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普利茲克建築獎,第一次頒給了非洲建築師:建築總要回歸到建造、文化和社群這三件事上|cacao 可口雜誌

2022年建築界的最高榮譽獎普利茲克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授予給建築師、教育家和社會運動者迪埃貝多.弗朗西斯.凱雷(Diébédo Francis Kéré)。他來自西非貧困國家布吉納法索的鄉村,在德國柏林工業大學攻讀學位後,回到充滿著限制和逆境的家鄉,以眾多教育建築項目和可持續的社會設計思想,讓世界了解非洲建築。作品以及背後的過程都證明了建築即教育的意義,通過項目的實施去傳授知識和技能,並在設計過程中始終考慮地方氣候與經濟條件。他遲來的獲獎,讓視野重新關以往被邊緣化了的建築實踐,也意味著西方建築學本身的重大轉向。

甘多小學(Gando Primary School )2001|photo by Erik-Jan Ouwerkerk

在本屆普利茲克建築獎的評審詞中這樣寫道: 在資源極度匱乏的情況下,建築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在突破重重困難的過程中,何為建築實踐的正確途徑?是否應甘於保守並承擔屈服於不利環境的風險?抑或適度的保守才是實現成果唯一可行的務實之道?是否應滿懷雄心以激發變革?而這樣的雄心又是否會讓建築脫離實際,而淪為一廂情願的產物?凱雷以其全部作品向世人昭示根植於當地的材料,能夠創造無限的力量。他的建築,為社區而建,與社區共存,直觀反映出社區的方方面面——從建造、取材、規劃到社區的特質都已融入建築。建築與其立足的一方土地密不可分,亦與置身其中的使用者息息相關。它們的存在毫無矯飾,卻散發出潛移默化的影響。

1965年,出生於布基納法索的甘多,凱雷是酋長的兒子,他曾是這裡唯一有機會接受小學教育的孩子,也是第一個走出村莊去上學的人。缺乏通風和照明的童年教室,是他對建築的第一感覺,他回憶童年他的祖母會坐在房間裡,給孩子們講故事,雖然燈光暗淡但有著安全感。1985年,憑藉職業木匠獎學金,他背井離鄉前往柏林,白天學習製作屋頂和家具,晚上則參加中學課程。1995年,獲得獎學金進入德國的柏林工業大學學習。2004年,獲建築學高級學位。

凱雷首先想到的是一定要把學校建設得更好,「我希望能改變人們的思維定式,推動他們去實現夢想、承擔風險。不能因為富有,就理所當然地浪費材料。不能因為貧窮,就固步自封不去嘗試追求品質,每個人都理應享受品質,每個人都理應享受舒適,每個人都理應享受『奢華』。人與人是緊密連接在一起的,對氣候、民主和物質匱乏的憂慮是我們人類共同的課題。」

在學習期間,他長期鼓勵同學們將香煙和咖啡消費的錢節省下來,募集了五萬美金,成立了甘多學校建築材料基金會,後來改名為凱雷基金會,為兒童能夠擁有舒適教室進行募捐和宣傳。「通過設計改善氣候環境條件,給予建築基本的舒適感,可以擁有真正的教學空間和學習氛圍。」他的第一座建築,就是回到家鄉蓋了甘多小學,甘多小學曾被《紐約時報》評為「二戰後全球最重要的25座建築」之一。這所小學是由甘多人民建造的,從構思到完工,當地人提供了他們的資金、勞動和資源,他創造性地使用本地材料和現代工程的指導下,村民們手工建造出學校的每一部分。這個項目的成功,使學校的學生人數從120人增加到700人,並在後面促進了教師住房(2004年)、擴建及增設圖書館(2008年、2019年)的建設。

甘多小學(Gando Primary School )2001|photo by Erik-Jan Ouwerkerk

對光的詩意表達在凱雷的作品中是始終一致的,陽光滲透到建築、庭院和居中空間,克服了嚴酷的正午氣候,提供了寧靜或聚會的場所;針對非洲酷熱天氣,他發展出具有臨時的、具有高度表現性和表達性的建築詞彙:雙層屋頂、熱質量、風塔、間接照明、交叉通風和遮陽室,這些詞彙成為他的建築核心策略。自從完成了他家鄉的學校後,便一直在追求用當地的工藝和技能,來改善小村莊的公民生活和精神,而且很快提升了國家對立法建築的重視。

甘多小學的成功使他在2004年獲得了阿卡汗建築獎(Aga Khan Award for Architecture ),並催生他在2005年在德國柏林建立凱雷建築事務所(Kéré Architecture )。隨後,他在布基納法索、肯尼亞、莫桑比克和烏干達等國建立了更多的小學、中學和醫療設施等。

紹爾格高中(Lycée Schorge)2016

在身為建築師身份的他認為,非洲需要深刻的改變,而這可以通過設計來完成。好的設計,可以給人們以啟發和靈感。他從當地文化出發,結合當地資源、邀請當地人共同參與,創造新的技術方式,以期使用革新的材料,革新的建造技術,搭建屬於這個場所的建築,並在這個長期的探索中形成了獨特的美學風格。

作為社會運動者時,他認為在非洲這樣注重共同體(Community)屬性的地方,在任何一場建築實踐中,他都要努力說服社群裡的所有人。如他所說,在非洲,建築本身就是社會性事件,而為了能夠進行這些實踐,他也要去相對富裕的國家進行講述和遊說,以期籌得善款。

而作為教育者時,凱雷在非洲進行建築作業的同時,也在培養技術工人,使得他們能靠建造所學賺取生活所需;在西方國家的大學裡進行建築教學,先後在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和門德里西奧建築學院以及慕尼黑工業大學擁有教席,在推動學生對項目的自我思辨進程同時,也啟發學生對不同語境的設計思考。

歌劇村(Operndorf)2011至今

凱雷的建築作品,其本質和存在而言,是其與建築環境互動的成果,通過在基層經驗、學術質量、低技術、高技術和真正複雜的多元文化之間,非常個人化的平衡,也是將地方、國家、區域和全球層面納入討論中。除了非洲的建築作品外,他在丹麥、德國、義大利、瑞士、英國和美國都有展館和裝置作品。他的重要作品還包括:Tippet Rise 藝術中心(2019年,美國蒙大拿州)、Léo 醫生住房(2019年,布基納法索Léo)、紹爾格高中(2016年,布基納法索Koudougou)、馬里國家公園(2010年,馬里巴馬科)和歌劇村(第一階段,2010年,布基納法索Laongo)。

Tippet Rise 藝術中心,2019
倫敦蛇形畫廊(Serpentine Pavilion)2017
裝置作品「Sarbalé Ke」意為「慶典之家」,是 2019 年科切拉谷音樂和藝術節的藝術項目創作的充滿活力的裝置。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