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該死的阿修羅》導演樓一安專訪:我們為什麼活、該怎麼活,人的善與惡真的有必然性嗎?|cacao 可口雜誌

「我不會以『支持國片』要求大家進場看我的電影,國片不該是支持一部電影的依據,如果明明是爛片還玩道德綁架,那也太下流了。」樓一安導演說,他會希望大家看國片的理由,是因為它好像有那麼一點意思,給出不一樣的東西,「所以我特別要求自己,不要複製過去的成功案例,那樣就算做到一百分,它也只是人們眼中國片該是的樣子。」

即將在3/11登上院線的《該死的阿修羅》,是導演樓一安繼2016年《失控謊言》的最新作品,在第58屆金馬獎一舉入圍了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新演員,演員王渝萱更以出色的表演抱回最佳女配角獎。如果獎項褒美對你來說還不夠,不構成買票進戲院的動力,那麼一對一親訪肯定是可以的。在本次專訪中,我們將滿足你的好奇心,從常人的角度出發,逼問樓一安導演有無像他所承諾的一樣,帶來一部讓觀眾耳目一新的電影!

《該死的阿修羅》(GODDAMNED ASURA)上映日期:2022年3月11日

隨機殺人事件只是個引子,角色不同的生命狀態才是焦點

「這部作品對一般的觀眾而言,不屬於類型強片,也不是討喜的都會愛情,但我相信整個團隊依然有好好交代一個有趣的故事,能夠讓觀眾在看完電影以後,能帶著溫暖甚至希望走出戲院。」

《該死的阿修羅》的劇本,受惠於由記者胡慕晴所撰寫,與隨機殺人相關的報導文學的啟發,而導演在動筆劇本的當下,也不斷反思自己的寫作動機究竟為何,「寫劇本是個與自己交戰的過程,」樓一安說:「在第一版劇本,這還是個商業色彩濃厚的犯罪驚悚故事,但在改版過程中,我越來越不能肯定原來的驚悚元素,是不是偏離了當初所設想的核心主旨,於是便一面調整邏輯問題,一面慢慢做修改。最後定稿的第十三版,則有我的長期拍檔陳芯宜加入,有她添加了一點溫暖的成分在裡面,才是你今天所看到的電影。」

導演樓一安:「我會說《該死的阿修羅》是部有誠意的電影,在聲音、剪輯、音樂,都做了很少見的嘗試,尤其是「守夜人」做的片尾曲,走的是Trip hop路線,這種音樂類型跟電影主題特別搭,我覺得金馬沒有入圍真的蠻可惜的!」

那麼《該死的阿修羅》想探討的究竟是什麼呢?既然導演擅長多線敘事,那電影一定也處理很多議題吧?「表面上,它是基於一個很聳動的題材,隨機殺人,但如果你看完整部電影,會發現我講的未必是單一件事情,但它也不是所謂的多議題。對我來說,無論是AI、電玩、廣告、都更或老社區,都只是素材媒介,而我透過這些媒介,談稍微深奧一點的東西——那可以是人生存的意義,我們為什麼活、該怎麼活,人是什麼,人的善與惡真的有必然性嗎?」

如導演在影人自述中所透露的,殺人事件雖是故事的轉折點,卻沒有對加害者或被害者妄下批判,而是透過敘事觀點與人物機緣轉換,將冷血殺人魔還原為人。全片聚焦於事件前後各個主要角色的生命狀態,有人沉淪,有人無以為繼,但也有人選擇改變命運。「我時常想,如果過去某個時機點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我現在可能是搖滾歌手,或人生走歪正在吃牢飯,那到底是什麼契機成就了現在的我?只因為運氣好,所以才沒被憤怒和私慾吞噬掉?那如果存在另個平行時空,那個我又如何?直到完成電影後的今天,我依然在思索這個問題。

「所以你看我們的電影角色海報上,都會有一個句子,但那不是所謂的『金句』或發人省思的名言,就只是幹話而已。但人生不就是如此嗎?幹話無濟於事,但反而是一個人最真實的樣子。」樓一安笑著說。

為什麼你應該進戲院看《該死的阿修羅》?

跟著,我們丟出一個對影視從業人員可能最敏感的問題:你如何說服觀眾進戲院欣賞《該死的阿修羅》?而樓一安豪正面接招:「觀眾當然可以在電影放上串流平台後再看啊,但就像前面提到的,我是一個很在意聲音的人,在這部作品中也處理得格外細膩。尤其在戲的前半段,會通過聲音給你帶來很難察覺,隱約存在但巨大的壓力,換作在家裡看,那體驗是完全不同的。再來就是,串流平台的觀眾可以隨時喊暫停,上個廁所、滑個手機、回條訊息,回來以後整個情緒的連貫性都沒有了。圖像是有後座力的,即使在看的當下你就意會到電影傳達什麼訊息,經過累積的圖像還是能表達出其他意義,值得慢慢地咀嚼玩味,所以能進戲院當然是最好的。」

被問及有沒有哪場戲或哪個鏡頭讓他感到特別自豪時,導演也直言,沒有一場細節是讓他不滿意的,他拿出足夠的誠意掏空整個人,沒有愧對拍攝主題,也讓所有的角色和演員有很好的發揮,「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失控謊言》的票房其實不如預期,但它也為我帶來了警惕,那就是不要老想著票房。

「拍《失控》時,我一直在想觀眾在哪裡?我要迎合他們!但問題在於,你以為的觀眾不一定存在,或說,你永遠也沒辦法抓到什麼是觀眾。在導演生涯剛開始的時候,我偏好有商業市場的類型電影,直到後來才改掉這個毛病。你問我現在還會考慮觀眾嗎?當然,但我想的不是他們會不會為我端出的東西買單,而是觀眾看到某一個情節時,有沒有產生懸念,腦袋有沒有許多問號,想要追根究柢。在《該死的阿修羅》中,我認為自己做到了那樣的要求,至於票房,想它沒有用。我還是期待賣座,但也清楚,對於一部電影,導演力所能及的位置究竟在哪裡。」樓一安這麼說道。

《該死的阿修羅》電影劇照
  • Via: 採訪:Kuo sinsin|報導撰寫:康樂|攝影:陳志誠|電影劇照:希望行銷|拍攝場地:好食餐廳
  • Tags: ,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