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種廣告,它無法被商業目的收編:1984年街頭海報展「廉價的空話」|cacao 可口

《愛情萬歲》裡,楊貴媚的角色最令人印象深刻之處——你第一反應一定是她在興建中的大安森林公園長椅那場哭戲,但我們想到的是該角色穿街走巷,將售房廣告綁死在行道樹、電線桿,或任何有可能吸引到行人注意力的物體上;許多年後的《郊遊》,蔡明亮導演又讓李康生在電影裡飾演一名舉建商廣告牌養家餬口的父親。場景有多重解讀,但可以推測導演確實被此種戶外行銷策略吸引。

Photo via Flagey

諸如此類的看板海報貼紙,大小不一,色彩斑斕,由於目的性強烈,通常在視覺上也讓人難以領教,經常遭人以新廣告覆蓋或草草撕毀更換。可以想像,在歷史上的某一時期,它們肯定曾因有礙觀瞻而遭公權力取締,當你去到某些老社區,或開發腳步較緩慢的城市或鄉鎮時,很容易在當地的公共設施比如佈告欄、公車站牌看到禁止張貼廣告的提示。

如今就連這些警告提示也已經褪色,打游擊也似的行銷手法顯然過時。微妙的是,隨著時過境遷,新世代人類愛上它們粗曠的排版、富有創意的文案及親民感,廣告小貼紙不再為特定商業目地而張貼,反成為次文化風景的細節。

Photo via Shoreditch Street Art Tours
《慾望之翼》中「尼克凱夫與壞種子」演出場地外的海報牆是典型的次文化場景。Photo via Pinterest

實際上,街頭廣告的歷史可能比你想的要長得多。在英美有「Flyposting」一詞,該詞可追溯至1800年代的英國,專指透過海報傳播訊息的一種新聞形式,爾後流傳至美國。不過要等到20世紀60年代以降,政治激進分子與龐克歌手們才賦予它宛如野草般的生命力。

由於用紙、印刷油墨、黏著劑的成本低廉,又將任何規則規定拋諸腦後,這些海報展現出比獲雜誌刊登或公部門批准的廣告更為挑釁的姿態——當政府單位和大品牌為尋找投放廣告的管道而傷透腦筋時,這批人需要的只是一根電線桿。那無疑是藝術家夢寐以求的,用來表彰其自由獨立的最佳手段。

街頭廣告在七八零年代的紐約發展至巔峰,如致力批判藝術界的性別、種族主義,由女性藝術家組成的激進女權團體游擊隊女孩(Guerrilla Girls)、觀念藝術團體Group Material在此風潮中皆有一席之地,新觀念藝術(Neo-conceptual art)家珍妮.候爾澤(Jenny Holzer) 也是透過其大字報作品《真理》(Truisms)一戰成名,躍入公共視野中。

Photo via Artspace

《真理》以八十六條格言寫成,它們或富有洞見或嘻笑怒罵:「專業人士都是瘋子」、「絕對服從是自由的一種形式」、「人際疏離會產生怪人或革命家」、「有時候,什麼都不做比機械般地工作更好」……總之,你不難從中發現一條有共鳴的格言,無論是被逗樂還是被激怒。珍妮.候爾澤將大量印刷的海報張貼在城市各處,希望藉此讓人們意識到在日常生活中被灌輸了多少胡言亂語。

1984年,高舉反商業收編的文化行動主義,紐約藝術家團體Colab(Collaborative Projects In)發起了一場街頭海報展「廉價的空話」(Talk is Cheap),該展由47位藝術家創作的27張海報組成,嚴守團體原則「規則 C」(即協作collaborative、集體collective、合作cooperative、公共計畫communal project)。如同所有街頭海報的收場,「廉價的空話」很快就被人遺忘——幾天後它們便被其他印刷品淹沒,讓清潔人員處理掉了。所幸Colab對每位參展藝術家都配給了50份副本,今日我們才得窺他們如何體現了那個獨特的時代,政治、經濟,以及藝術探索等面向。

Pamela Maiden Turk/ Steven Wright; two color offset print poster on newsprint. (Photo via gallery98)
Steven Wright / John Morton, Meha; two color offset print poster on newsprint. (Photo via gallery98)
Jane Dickson / Kiki Smith / Charlie Ahearn, Cause Effect; two color offset print poster on newsprint (Photo via gallery98)
Randy Ludacer & Debbie Davis, Randy Wearing Debbie Mask, Offset Poster (Photo via gallery98)
Andrea Evans / Brad Melamed, React to the Madness or Look for the Beauty; two color offset print poster on newsprint (Photo via gallery98)
Christy Rupp, The Path Of Nicaragua, Offset Poster (Photo via gallery98)
Bradley Eros & Aline Mare, Cynics Beware!, Offset Poster (Photo via gallery98)

如果說龐克為街頭海報注入豐沛的動能,那麼它們的命運也是一致的,隨著70年代末期龐克運動逐步被納入資本主義的商品生產體制,粗製濫造的街頭海報也成了某種時尚性格,曾經的革命與反叛,已成為攫取公眾目光的理想廣告形式。的確,反叛從來不是街頭海報被創造出來的目的,但在品牌行銷徹底滲透社交媒體的時代,那也提醒我們當廣告重視訊息多於被公眾包容時,具備多驚人的潛力。

▌企劃編輯: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