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0-10-31

華麗的黑白影像,散發出未經修飾的自然情緒—Peter Lindbergh|cacao 可口雜誌

著名的時尚攝影大師Peter Lindbergh 在9月3日離開人世,享年74歲。即使你沒有聽過他的名字,相信你對他標誌性的黑白攝影作品、他鏡頭下的名人、超模也不會陌生。曾有人說:看Peter Lindbergh的攝影作品,就像在欣賞一場紙上電影。而他對畫面的處理也正像是電影一樣,小鎮、公路、工廠、空無一人的露天電影院、舊車站、舊商店、遠遠的加油站……藉由全景、中景與特寫的轉換,凝聚出一種疏離與詩性的狀態。他跨足時尚攝影與電影製作,在他近50年的職業生涯中,留下眾多觸動人心的作品。

我是極少數自稱為時尚攝影師的時尚攝影師之一,因為其他時尚攝影師都說,我不是時尚攝影師,我是藝術家

Peter Lindbergh 會選擇攝影,其實純屬偶然。他在接受採訪時聊到:在我有孩子之前,我哥哥有很棒的孩子,出於某種原因,我想給他們拍照,那是我第一次有相機。孩子們身上有一些完全無意識的東西,我就是這樣學會的。1973年,他在德國杜塞道夫開設了自己的工作室,為大眾高爾夫拍攝了第一個廣告,1978年,他的第一個時尚故事發表在德國雜誌《Stern》上,並暗示了他的標誌性特徵——華麗的黑白兩色,未經修飾的自發性。他有一種天賦,能夠為女性的個人魅力營造出強烈的攝影感。正如他所說:使用黑白照片對創造超級模特兒真的很重要,每次我試著給他們拍彩色照片,因為他們的美麗近乎完美,結果看起來就像一個糟糕的化妝品廣告。有了黑色和白色,你可以真正看到他們是誰。它淡化了色彩所帶來的商業詮釋。黑白的驚人之處在於,他們是如何真正幫助實現一種現實感的。

他的作品不間斷地登上包括義大利、法國以及美國版的《VOGUE》、《W》、《New Yorker》、《名利場》、《Stern》以及《滾石》等各大著名時尚雜誌。1988年,他為美國《Vogue》雜誌拍攝了一組新面孔的照片,女孩們在海灘上吹著風,身上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襯衫,與當時充斥雜誌頁面的大膽、炫目、蓬鬆的時尚完全不協調。當時的編輯Grace Mirabella 對此並不以為然,她把照片扔進了垃圾桶。但被之後上任的Anna Wintour救回這組照片,並成為時尚經典鏡頭。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每個人提到了1990年《Vogue》英國版封面上的五個女孩,都認為那是超模時代的開始,那張封面也被描述為超模的出生證明。Peter Lindbergh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會成為歷史,一秒鐘也沒有……我什麼也沒做。這一切來得非常自然,毫不費力,你從未覺得自己在改變世界,這完全只是直覺。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有時候我向某人展示一張照片時,他們會說「你抓到了他!」我說這是不可能的。誰能有這樣的能力呢?人是如此的複雜,明天他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他在2018年出版的《Shadows on the Wall》的書中序言寫道:對今天的每一位攝影師來說,利用自己的創造力和影響力,把女性和所有人從對青春和完美的恐懼中解放出來,應該是一種責任。他避開了時尚攝影的技巧,第一個關注模特兒獨特的個性。他描繪的不是衣著華麗的人類,而是自信、富有表現力的人物形象。「我討厭修飾,我討厭化妝」,他在接受英國《Vogue》雜誌採訪時表示:有那麼多女人要求我把她們的腿拉長,或者把她們的眼距拉寬,這是一種多瘋狂的文化。化妝品公司對每個人都進行了洗腦,我不修飾任何東西,他們會說,「哦,但是她看起來很累!」,那就算她看起來很累?也是又累又漂亮。。

「真實」,在一個充滿技巧和抱負的世界裡,這個詞顯得既諷刺又不合時宜,但正是這個詞定義了Peter Lindbergh。許多90年代超模紛紛表示Peter Lindbergh作品的可敬。Linda Evangelista說:在所有與我合作過的人中,他是那個拍攝真實的我的人;Naomi Campbell表示同意:這是Peter從你身上得到的一種親密的東西,你可能不想向所有人展示,但他明白;Christy Turlington說:在他的鏡頭前,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不是真實的自己,這在90年代很少見。這就像一個朋友在給你拍照。一個久違的朋友。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Related image

我喜歡拍攝女性。我看著那些家喻戶曉的面孔從20多歲變成四五十歲,而她們每一個人現在都比27年前更加美麗、更加有趣。

Peter Lindbergh是第一個把時裝攝影作為講故事媒介的人。不相信任何一種美的標準,他用鏡頭賦予人物力量。他相信多元化的美,珍惜他所說的「生命的痕跡」。皺紋、不同的體型和人生故事對他來說都很重要。他的靈感來自人們,而不是他們的社會地位、財富或名望。

他對潮流一點也不感興趣,他不參加時裝秀,也不會專程去看時尚雜誌。他對此表示:不去參加時裝秀,因為我認為設計師的工作很出色,但同時,我覺得我想和它保持一定的距離。我覺得我需要這樣的距離。他喜歡創造自己的世界,沒有參考,reference-free。所以,如果這一季的重點是軍裝風,你永遠不會在他的照片中看到。Peter Lindbergh著迷於將身體作為一種工具的想法,他對模特兒也是這麼做的:照片從不是靜態的,他跟隨模特在鏡頭前移動,而不妨礙即興創作。舞蹈、身體張力和運動的研究是另一個核心主題,他關於舞蹈演員和編舞家的無數作品,從Pina Bausch到Blanca Li,都一直專注於動感。關於身體,有趣的是在Lindbergh的作品中,裸體的主題完全脫離了色情,而是代表了對人類及其形式進行深入思考的另一種可能性。

Peter Lindbergh的作品激發了人們對社會及其價值觀的思考,對女性的角色和美的觀念的思考,對攝影本身的思考,因此它遠遠超越了時尚。這就是為什麼,對今天的人來說,他二三十年前的照片沒有失去任何相關性和力量,仍然具有普遍價值。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dance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你有一個願景,你一分鐘也不妥協,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但總是帶著微笑。

「 只有當你把自己和現實世界聯繫起來,你才能真正創造一些東西——不管那意味著什麼。不過,就像現在許多攝影師坐在辦公室或工作室裡,翻閱時尚雜誌,然後說,哇,這個故事太棒了!讓我們做些像那樣的事情!當你來參加拍攝時,編輯或客戶又會帶著一堆別人拍的照片過來,說這就是我們想做的。然後他們又說,但這只是為了獲得靈感,我們不想做重樣的。但20分鐘後,當一切準備就緒——髮型、妝容——你開始拍攝時,他們手裡拿著其中一張照片,說我們從這張照片開始。作為一名攝影師,你能說些什麼呢?你只能說Fuck Off,不是嗎? 」多年來Peter Lindbergh一直合作的時裝品牌有20多家,但在不改變自己語言的情況下,還能成功地詮釋了他們每個人的想像力和獨特性。

他拍攝過眾多電影明星和名人,從Charlotte Rampling 到Keith Richards,如何能設法避開公關人員對照片審批和潤色的日益增長的需求,以及那些總說只有半個小時時間的經紀人呢?Peter Lindbergh 說:我會說 Why don’t you fuck yourself and get out of here?——我說這話的時候,他們甚至會說謝謝。

雖然他的攝影作品主要是受時尚雜誌的委託和製作,但服裝只是道具,而不是拍攝的核心元素。他說:我甚至不問我在拍的是什麼衣服,我不在乎他們塞進了什麼,我想的是只要能與我想要的畫面融為一體。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Image result for Peter Lindbergh

它們顯得傷痕累累,野蠻而又活力,那是一種完美的不完美

2016年Peter Lindbergh受古根漢博物館之邀拍攝Alberto Giacometti的雕塑作品,館方希望他用新鮮的拍攝方式,挑戰人們重新去看這些過於熟悉的作品。Lindbergh在拍攝時,發現這些雕塑彷彿是有生命體的,他開始想像Alberto Giacometti在創作這些雕塑時,他在想些什麼?他想要捕捉的是Giacometti與物體之間的關係。

他拍攝這些雕塑品,就像他習慣拍攝的肖像照一樣,這些都是人類的輪廓,同時幾乎是抽象的,但從未理想化。這些雕塑確實總是不完美的,它們可能會留下疤痕、刮痕痕或傷口。他不會尋找我們都想要的完美特徵,對他來說,這些特徵真的不是很有趣,卻是最好的完美的不完美。他沉思一會說:一張照片與你拍攝的人無關。這與你與他們在一起時所產生的一切有關,也與你能給予他們的東西有關。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