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19-05-25

在幽暗中的激情|cacao 可口雜誌

在Jóhann Smári Karlsson的作品裡,以僅有動物卻無人的視野,再現冰島的城市街道。他秉持著「紀實攝影」形式,揉和「魔幻寫實」的取景手法,表達自己對這片土地與環境的情感。透過微亮天空與厚重雲層,映襯生命力量的混沌與開創,有如訴說著冰島上,自然生命與寒冷環境相互對抗、相互依賴的雙重隱喻,反倒體現生命擺盪在光影之中的冷靜思辨與濃烈激情。

Jóhann年輕的時候,醉心於油畫與繪圖,而後他進入雷克亞維克藝術學院,修讀了兩年藝術課程,接觸攝影。畢業後,他曾經捕了五年的魚,當了三年木匠、兩年園丁,以及其它不同的工作。或許,遺世獨立的冰島生活,使得冰島人們需要學習多元的生活技能,擁有多份不同的工作領域。Jóhann的工作都與大自然脈動息息相關,他對生活環境的奮鬥意志與情感,均藏在他攝影的細節裡。

北歐的光線感知,一向影響著這個地區的生活細節。同時,光影一向是攝影最迷人的學問與美學,Jóhann說:陰沉的天氣,雲朵發揮濾光遮罩的功能、太陽僅能小部分露臉的時候,是我覺得最好的事。透過他的光影美學,成功地補捉了生命生存,所必須面對的嚴峻挑戰與迷人韌性。Jóhann作品裡的光線,捕捉了某種自然界或是超自然的力量。這個力量不是唯一權威、光芒刺眼的上帝之光;而是曖昧、緩緩滲透、溫和迷濛地從雲層裡透出靈性的微光,並非要人臣服,反倒存有質疑與挑戰的可能。天空雲層緩慢漸層透出的日光,使我們得以感知北歐高緯度獨有的生命力量。從無以名狀的彼方,拋向那難以被訴說的此地。

另一方面,當街道城市不再以人為主體,城市便展現了被隱沒的個性,凸顯人群之外的生命力。房屋好似竊竊私語、飛禽鳥類鼓噪、雲層競相露臉,這世界的寧靜竟是這麼的喧囂。我們彷彿感覺到自然環境的合諧律動,還有那牽引著萬物秩序的超自然力量,無聲勝有聲。

許多攝影作品,總希望能捕捉陽光和煦的天空與明亮的大地,來展現豐厚的生命圖像。相反地,Jóhann的作品因他對幽暗天空的偏愛,而顯得神秘、魔幻,更富生命情懷。就如他所說,這時光影層次豐富的影像,最能體現「如果你敢,那麼歡迎你」的情感張力。畢竟,多數時候,生命總踏著幽暗漫舞,尋找一絲絲光明帶來的激情。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