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耐心」這個古老美德:它是抵擋當今那麼多讓人感覺不對勁的一種辦法|cacao 可口雜誌

「耐心」源於拉丁語中的「忍受苦難」( patientia)。擁有耐性的人是那些能夠忍受不愉快的事情,而不讓它影響他們的情緒或行為的人。歷史上許多偉大的哲學家都把忍耐視為人類最崇高的品質之一。同樣地,大多數東西方主要宗教從猶太教、基督教到伊斯蘭教和佛教,都將耐心描述為值得欽佩和培養的基本美德。耐心是性格優勢,但我們的社會無疑將它忽視了, 特別是在過去的20年裡,許多心理研究發現隨著我們的技術以極快的速度發展,改變了我們對於何時需要等待、需要等待多久的心理預期,還改變了我們對於忍受苦難的普遍理解。 

心理學莎拉.施尼特克(Sarah Schnitker)博士,大部分研究都以「耐心」為核心,她發現自從工業革命開創了一個以速度、生產和消費為重的新時代以來,耐性已經失去了它的吸引力,我們的文化只關注快速致勝(quick win)和快速解決問題,如果你是個耐心的人,就會受到這樣一種誤解,人們總覺得,耐心並不是贏家會擁有的東西。 

對於心理健康和幸福來說,耐心似乎也非常重要。它與生活滿意度、希望、自尊和規範的行為呈現正相關,與孤獨、抑鬱和焦慮則呈現負相關。 許多人都迫切地感到上進和做出成就的壓力,而耐心可以減輕這種壓力,它還可以取代許多人如今所需要,乃至逐漸依賴的淺薄滿足感——這種滿足感通常來自我們購買、觀看和以其他方式消費的事物。今年的疫情和政治形勢都向我們表明,我們需要培養更多的耐性。幸運的是,有數種方法都可以做到這一點,並且它們都有證據支持。

需要耐心的情境通常有三種:最常出現的是「應對日常麻煩的耐心」,這類情境包括在商店排隊,等待網頁瀏覽器加載時,以及其他會導致延遲或挫敗的日常事件。第二種為「應對艱難困苦的耐心」,指的是無明確期限的情境,比如患上慢性病,或是忍受其他會帶來持續性憂慮和不確定性的事件。最後,還有「應對他人的耐心」,這是人們在與任性的孩子、討厭的同事或其他難相處的人打交道時所需要的耐性。

photo by Angelica Elliott

為什麼現代人如此沒有耐性?

當代生活的許多元素,將速度和簡便的優先性置於耐心和忍耐之上。只追求即時的滿足,並且廣告和技術行業不斷將我們推向這個方向。無論一個人想要什麼,從食物、娛樂、訊息、物品、性、金錢、啟蒙等等,我們不斷地被告知,通向它們的最快途徑即是最佳途徑,儘管種種跡象表明事實並非如此。

例如,匆忙和急迫(的行為態度)與壓力和激動有關。當我們加速一切的時候,當我們產生這種快快快!的心情的時候,交感神經就會變得過分活躍。儘管適度的交感神經系統活動對人無礙,但假使這一系統保持長期的過度活躍,就會與焦慮、抑鬱、頭痛、睡眠不好以及心臟、腸道和免疫系統疾病產生關聯。總是匆忙行事似乎會助長這種過度活躍,及其帶來的許多危害。

缺乏耐心也可能會使人們錯過那些讓生活獲得意義的體驗。研究人員發現,努力似乎是滿足感、滿意感和其他積極情緒的必要組成部分。許多研究也指出「許多快樂在於行動的過程,而不在於做完後的結果」。付出努力可以幫助人們獲得目標感、意義感和人際連接感,而這些都是自尊和其他積極心態的源泉。

花點時間思考一下這個定義,你就會開始意識到,耐心(或者說毫無耐心)對於焦慮、抑鬱、憤怒和其他消極情緒狀態以及強迫行為的影響是多麼重大。這一切的病症都與忍受某人或某個情境能力的缺失緊密相連。甚至可以說,當下對於快樂的執著——對尋找更多的快樂並讓它持續下去的執著——部分是由於缺乏耐心導致的;我們不希望花上很長時間來等待下一個愉悅、快樂或幸福的時刻到來。

在這裡,我們並不是要說快速或輕鬆的事情都是壞事,而是想說,快速和輕鬆的方式並不總是最佳方式。當人們失去保持耐心的能力,他們可能也會無法再獲得那些能讓生活達到最令人滿意和愉快狀態的事物,同時,這也會增加他們產生一切與壓力相關的健康問題的風險。

photo by Angelica Elliott

最終,我們會想知道如何培養耐心?

生活中有很多練習等待的方法,並且這種做法真的能夠幫助我們建立耐心。例如:每當你遇到等待的場合(不管是在商店排隊還是塞車路上),都是練習耐心的好機會。不要用這段時間去拿起手機,查看社交動態或是新聞推文,研究發現,頻繁使用智慧型手機會使人們變得更加不耐煩、更加衝動。

在等待或是受阻的時候,練習一種被稱為「認知重評」(cognitive reappraisal)或「重構」(reframing)的技巧會有所幫助,它指的是把某件事看作一個機會,而不是一場困境。當人們能夠把可能被視為威脅或痛苦來源的事物,重構成一場有用的挑戰時,這是有益處的,因此,如果你告訴自己,耐心對我的心理健康有好處,因此我需要培養耐心,那麼你就能將這些等待的時間,重構為有助於自己的絕佳機會。

在與那些讓你神經緊張的人打交道時,或是在需要長時間等待的場合下,認知重構也是有幫助的。在人際關係中,重構可能意味著你會將想法從「這個人很煩人」轉變為「和這個人在一起是我鍛煉耐心的機會」,它還可能意味著,你將會努力從另一個人的角度看問題。

最後,是「正念訓練」(mindfulness training)和類似形式的冥想也有益處,因為它們能提高你對自己的想法和情緒的感知力。正是這種感知讓你能夠對自己的習慣、對他人和外部環境的評價進行有益的調整,從而增強你的耐心。

在現代,沒有太多文化敘事來幫助我們理解等待或忍耐。重新發現耐心並重新將耐性置於優先地位,這可能是創造更有益的敘事的方式之一,也是抵擋當今世界上那麼多讓人感覺不對勁的事情的一種辦法。

▌整理報導: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