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 Taipei, TW
2020-12-06

《來生簽證》的穿梭式體驗:像是微型的心理測驗,爭取到的願望,竟然跟想像的不一樣|cacao 可口雜誌

你可能對《阿飛正傳》中「沒有腳的鳥」有所共鳴,或者像劇中人物一樣,將之視為自戀自溺的託詞,嗤之以鼻。但它確實道出了某種失根感及惆悵。人一生最後一刻會看見什麼?什麼對你才是最重要的?類似的疑問或許曾在你的腦海一閃而過,卻很快的被人際交往給淹沒。但就像電影裡旭仔故作輕鬆的提示,人生很短的,要是想得來,也該想了。《來生簽證》給你了這樣的機會。

繼2016年發表備受好評的《釵》以後,今年三嘂股份有限公司推出全新品牌「拾光號」,致力打造有別於一般沉浸式娛樂的「穿梭式」體驗,讓觀眾不只是被動地接收製作團隊所灌輸的資訊,而是與表演者相輔相成,藉由實質參與,一同推進故事。《來生簽證》即是「拾光號」的第一號作品,演出自2020年11月起,至2021年1月底間舉行。我們採訪了《拾光號》的製作人廖哲毅,邀請他為讀者們解讀《來生簽證》的發想、立意,以及與眾不同的出彩之處。

穿梭,是時間與空間的穿梭

「拾光號是一個娛樂品牌,主打沉浸式體驗產品。我們撿拾的時光,不限於歷史事件或經典文本,可以是你我的高中校園生活,父母輩的Disco舞廳。「台灣目前的沉浸式娛樂,多半是將觀眾引領到一個地點,然後讓演員與觀眾進行互動。但觀眾並沒有被賦予真正的劇中角色,缺乏『置身於空間』的能動性。而這道隔闔是我們的產品所想要打破的。」被問到為什麼是「穿梭式」,廖哲毅這麼說。

採訪當日並不是演員排練的日子,位於迪化街「葉晉發商號」的《來生簽證》基地裡只有自然光,百年老宅因此更顯生活的質地。儘管在那低明度的空間裡,你仍能想像演出時的燈火輝煌,而那無絲毫艷異之感。在《來生簽證》的情境裡,葉晉發商號的中庭與主體建築被塑造為「來生轉運站」,轉運站入口是一寬綽的酒吧,對應全年二十四節氣的二十四名觀眾,在這裡會被分配到春夏秋冬四張桌子上,點酒並觀看影片。

「協助觀眾進入一種類似於催眠的狀態,感受到即將要穿越到古代或冥府。」

二十四節氣是觀眾將來出生的時辰,但在此之前,還得走趟黃泉路及奈何橋。黃泉路是條一人多寬的樓梯,過黃泉路後,觀眾將會領到一本附有旅票的護照,上頭填寫想要在來生實現的願望。「比如說,你想再見到親人一面,想和前任復合,想要財富自由。願望的內容也與你將前往的目的地有關,可能是『南洋』、『東宮』、『北嶽』。」

三個目的地各有代表角色,分別是畫皮、王生、隱士(道士),均取自《聊齋誌異》中的短篇〈畫皮〉。他們象徵了不同的價值觀,「畫皮-南洋」注重人際關係,「王生-東宮」強調個人成就,「隱士-北嶽」則以世界局勢為重。「這三個角色也是簽證核發員,要是你在遊戲過程中發現,旅票上的原始心願,並不是你最真實強烈的渴望,可以要求更改目的地。」廖哲毅說:「雖然每個人都可以透過賭局以及競標的方式,為自己贏得記載不同願望的簽證卡,但在喝下孟婆湯以前,你只能保留其中一張,其他必須全部捨棄。

「你會發現,自己在來生轉運站希望爭取到的願望,與原本的想像竟然完全不同。」

鬼狐仙怪是配菜,內省才是核心

「《來生簽證》有點像是一個微型的心理測驗,藉由對來生的揣想,讓你重新認識自己——你認為你此生是怎樣子的人,你真的是嗎?」一個不諱言自己愛慕虛榮的人,可能在轉運站反而拼命蒐集「不再在意他人眼光」、「想要得到家人的關愛」等簽證卡,把人和看得比功名還重要。畫皮、王生、隱士所代表的價值觀,雖然注入製作團隊的新詮釋,不完全等同原作者蒲松齡本意,卻也因為其鮮明的立場,更有利觀眾檢測自己心之所向。

「很多人看事情只看表面。發生過什麼,結果是什麼,以致忽略了作為當事人行動基礎的想法及判斷。」廖哲毅說:「畫皮想將王生的心據為己有,也許是因為把『愛』看得比任何誡命還重,凌駕倫理人常。所以我們安排她發放的簽證卡內容,都是採用相似的觀點。」

某種意義上,當角色的內心世界隨著遊戲的進行一點一點的被揭露,他/她便升格為觀眾可以與之共鳴的原型(Archetypal)。如果將蒲松齡記在〈畫皮〉後的評注「明明妖也,而以為美」,總結為慎防愚昧偏執的警告,那麼《來生簽證》所作的翻案文章,在具備自省性之餘,也試圖捍衛執迷不悔,驅散壟罩其上的道德譴責。如同遊戲最後觀眾手中唯一一張簽證卡,對特定願望的不悔,意味著割捨其他選項的遺憾。也許,這正是人生的況味。

Netflix優點是便利,而我們追求面對面的Punch

國外行之有年的沉浸式劇場(immersive theatre),近期在台灣躍身為熱門的演出形式,但廖哲毅說,他並不會把這樣的呈現稱之為「劇場」。「我比較偏向把它定義為娛樂產品,一個有著深度互動的娛樂產品。不像大部分的鬼屋,缺乏實際的內容,就是嚇你而已。」對廖哲毅而言,沉浸式跟一般劇場的差異,在於能否用更直接的體驗去重塑參與者的價值觀。

「比如說,在舞台劇裡你會看到生離死別的場景、會看到角色面臨抉擇,經歷失敗與成長,但類似的內容Netflix也看得到。沉浸式娛樂更積極,它可以迎面給你一記Punch,把你推入進退兩難的困境。你會被逼著思考,我的人生想要什麼?我希望和誰團圓、向誰道歉?」按紐約戲劇導演史蒂芬.艾克特(Stephen M. Eckert)的定義,沉浸式必須滿足空間遊歷、觀演互動,以及感官體驗的創造。《來生簽證》具備以上關鍵元素,但,為什麼是《聊齋》?這部清代短篇小說集如何與當代觀眾發生連結?

「一方面是因為公司的前作《釵》取材自《紅樓夢》,我們喜歡轉譯中國經典文學,讓經典與當下的時代氛圍互相契合。」廖哲毅說:「至於《聊齋》,主要是蒲松齡的創作原委打動了我,他坦承這是一本『孤憤之書』。在2020年,你有很多機會窺見過去被隱蔽的人性面貌,疫情,各地發生的動亂都在火上加油。

「我想,身在這麼特殊的局面,或許是思考人生的最佳時機——你的選擇是什麼?現在的目標真的是你要的嗎?」微妙的是,如此應景的《來生簽證》其實是在2019年發想,原本就預備今年推出,「沒想到2020年真的這麼Crazy。」

2020年也將近尾聲,下一檔作品還會延續前兩作的慣例,向傳統文學取經嗎?「第一點會考慮,現在的觀眾需要什麼?有沒有什麼觀點值得拿出來,和觀眾一起討論?其次才是,怎樣的文本更契合沉浸式的表現手法?選用中華文本是因為符合我們的產品調性,但如果缺乏適當的素材,《愛麗絲夢遊仙境》有何不可?」廖哲毅笑著說。

線下演出只是拾光號的起點

「我們不希望《來生簽證》只做線下演出。」廖哲毅表示,《來生簽證》的定位是有待探索的IP(智慧產權),並且正在展現它的潛力。目前已與遊戲開發公司合作,往後將開發如觀光、桌遊、手遊、餐飲等不同系列的產品。

「但最重要的還是,如果你想體驗穿越生死的感受,重新錨定自己的人生、追求,不妨在明年一月底前,親自走一趟『來生轉運站』!」

製作人推薦亮點:

《來生簽證》是由兩位導演沈哲弘、邢懷碩,以及戲劇顧問洪千涵組成三人導演組,洪千涵老師同時也在北藝大授課,是『明日合製作所』的團長。演員的部份,則有焦曼婷,她是影劇圈大前輩焦恩俊的女兒,前段時間在中國大陸參加過選秀節目,除了有一定的知名度,她飾演的孟婆也絕對讓你驚豔!音樂創作人吳優、柯朋宇也在演員陣容之中,《來生簽證》的主題曲《你想要成功還是要快樂》就是出自吳憂的手筆!

拾光號來生簽證

時間:2020.11.19 – 2020.12.20預計將有加開場 |地點:迪化街葉晉發商號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