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小的表情符號,也可能構成人際關係障礙:讓你歡喜讓你憂的「數位肢體語言」|cacao 可口

在進入文章主題前,請先花點時間閱讀以下文字,留意它們給你帶來的情緒反應:

「哈」

「哈哈」

「哈哈哈」

你不得不承認,這個哈字還真是妙用無窮。當它單獨出現時,你會感覺受到輕視,對方對你的意見不以為然甚至嗤之以鼻,「哈哈」好一點,但還是有些敷衍,就像要句點你一樣;只有重複出現三次時,你才能稍稍安心——螢幕另一端應該有被逗笑吧?

你可能覺得以上心思純粹是想太多,但在通訊軟體流行的時代,在人們不總是能進行即時對話,甚至逃避即時對話的年代,你很難不對自己送出的每一條文字抑或語音訊息斟字酌句,以免招來不必要的誤會。

在通訊軟體上我們自有一套溝通方式,那可以稱之為「數位肢體語言」(digital body language)。數位肢體語言由表情符號、標點符號、回應時間組成,這些構成元素在某些時候,甚至比文字、語言本身更能左右接收者對訊息的感知。

嚴格而言,這樣的焦慮並非隨通訊軟體而來,我們從來都為解讀字面以外的涵義深深著迷,想想自己青春年少時有多少次為曖昧對象的隻字片語患得患失,背後運作的邏輯是相通的。根據華威大學社會認識論(Social epistemology)教授史帝夫.富勒(Steve Fuller)的觀點,數位肢體語言的誕生,可以追溯到Facebook的大拇指比讚按鈕,是它開啟了人們通過單一符號傳達對內容、人、狀況的感受的時代。

Photo via Thinqi

笑臉、哭臉、愛心,這些看似一目瞭然,能夠輕易銜接到各種情緒反應的符號,實則讓對話變得更加複雜。這是因為表情符號實際上與面對面交流仍有落差,人們能通過具備大量可參線索(面部表情、肢體語言、即時反應)的交流來揣測對方的心意,表現自身的個性,數位肢體語言卻是一概欠奉,很可能你只是想針對某事發表一句幽默的俏皮話,但少了語氣輔助,讀在他人眼中便淪為殘酷、毫無同理心的嘲諷。

其次,訊息反應時間也深深困擾著我們。想像你正和一位新認識的朋友聊天,你有想進一步了解對方的意願,但不知為何對話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他到底在幹什麼呢?他真的重視我們這次的交談嗎?好不容易等到回訊,對方扔出的卻是個笑臉,令你心態更加不平衡。

撇開人家確實對你不感興趣或別有居心,以上情境可能更該歸咎給如今人們的使用習慣。我們一般不會專注在通訊軟體介面上,而是多任務處理各種事情,只是軟體的便利性,也令人對回覆的時間及頻率有更高的期待,語音訊息尤其如此,稍微滯後便要人疑心是不是被疏遠了。

回覆的慢不行,回覆的精簡不行,回覆的過份熱情也不行,問一答一還是不行——這些不僅是我們在使用通訊軟體時賦予對方的期待,更是種自我要求,總是為其中的平衡苦惱,一旦意識到前一句話有冒犯的可能性,便忙不連迭地補上可愛的符號或貼圖;一旦意識到此前回覆的頻率顯得消極,就加倍地參與進對話中。到頭來,線上交流就像出勤刷打卡鐘一樣,欠缺實質意義。

數位肢體語言究竟有什麼問題?簡單地說,它令我們無法建立原本可能建立起聯繫。不過,你能夠採取的對應措施也意外簡單,那就是直球對決,明確地表達你期待的溝通方式以及回應時間。別覺得將一切規則化太過死板,真正有心與你建立聯繫的對象,會樂於接受一切消除歧異解讀的做法的。

至於對方不答應?那你可能須要重新評估這段關係,畢竟每發一條訊息就要經歷焦慮及困惑,那也太難受太浪費時間了。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