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9-23

以血肉之名—常陵|cacao 可口雜誌

「藝術家的心裡多半處於一種燥鬱的狀態。」喜歡東方茶的常陵,說起話來少有中斷,在一杯下午茶的時間,一口氣與我們聊了大家熟悉的《五花肉》系列創作、法國留學時的生活啟發、平日靈感湧現的瞬間,還有,日本福島輻射災變對他近日生活的影響。

從巴黎到台灣,從影像、裝置藝術到繪畫,常陵彷彿停不下來,不僅在為自己斐湧的創作靈感找出口,也一直在揣摩一個讓大眾認識、進而認同的角色,而從《五花肉》系列畫作,這個城市,開始看見了常陵。

從山水、花草,《五花肉》系列的主題最後一路到了城市與宗教,越來越向人類活動、社會議題靠攏,在常陵的想法中,這是個必然的序次。2000年從法國藝術學院畢業,回到台灣,常陵發現這個原本稱作故鄉的熟悉土地,現在卻讓他有了距離感,過去擅長透過裝置藝術、影像等創作去討論社會議題的核心,卻因為摸不著這個城市的脈絡,沒了方向。於是,他將創作回歸至最私密、也最熟悉的自我形體,自己身上的血、骨與肉,就變成了最理所當然的素材,「傳說夸父在倒下後,身體變成了山、髮成了森林、血液流成了河,人的身體與世界眾物,本來就無法分割」。《五花肉》就從一個微小的細胞,繞過了血管、滲透的肌理,在常陵的體內漫開。

五花肉系列-肉宗教-小小神性大大荷 2009 油彩 200x145cm
五花肉系列-肉宗教-花仙漫遊 2010 油彩 130x194cm

常陵以腥紅的色彩、浮誇有機的線條,透過「肉」這樣直接、血淋淋的意象與觀者進行溝通,他形容這個系列極度雌性,因為裡頭的血肉孕育了世界萬物,但在另一方面,這個系列也迸發著雄性的張狂、挑釁,因為它充滿著侵略性、甚至如《五花肉系列-肉兵器》般滿是攻擊性,而這些,好與壞、正與反,都是常陵眼中真正的真實,「藝術創作的過程必須完全誠實,一定要睜大眼睛看清自己的缺陷,無法逃避閃躲。」

或許就是這種隨時直視自己的創作態度,讓常陵深信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懷疑論擁護者。「當政府每天大張旗鼓強調台灣絕對沒有輻射危機,那就表示鐵定有些問題……」當我們提出訪問的邀約,正準備敲定日期時,他卻丟出個讓我們意想不到的答案:「讓我先查查當天輻射塵的影響區域」。對人類文明過度干涉的不信任,是他的性格,當然也反映在創作中。《五花肉》之後,每個人都在期待著常陵的下一步,對他而言,《五花肉》只是一篇序,一篇連接且過渡他法國異域情懷與台灣鄉愁的序章。這些年,透過創作,他搞懂了台灣,但得到的結果卻讓他開心不起來,「其實從巴黎、台灣到紐約,每個都市的臉孔都很像」,現代城市的密集發展,唯物論征服一切,成為唯一的主流價值,模糊了原本鮮明的差異性。而常陵的下一個目標,便是在「完成、推翻、論述」的不斷循環中,摸索東方與西方的思維,理出創作的思緒,找出真正屬於自我的原始起點,以創作,繼續定義、理清,「常陵」此人、此名的真正意義。

虎山求道圖

原文刊於cacao Vol.03《紐約/無極限》

關於藝術家:常陵,2004年畢業於法國國立巴黎高等藝術學院(Ecole National Superiur Beaux-Art de Paris)DNSAP文憑(BAC+5)。作品受邀於國內外個展與聯展中。近來《五花肉》(Streaky Pork)系列作品,內容主要環繞在他對自我身分追尋、文化認同、慾望、消費、以及自然與都會環境關懷等的議題上。目前為台灣印象畫廊簽約藝術家。

  • Source: 常陵
  • Via: Text:benjamin Ho Photo providers:Chang-Ling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