有的證據上看,陰謀論一點用也沒有,甚至能夠深化人們心中的無力感。事實上,陰謀論會使人變得更加猶疑不定、更加倉皇無力、更加垂頭喪氣。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後,這些陰謀論信徒又會變得愈加相信陰謀論。儘管有些陰謀論愚蠢到荒謬甚至滑稽,但這麼多人選擇相信陰謀論,會帶來許多潛在的危險後果。

通常,即便拿出了能夠推翻陰謀論的鐵證,也無法阻止陰謀論大行其道。

陰謀論信徒常常感到自己政治參與度很低,因而也更不樂於參與投票選舉。全球變暖懷疑論者也更不情願參與低碳行動、更不情願支持那些承諾低碳行動的政治家。這些就是如今這個假消息滿天飛的時代,帶來的非常真實的負面效應,而真相自身的可貴卻在這個時代裡被暗中破壞了。

gif image via GIPHY

現在看來,似乎沒有什麼簡單的辦法能讓真相重回現實。令科學家感到灰心的是,即便拿出了能夠推翻陰謀論的鐵證,也無法阻止陰謀論大行其道。事實上,這甚至會加強那些錯誤的信仰。人越是相信陰謀論,就越是不可能信任科學事實。這些人常常會認為,那些企圖通過事實、講道理說服他們的人,就是那些證據的參與者、製造者。這就意味著,任何不利於陰謀論的證據,最終都會被重新演繹成有利陰謀論的證據。反智主義的橫行、對科學的抵觸,部分原因在於陰謀論者的推波助瀾。

這就更加突顯了,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裡的分化有多麼嚴重。一項研究調查了陰謀論在網上傳播的情況,結果表明,分享科學新聞的人群同那些分享陰謀論、分享假新聞的人群之間完全沒有重疊。我們生活在各自的回音群裡。

對我們來說,現在全世界的訊息都及手可及,而我們已經沉溺於空洞的虛幻之中。

我們共享一個地球,我們從政治或道德角度作出的每一個決定所產生的後果都會影響到我們每一個人。如果我們在基本的科學問題上都不能達成一致的話——這些問題本不應有任何爭議——那麼我們在作出集體決定一事上便會遭遇巨大困難。

儘管要想解決這個問題需要面對許多困難,也許沒有哪個簡單的方案能夠做到藥到病除,不過,對陰謀論背後的心理問題的研究確實是一個好的開始。現在,我們知道,個人的思想觀念總是與其信念、信仰息息相關。

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生來就希望追尋模式、追尋答案,即便事實上並沒有這樣的答案,現實就是,我們生活在一個隨機宇宙之中。我們非常希望能有一個邏輯縝密、驚心動魄的故事解答我們心中的疑惑,但事實是,沒有這樣的故事,沒有這樣的波瀾曲折,我們所做的只是在沙子中連點成線,動機隨機、過程隨機、結果隨機。

gif image via GIPHY

儘管技術的發展,創造了我們今天見到的許許多多的回音與訊息過濾,但我們同樣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去克服它們。在挪威開展一項開創性的實驗,引入了一項測試,以確保人們只有確實讀懂了文章才可以評論。這也許有助於人們在轉發隨機噪聲前,先冷靜下來。而且,與此同時,這項研究並沒有禁止任何人發聲。

另一種有益的策略是,教育人們更好地理解那些值得信賴的訊息源,與此同時,在公眾人物傳播誤導訊息之時,要牢牢抓住他們,迫使其作出解釋和澄清。已有幾家謠言粉碎網站和幾位新聞記者開始嘗試做這些事,但這並不總能奏效。那些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之中的人,是很難讓他們及時回岸的;但那些還未完全深陷進去的人在面對鐵證之時,是可能產生動搖的。這意味著,如果我們在世人面前呈現更多基於事實的強力證據的話,許多陰謀論可以就此扭轉,這也是心理學家們期望的。

最後,我們大家也都可以更加嚴格地審查自己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訊息。人們總是在自己還未確實閱讀文章內容之前,就因為某個看似聰明的標題便轉發分享。而這也的確是謠言和陰謀論,能夠如此輕易地廣泛傳播的原因。

我們不能總是不加分辨地,盲目相信自己的所見所聞。倘若某件事聽上去頗為怪異、像是人為編造的,那麼它很可能確實如此。只要你能夠清醒地認識到我們身處的世界裡有多少陰謀論在傳播,你就已經在這場阻止它們進一步流傳的行動裡領先了。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