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10-31

距離和對等的空間:設計出與你住在一起的人,分享有限的空間|cacao 可口雜誌

床也許是最親密的傢俱,桌子則是最交際的,一個顯而易見的平台讓人聚集,吃飯,說話和應酬。桌子似乎是任何會議,決策和談判所不可或缺的。這是件嵌入禮儀規則的傢俱,正所謂的「餐桌禮儀」。在斯德哥爾摩傢俱展時,我做了一個沒有層次結構的桌子,讓每個人都享有對等的空間,一件能夠影響本質和人的傢俱。

我希望它完全不像現今那種有光澤的白色會議桌,於是 「 The Matter of making room」的六角形對稱桌子誕生了,它是黃色的,黃色被認為是積極的並能有效改善溝通。當你坐在桌子前,形狀本身便讓你了解桌面哪個部分屬於你,或是你的鄰居與你是互相干擾。

「 The Matter of making room」

在 「The End」這個展覽,我繼續延伸距離和對等的空間這個主題。對於如何與你住在一起的人(大多數像我這代的緊湊型)分享有限的空間,怎樣才能適當地配置,營造出兩種不同風格的室內設計,我覺得很有意思。

今天,室內設計等同於個性和身份。我們的家反映出我們是誰,或我們想當誰。媒體不斷地向我們展示統一風格和口味,以至於每個人的家都如此一致。兩個人的家不是應該反映了兩種不同的個性?兩個一起生活的人,不是應該對室內設計有不同的要求?我的這個項目一剛開始,是藉由觀察我自己與男友同住的家,我們互相妥協,但其中也有分歧。在比較過其他人跟我的結果後,開始看到三種不同的處理方式。

第一種是完全由一方來主導。第二種是劃分出個人與共用區塊,各自有自己風格和規則的房間,並嚴格禁止另一方干涉。第三種則是兩人互為對方妥協(如果你讓我一點我也同樣讓你一點)。當你和別人住一起時,空間規劃問題便會導致衝突,尤其當兩人無法達成共識時。

我想更深入了解這一點,便去訪問了一家在斯德哥爾摩的家庭指導中心 (Family Guidance Centre)。他們告訴我,空間規劃是一個意見分歧很常見的主因(通常在選擇顏色或整修時),但它常常會引起更大的衝突。

他們帶我去看一間現代主義風格的樸素白色小房間。房間被分為兩個對等的空間;空間裡各有一盞燈,一張不舒服的椅子和一幅畫;這兩個空間還共用一張地毯,一張小桌子上面有餐巾在碗裡。這個房間成為了我的靈感。我決定為這個展覽製造一張沙發,一張地毯和一張桌子。沙發是靈活的,顯示出不同品味的空間規劃問題。

治療師告訴我,首次來諮詢時他不會請兩人坐太靠近(他們可能還在吵架);第二次諮詢後,他有時會讓兩人坐得更靠近,或甚至讓他們坐在一起。沙發雖只是一件傢具,但在椅背卻有兩條鉸鏈來連結。在桌子和地毯我玩了幾何形狀,並給每一塊對等的空間。顏色和形狀不斷的相互影響、相互抗衡或共享共同的空間。其結果就是圖片上的樣子。

我覺得傢俱在房間裡放置的位置能影響我們的行為,這也是一個美學、功能和樂趣的問題。我喜歡顏色,而且我常被人們的行為和空間所啟發。我常常在公車上聽別人聊天,以及在日常生活中找到我的靈感。


原文刊於cacao Vol.04《馬德里/面對:對抗》

關於設計師:Anni Arnefjord

1983年生於斯德哥爾摩。開始時我希望成為珠寶設計師但我想著更多面向。我希望我的傢俱是有個性的,並能講一個故事。最近,我畢業於斯德哥爾摩Beckmans設計學院的產品設計。我自己是個藝術和設計兼具的人,並且想專攻公共空間與室內設計。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