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19-07-22

Vera Solaris專欄:巴黎老靈魂|cacao 可口雜誌

旅行的時候,最期待新故事的發生,最深刻的場景,卻都不會出現在照片裡。

在巴黎的最後一個禮拜,陰雨終於散去,陽光從大片的落地窗侵襲進我的被單。我推開窗戶走到陽台,那盆粉紅色玫瑰花終於開了,我點燃的菸,跟眼前的藍天一樣閃亮。

但抽進去的空氣,卻是那麼冰冷。我在陽台上,邊抽煙邊忙著記憶著綿延的屋頂所形成的天際線,我永遠都喜歡這樣記憶著某種不想忘記的風景。冷風吹了過來,我轉身看我買的那盆花,白色的花瓣像雪一樣散了滿地。

恍惚的腦袋支配著我的身體,開始往河邊走。一個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想往有水的地方去,我感覺到,此刻我的靈魂是老的,而且疲憊。陽光把河面都照的閃亮,我往下走到河畔,坐在地上出神地看著拍打上岸的水花,一陣又一陣的波光,面對這古老的城市,心想我的悲傷又算什麼?忽然一抬頭,一位身著一身黑衣的老婦人,遞給我她的手機!她的身材嬌小,一身優雅的黑色套裝,頭髮盤的整齊美麗。我估計她的年齡應該超過75歲,她示意要我幫他在塞納河邊拍張照片。她羞怯有禮,端莊的坐在河堤上拍了一張後,她站起來調整一下姿態,示意要再拍一張站姿。鏡頭裡的她,有種神秘的美感,很像電影裡的某個片段…。

有別以往幫別人拍照,這次我只按下一次快門。她接過相機,看了照片,對我微笑說了聲謝謝,便緩慢地往河的另一個方向遠走…。然後,我心中好像某個東西被觸動了,在拍攝她的時候,我永記得鏡頭內她的笑容,那麼靦腆,有點不自在,不知道是因為歲月讓他不好控制自己的笑容,還是笑容背後有什麼故事?一陣凌亂的想像衝進我的腦中,她為什麼獨自一人?為什麼想獨自一人在河邊拍照?她是否正想念她深愛的人?還是她想為自己生命中最後一些時光記錄些什麼?獨自旅行嗎?還是她只是個悲傷的巴黎女人…?

image via Les Amants du Pont-Neuf

她把舊的我給帶走了!然後把我帶進某種真實,我開始明白我誤解了巴黎的浪漫。這是一個可以清楚看見自己的城市,我開始覺得自己,自己慢慢有了變化。這裡的一切都是舊的,可以把舊靈魂留在這裡,帶著全新的自己回到自己的城市。時間隨著光影滑過,一直到十點天空才慢慢的黑了。白天的尾聲,天空就出現粉紅酒的顏色,提醒我,走進黑夜的時候,酒精加上音樂,還有隨意的聊天,都還是需要的。重生的意念,就像與鏡中的自己揮手告別,隨後轉身走進廚房,走進房間,走進電梯,從擁抱中抽離,泡一杯熱咖啡,從睡夢中清醒。離開巴黎之後,我開始寫另一個新的劇本。

那位塞納河畔的黑衣老婦人,是新故事的序場,但對她而言,不知道是否也是如此?她看著自己的照片,內心的某個部分再被啟動,然後重生。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關於作者:香菇小姐 (Vera Solaris)導演/編劇/音樂創作。我享受平凡人生的旅途,我享受創作當下的熱情,我享受人生中無數的捨得,並保有始終不滅的信念。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