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創的手伸入清醒夢:我們正在走入菲利普.K.狄克的科幻未來嗎?|cacao 可口

由古至今,人類都想一窺夢的堂奧。原始信仰相信破解夢中的象徵,便能勘破未來或神祈的旨意,二十世紀早期的心理學家相信破解夢中的象徵,便能勘破精神疾病的成因——這或許不是偶然。

夢與超凡體驗、生理結構的聯繫已經是人類共同經驗的一部分,如《駭客任務》、《全面啟動》、《香草天空》那樣的科幻作品或許天馬行空,但嚴格來說它們都是薩滿巫師和精神分析學的遠房親戚。與另外兩個善惡分明的例子相比,《香草天空》雖然也帶有一定的反烏托邦色彩,但它更近於人們的狂想,或說,對「清醒夢」的期待:通過技巧或科技輔助,讓夢世界按照一己意願發展,做什麼類型的夢,夢中的角色分配及情節任務,全取決於個人喜好。

即是你對把控夢境不感興趣,但從相關討論在網路上出現的頻率,也不難解那對大多數人而言是個多麼吸引的概念。人們想扮演上帝,即使僅限於夢中。現在,有新創公司正試圖使這一狂想成為現實。

美國神經科技新創公司Prophetic宣布他們將在2024年春季推出宣布推出一款名為「Morpheus-1」的人工智慧系統,此前,該公司也致力於打造攜戴型頭部裝置「Halo」,希望偵測使用者快速動眼睡眠期,藉此誘發並穩定清醒夢。

穿戴設備「Halo」的示意圖,該產品仍在開發中。Photo via Prophetic

據信,Prophetic已經募得 110 萬美元融資,創辦人Eric Wollberg將公司比擬為 OpenAI,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有這麼一句話:「普羅米修斯從眾神那裡偷走火種,我們將從先知那裡偷走夢境。」

此處的先知,指的是世界各大宗教的創始人,如亞伯拉罕,穆罕默德、佛陀,在各自的傳奇中都有在夢境中受神秘力量感召的事蹟,Eric Wollberg自問:如果任何人都能把握這樣的特權呢?

Prophetic預計通過使用超出人類聽覺範圍的聲波刺激大腦,協助使用者進入清醒狀態下無法進入或控制的夢境世界,原則上,使用者也可以選擇夢境主題,「我們只是想讓你進入特定的大腦狀態,至於在特定狀態下做些什麼,那不關我們的事。」Eric Wollberg稱,這是種終極的VR體驗。

在各式各樣的夢境間衝浪——藤子.F.不二雄有許多則短篇皆是以此為發想,甚至發展出長篇故事《大雄與夢幻三劍客》,但在現實生活中,知道有人能將手伸進我們的潛意識還是個令人不安的概念,《香草天空》是一例,最壞情況是美國科幻小說家菲利普.K.狄克描寫的恐怖未來,如《魔鬼總動員》的主角混淆在現實與虛構間不可自拔,淪為龐大陰謀中的爛頭卒。

改編自菲利普.K.狄克短篇小說的《魔鬼總動員》為90年代科幻經典,在2010年代也曾翻拍為《攔截記憶碼》,但相較明顯受到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美學影響的後者,《魔鬼總動員》的特效雖較為陽春卻也更有個性。Photo via Europosters.hu
藤子.F.不二雄多次以夢為主題,衍生出如〈夢境圈〉、〈夢梯子〉、〈夢風鈴〉、〈夢境導演椅〉等故事。Photo via 哆啦A夢中文網

事實上,Prophetic的雄心不止於幫助人們做清醒夢。他們甚至希望建立類似Instagram的社群媒體,提供人們分享自己的清醒夢內容。從學術角度而言,當研究者可以在社群媒體上查看他人的夢境,對瞭解人類當前與過去的心理狀況、夢與社會事件/集體創傷的聯繫相當有益;但不難想像,它首先會被運用在商業目的上。

假如Prophetic假想的未來成真,必然湧現大批影響者(Influencer)、KOL、網紅,我們甚至還可以想像他們的帶貨內容:想與某位名人共度良宵?請點擊網址,輸入折扣碼……。其次,我們可能迎來《關鍵報告》中的大規模監控,在市場經歷短暫狂歡後,相關管制也會接連出爐,勢必有人呼籲管制私人夢境中的敗德成分,主張人格權也適用於夢世界——想都不行,想也有罪,你的夢將成為犯罪罪證確鑿的依據。

《關鍵報告》劇照,電影同樣改編自菲利普.K.狄克的著作。Photo via MUBI

無否否認的是,對於清醒夢任何可能帶來的利益或威脅的討論,目前都言之尚早。儘管Prophetic看似來勢洶洶,人工智慧在近一年裡也以任何人都無法預期的方式改變世界,但矽谷新創公司吹牛炒作也不是頭一遭;短期內,我們不太能期待AI能重塑夢世界的規則——它畢竟不能直接體驗夢境,它能做的(嚴格而言,是Prophetic「宣稱」他們將做到的)只是提供引導人腦進入某種狀態的刺激。

還記得一度潛力無窮,如今乏人問津的元宇宙嗎?科幻想像很酷,但之於現實它們往往寸步難行,令人失望。清醒夢裝置可能還得在哆啦A夢的四次元口袋裡待一會兒。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