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常」的審視及重新利用:未命名「紀實與反圖像」聯展|cacao 可口

「紀實攝影」一般人聯想到的是新聞攝影,已故作家陳映真也曾以新聞性、有結構的敘述性、批判性三方面來定義這個名詞,認為它的終極目的是「增進人的尊嚴、和平與正義」。也許我們可以推測,紀實攝影師每一次按下快門,都抱持著載入史冊文獻的心理準備。偏見在此沒有容身之處。

然而在20世紀30年代,曾有人抱持截然不同的見解,認為所謂紀實攝影,其實是一門潛藏超現實精神的前衛藝術。1935年,率先在自家畫廊推廣超現實主義的朱利安.李維(Julien Levy)策畫了一檔名為「紀實與反圖像」(Documentary and anti-graphic)的攝影展,李維如此描述該展覽:「這樣的照片代表著在放棄了普遍被視為好攝影的標準之後,剩下的無法分析的殘留物。它是⼀張照片,不⼀定具有印刷品質、良好的光線、故事或情感、材質感或抽象美學。」

李維的觀念不僅與今日對紀實攝影的默契共識相去甚遠,更令人詫異的是,他竟是取徑紀實攝影去思考反藝術精神,聚焦在一般標準下「不堪用」的副產品。今次在未命名WMM空間推出的「紀實與反圖像」聯展,則對剩餘,或言無法分析的殘留物提出進一步引申:那是一種對於「正常」的審視及再利用。

參展藝術家:洪印彤、李俊霆、林榆采

林榆采/感知先決

「使⽤『感知先決』去拍攝吧。 不是光圈先決,快⾨先決。」

在與躁鬱症共存的⽇⼦,藝術家體悟到感受的⼒量,它能佔據並影響到⽣命的所有⾯向,是以排除構圖理論和拍攝數據,以整個⾝體去拍攝,以愛和情緒去拍攝。

展覽名稱 「感知先決 · 蘭」,在該展中蘭花成為作者⾃我存在的象徵,那是作者對「活得很好」的幻想,無論是在夢境裡還是在碰不到的影像中,圖像展現了難以⽤話語講述的感受,也是⼀次對抽象攝影的探索。作品不受限形式,追求讓情感在畫⾯上⾃由流淌,描繪作者靈魂的顏⾊。

洪印彤/??????? 

李俊霆/忒修斯之船(Ship of Theseus)

「忒修斯之船」源自於西元 1 世紀的希臘哲學提問:如果一艘船在長年修整的過程中,替換掉構建它的每一根木頭,那麼這艘船是否還是原來那艘忒修斯之船?如果不是,是從哪個時間點起算?該提問引發後世對身份、變化和恆常性的思考。

倘若紀實攝影強調客觀性和真實性,那麼李俊霆的作品便是質疑客觀的絕對性,攝影師的拍攝角度、時間點、構圖和後期處理皆可能影響觀眾對照片的理解,進入數位時代後,虛假信息、後製造假更是加劇此一傾向,「或許同一幅作品我們觀看的已不再是作品真實的意圖、情感,而是圖像本身在視覺腦區中所激起的投石入水般的漣漪。」

作者簡歷

林榆采

展覽經驗

2024年3⽉ (預)-台灣SKM攝影藝術博覽會 新秀展區

2022 Abstract – PARXIS GALLERY USA 2022 留⽩的⽇⼦ – Congrats Cafe

2021 殘餘的夢 – 綠洲信義 & 厭世會社

2016 內向者 – 誠品⽣活(使⽤原名麥芸瑄)

2014 偏⾒ – 索引⽂創 (使⽤原名麥芸瑄)

出⽣於1999年,台北女性,躁鬱症患者。畢業於英國創意藝術⼤學的多媒體拓展⽂憑。攝影對於榆采是⼀種直覺性的語⾔,透過攝影她深刻感知周遭的環境,利⽤⾝體的晃動拍攝作品。她喜歡⼀切強烈的,無論是⾊彩還是明暗。藝術對她是接納的宇宙,每個⼈都有唯有他能創作的作品。她渴望將內⼼深處的感情轉化成影像,把⼼掏出來讓觀者看⾒。躁鬱症雖然是她的⼀部分,但不是她的全部。她相信創作不僅僅可以成為⼀個⼈的救贖,還擁有更多美好的可能性和影響⼒。

洪印彤

洪印彤,蝸居於台北。每當看著處理好的照片時,都會掉入⼀種快感的漩窩,沾沾⾃喜地看著每⼀張照片,像個嗜糖的孩⼦啃食影像,⼜好比⼀位收藏家,⼀張張的在社群媒體上精⼼安放。 ⽇常關注於城市中、路上、房間裡、⾓落中的種種無聊物件,在事物當中尋找其背後溢出的事件, 試圖將暗藏其中的奇想(⼩murmur )展開。 

李俊霆

⼤學時被外祖⽗塞了臺相機,⾃此便拍個不停的青年。 興趣使然、著迷於產⽣影像的社畜。

「紀實與反圖像」聯展

日期:2/2(六)-2/28(三)

地點:未命名WMM(台北市大同區鄭州路25號4樓5樓)

企劃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