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正好故事的影響:我們閱讀的書籍如何改變我們的大腦|cacao 可口

談到閱讀這個話題,大多數人都能說起具體哪一本書改變了自己的思維方式。當我們說有什麼事物改變了大腦時,這類改變的顯現方式主要有兩種,第一種是暫時性改變,大多數心理學實驗都是針對這類現象而設計的,一般來說,暫時性改變也相對容易察覺。實驗人員只需定義某種控制條件,然後給志願者施加某種旨在喚起特定反應的刺激。他們假設,一旦刺激消失,志願者的反應就會回到基準水平。第二種改變當然就是長期性改變,這類改變測量起來就要困難不少。當涉及大腦時,暫時性改變往往以非永恆變化的形式呈現,大多數神經科學家也總是從瞬時信息處理的角度解釋這類現象,而非持久性改變。

研究員想知道,普遍人們是否能藉助技術手段捕捉到,閱讀各類書籍所激盪出革命性的閱讀體驗。實驗對象是一群年輕人,在大一至大二這個區間內的十八九歲青年,多數人在這個年紀都很需要確立自己的身份、定位。種族、性別、階級、人生目標,當然還有人際關係,這些議題都壓在他們的心頭。研究人員給他們一本指定書物做閱讀。

為了評估志願者閱讀文本時究竟有多投入,研究人員要求他們給自己在閱讀時的興奮度評級。用功能性磁共振掃描剛開始的前5天,我們不會給他們看任何文本,包括他們平時正常會看的東西也一律不給,以此作為基準線。接下去的9天就是閱讀日,每天讀指定書物的一部分。再之後又是5天什麼都不讀的日子,在這一階段看前一階段的主動閱讀,是否在他們的大腦中留下了長期性變化。

gif image via Yuval Robichek

實驗期間,志願者連續19天接受靜息態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掃描。實驗中間9天的前一晚,志願者閱讀小說的一部分。興奮度評級顯示,越接近小說的高潮部分,志願者的興奮度越高。剛開始閱讀的幾天,志願者的興奮度只是略高於基準線,讀到第五天書籍進入高潮,志願者的興奮度達到峰值。整條興奮度曲線很像是傳統的先抑後揚模式。

確信這部作品至少讓志願者的主觀感受產生了暫時性變化之後,研究人員就開始著手分析他們每個人,在這19天中的靜息態大腦活動圖像,以確定相應變化出現在大腦的哪些地方。他們發現變化出現在一塊以輪輻模式組織起來的網絡區域,並且,其中涉及的神經中樞集中在左顳葉一塊叫作角回(the angular gyrus)的區域上。這片區域對語言理解至關重要,因此,這塊區域的相關變化代表了真實閱讀行為的延伸效應,就和鍛鍊後肌肉的反應類似。

把上述結論放在大腦預測功能的背景下,結果就更加清楚了,大腦在本質上永遠不會處於真正的靜息狀態,大腦的相應變化則反映了這些事件進入個人大腦及個人體驗的整合過程。需要指出的是,左顳葉上的這些變化只在志願者閱讀小說期間才出現,讀完之後就回到了之前的狀態。為了查證小說是否對志願者大腦造成了長期性改變,研究人員尋找另一種模式,一種在志願者開始閱讀小說後才出現並且持續到讀完之後的模式。結果表明,只有一個神經網絡的變化符合這種模式——感覺運動神經條帶(the sensorimotor strip)。

gif image via GIPHY

這個結果讓研究人員感到意外,因為感覺運動神經並不是之前預測的大腦情感區域。感覺運動神經條帶位於大腦中央溝的褶皺中,觸覺衝動從這裡進入大腦皮層,運動衝動從這裡離開大腦皮層。那麼,為什麼閱讀帶有戰爭型的小說會改變這塊區域的神經活動呢?

一種可能是,這類小說會喚起與身體感覺相關的神經活動,而且這些活動的痕跡,又會一直延續到志願者接受靜息態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掃描時。這種解釋也符合具象化語義學理論,與產生某種動作相關的相應大腦區域同樣也負責在思維過程中表徵這種動作。換而言之,當你讀到某人打出一記本壘打時,你的大腦就會打開一幅像是打出本壘打的壓縮圖像,然後用感覺運動皮層模擬。在感官層面,結果也類似,這表明,與觸覺相關的概念會重複利用那些本就負責相應物理知覺的大腦區域。

文學作品則會讓讀者沉浸在作者創造的世界中。在閱讀很多小說時,讀者都會有身臨其境的感覺。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志願者在閱讀指定書物有打鬥、激昂處時,感覺運動神經網絡會發生變化。雖然這種變化相當細微,但最重要的是,在志願者讀完小說後,它們仍舊存在。即便如此,有一點都是可以肯定的:感覺運動神經的變化的確能與人們讀書時的主觀感受產生共鳴。回想那些改變了自己人生的圖書,從事後角度來看,閱讀者一定是被書中的個性及特徵給吸引,從而開啟了屬於自己的獨特人生之旅。這些角色都會融入閱讀者其身,至少也是成為了自己眼中「我這個人的一部分」。

想想擅長寫恐怖小說的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他曾說12歲時讀《蒼蠅王》時,讓他第一次產生了這樣的感覺——「這本書好像長著一雙手,而且是孔武有力的手,伸出書頁,緊緊扼著我的咽喉。」實際上日後《蒼蠅王》中的元素,在史蒂芬·金作品中隨處可見,無不透露著孩子們善與惡的天生潛質。

閱讀對有些人來說,或許會改變他們的人生觀,但至少能在大腦中留下長期性改變。

▌整理報導:Bohe H.|參考資料:美國神經科學家Gregory S. Ber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