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對多巴胺的科學誤解:多巴胺在大腦中扮演著許多不同的角色,而不僅只是調節動機、獎勵機制|cacao 可口雜誌

多巴胺(dopamine)在近年替代了血清素(serotonin),成為時代最流行的化學分子。從矽谷風靡全世界的多巴胺斷食(Dopamine fasting),以間歇性戒除一切令人產生愉悅感的刺激,如不用手機、不與別人交流、禁慾、不進食等等,從而隔絕因多巴胺分泌所產生的成癮行為。許多人對多巴胺的標題及內容,多放在它是掌管著愉快、積極、專注和成就的分子,假如你沒能成為成功人士或令人稱羨的生活,那肯定是因為你還需要提高你的多巴胺水平。突然之間,每個人都在談論多巴胺了,但這一切喧囂紛擾的真相是什麼呢?

gif image via GIPHY

快樂通常被認為是我們生活的核心目標。在多巴胺之前,被認為是快樂分子的是血清素(serotonin),我們被告知,血清素是情緒問題的解決方案。當時,數百萬的人每天都使用它們,然而不是看到幸福的市民臉上掛著微笑走過街道,於是,公眾意識到血清素並不會讓你變得快樂,也許它只是讓你變得稍微更加平靜,不那麼容易產生極端的情緒。

在談多巴胺之前,首先需要了解——它是在哪裡發揮作用?把神經遞質和情緒聯繫起來的問題在於,這種看法是過分簡單化,與現實不符。它的形成來自於當你吃肉的時候,它會分解成蛋白質,蛋白質則會在你的肝臟中分解成氨基酸,其中一種氨基酸是酪氨酸(tyrosine),它從肝臟通過血液到達你的大腦,在那裡,它會先被轉化成左旋多巴(L-Dopa),隨後形成多巴胺。一旦酪氨酸在神經元中轉化為多巴胺,它將根據這些神經元在大腦中的位置,來發揮不同的作用。因此,多巴胺不僅僅關乎專注或積極,它還對其他身體功能產生重要影響,如運動、記憶、學習、睡眠、認知和催乳素生成。

多巴胺只是眾多神經遞質中的一種,這些神經遞質都關乎著開啟神經元之間交流的關鍵作用,如去甲腎上腺素和腎上腺素之類的化學物質也有著相似的作用方式,它們與突觸後神經元的受體結合,然後電脈衝就能從一個神經元流向另一個神經元。許多藥物針對的是去甲腎上腺素(NE)或腎上腺素(EP)而非多巴胺,但它們能產生類似的效果。事實上,當你感到積極性被調動的時候,是你大腦中某些區域的電流使你產生了這種感覺。感受和思想不是由化學物質組成的,它們只是由能量從一個神經元流向另一個神經元所產生的,僅此而已。

gif image via Ek dojo

現在已經釐清了不同區域具有不同功能這個觀點後,多巴胺這個區域是在中腦邊緣通路(mesolimbic pathway)。時下談及多巴胺時,通常只是在談論從中腦神經元向紋狀體釋放的多巴胺,紋狀體是一條神經通路,參與預測和對預測的學習。

上面的說明,一定會讓一般人聽得一頭霧水,那讓我們想像一下,當你在預估年底拿多少獎金時,這是一件你無從預測的事,所以這是一個預測誤差(prediction error),而且是非常正面的誤差。當這樣的事情發生時,大腦紋狀體的一小部分神經元之間的突觸,會在短時間內釋放出大量的多巴胺,此處多巴胺增加的作用是使神經元興奮並發出預測誤差的信號,這對於生存至關重要——這就是讓多巴胺聞名的獎勵機制;再讓我們想像一下相反的情況,如果年底發放獎金並沒有分毫進帳,這也是一件意外之事,只不過它沒有獎勵,因此事實是一個非常負面的預測誤差,但是多巴胺的釋放值,和收到獎金的例子是完全一樣。

2017年的大腦獎(The Brain Prize)授予了科學家Peter Dayan、Ray Dolan和Wolfram Schultz,因為他們發現這項研究的意義巨大,關聯主題眾多,包括在賭博、毒癮、強迫行為和精神分裂症等情況下的決策障礙。即使是一些尋常的事情,比如吃多了你最喜歡的食物後感到膩了,或是伴侶多年後不可避免的激情減退,都因為這種機制得到了更好的理解。我們的生理決定了我們會對新奇事物做出強烈的反應,並從中學習。當新奇變成常態,我們能夠對事件做出一定的預測,就不再有必要對該事件進行標記——多巴胺便停止釋放。

gif image via Ek dojo

首先了解快樂與動機並不能相提並論

人們對獎勵機制既「喜愛」又「想要」,而這兩個詞幾乎是可以互換的,然而,調節「想要」某種特定獎勵的心理過程的預測誤差機制,與調節對該獎勵的「喜愛」程度的大腦迴路是可以分離的。換句話說,即使許多成癮嗜好和習慣不再令人愉悅,或者至少不像剛開始時那麼令人愉悅,人們仍然渴望它們。因為當你得到好東西時,多巴胺神經元不會被啟動,當你得到意想不到的東西時,它們才會被啟動;而當你沒有得到你期待的東西時——它們會生氣。

所以慾望、渴望,或是「想要」,這是一種動機,是由我們迄今所描述的這個龐大旺盛的神經系統產生的,並由中腦邊緣多巴胺調節。相比之下,我們從喜歡的事物中獲得的真正的愉快或「喜愛」,是由其他更小、更脆弱的大腦迴路調節的,而這些迴路甚至不依賴於多巴胺。

激勵敏感理論(incentive-sensitization theory)認為,這是由於易感人群腦內與多巴胺相關的動機系統發生了持久的變化,稱為神經敏化(neural sensitization)。在它被提出後的25年裡,支持激勵敏感理論的證據不斷增加。此外,它的範圍現在擴大到將不同的行為成癮和其他精神病理學也涵蓋在內。

多巴胺在大腦中扮演著許多不同的角色,而不僅僅是調節動機,它有著深遠的意味。多巴胺並不關乎獎勵機制,它與新奇和學習有關,以及標記意外事件有關,這些意外事件是正面還是負面,然後觸發適當的反應。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