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1-01-19

選擇成為自己的可能性|cacao 可口雜誌

當你正注視著Sigga Björg Sigurðardóttir滿溢戲劇效果的繪畫與動畫作品,或許可以感受到心中一絲絲瘋狂的妄想被觸動,隨著畫作曖昧、荒誕的抽象訊息而竊喜、難過與憤怒。作品中,形體之間互動的凝結、圖像線條的交融與斷裂,還有那在喜感幽默與血腥殘酷間游移的美感狀態,好似某種荒誕劇的演出。在拼貼、解構、延展與再構的狀態裡,流動著豐富的視覺張力。

北歐總存在著某種烏托邦的想像寄託,這些寄託建構於對自然、對生命的感知與心靈上的強烈連結,也影響著其藝術內容的獨特與執著。來自冰島的Sigga Björg Sigurðardóttir,或許又更因為冰島生活環境對超自然與自然力量的信念,她濳意識地將生物肉衣拋下,進而勾勒內在不穩、瘋癲的精神狀態。她就像在創造角色,指涉一種關於生命狀態、特定時刻的抽象個性。

她的作品裡的角色,好似環繞著某個單音回聲,一股聲音乍現、頓止,消失在無邊際的暗湧裡。畫作裡的難以交代的「奇異生物、歧異互動」,揭示了來自冰島獨特神話、傳奇與民間故事的靈感,並諭示著現代社會荒誕的生命存有本質。如她所說:我的創作靈感來自於人們、動物以及各種形式的生命。我喜歡觀看她們如何溝通、如何行為,甚至於這些生命形式的空交集。

冰島人相信精靈,相信任何物件、生命都有抽象的靈性。他們尊重,也坦然接受超自然力量的安排,宿命、卻又怡然自得。這也許就是Sigga的作品總以一種從容的姿態編織靜默、暴力與瘋癲狀態,游移於濳意識與意識的模糊邊界。在圖畫中,總有著似人非人的形體,詭譎地少了頭部,或是身體其他部位被某種物件或是動物替換了,仍進行著我們隱約能夠辨認的某項行動、工作或是互動,漫著熟悉的陌生感。

這些角色通常沒有眼睛,如一種對視覺霸權的反抗,我們看太多,卻忽略了心靈感知的可能。如果超越形體的限制,不再依賴視覺慣習而定義存在,我們或許能「感受」更多生命形式的狀態,不再讓眼睛成為自我的監控與枷鎖。Sigga的繪畫,並非既有形體符碼與機械結構的連結與傳遞;從她超現實的角色裡,我們可以看到她極力打破習以為常,來自視覺權力的控制。藉由藝術的開創力量,她重新創造、探索世界詮釋與溝通的方式。她說,「那只是一種感覺。」這個感覺,很純粹,充滿無限可能。

原文刊於cacao Vol.05《雷克雅維克/物種原始》
  • Via: Text:Bruce Chao Photo providers:Sigga Björg Sigurðardóttir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