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C Taipei, TW
2020-12-03

抬頭挺胸魯蛇直直衝!十部劇情簡單、直視人生觀的電影|cacao 可口雜誌

什麼是快樂呢?不同年齡層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小孩子可能是冰淇淋或手機遊戲時間,年輕人可能是成為團體中受矚目欽羨的焦點,等到在長大一點的答案,則會具體許多:家庭、事業、愛情、成就、健康。答案一旦具體,要判斷個人的成敗也就武斷了。不管魯蛇的反擊抑或是廢柴我驕傲,本週的十部電影,失敗美麗嗎?一言難盡,但可以是璀璨的。

《活人牲吃》(Shaun of the Dead)2004︱導演:艾德格.萊特

賽門.佩吉(Simon Pegg)在此飾演胸無大志,關心怎麼與朋友廝混多過周遭人事物的男子。但再渾噩的人也有他自個兒的危機,工作上叫不動後進的年輕人、女友埋怨約會行程永遠是一千零一套、與繼父互相憎惡。而一切不知進取的表現,似乎都得歸咎他終日窩在地下室打電動的宅朋友。一場突如其來的活屍危機,襲向散漫的男主角和他的家人朋友,想從浩劫倖存,出路唯有成長……嗎?

《活人牲吃》是賽門.佩吉與尼克.佛洛斯特(Nick Frost)的搭檔成名作,諧仿喬治.羅密歐(George Romero)的《生人勿近》(Dawn of the Dead),並在老套的活屍片情節注入顛覆創意,打造出類型片新經典。


《我們撞到外星人》(Paul)2011︱導演: 格雷格.莫托拉

兩位男主角是標準的科幻宅,大老遠從英國趕去美國,就為參加一年一度的國際動漫節。節目結束後,他們租了輛露營車,展開美國西南部著名幽浮目擊地點巡禮。在某個兼程趕路的夜晚,目睹前車翻覆的兩人對車內駕駛伸出援手,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外星人!

《我們撞到外星人》是一部公路喜劇,外表看似大叔,心智如同小孩的中年男子,協助新結交的天外來客返回故鄉,拜外星人的異能(以及老油條的個性)所賜,向來與異性絕緣的兩人不僅談上戀愛,更有機會說出帥氣的電影台詞,過足英雄癮頭。本作大量致敬知名科幻電影,溫馨的《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驚悚的《異形》(Alien)均在其列,是笑料外的一大看點。


《求愛馬拉松》(Run Fatboy Run)2007︱導演:大衛.史威默

在賽門.佩吉的演出作品中,本作相對不典型。如《活人牲吃》、《我們撞到外星人》的主角都是抗拒長大的小男孩;而《求愛馬拉松》中面對責任曾臨陣脫逃的男人,選擇的是奮起直追。

故事中的主角在婚禮當日,丟下懷孕女友一走了之,多年來深陷在對女友的思念與愧疚中,對方身邊卻多了個條件遠勝自己、嗜跑馬拉松的完美情人。儘管身上軟爛部分不只性格,還有肚腩,他仍義無反顧的投入訓練。跑全程馬拉松就能扭轉過去犯下的錯誤、改變旁人對自己的觀感,當然是過分理想化的電影情節,但將人生比喻為馬拉松賽,卻不為過。往前跑固然痠痛難耐,轉身只有遺憾。


《屍樂園》(Zombieland)2009︱導演:魯賓.弗來舍

假設電影中的末日成為現實,恐怖片能有什麼貢獻?答案是,提供一套現成的求生指南。《屍樂園》不乏武裝對抗,從活屍堆中逃出生天的情節,卻更著力描寫平凡人的社交生活。膽小謹慎的男主角在他的旅途將陸續遭遇病毒帶原者、有暴力傾向的危險分子、以無害外表招搖撞騙的姊妹花;即使文明停擺,怎麼與周遭的人類互信共存、甚至為他人利害挺身而出,仍是逃避不了的課題。

如果《活人牲吃》的故事摘要是「男人至死都是個少年」,完整交代人物成長曲線的《屍樂園》便少了幾分任性到底的痛快,但仍是部歡樂無比的喜劇。


《摩登大聖》(The Mask)1994︱導演:查克.拉塞爾

金.凱瑞(Jim Carry)大銀幕經典形象之一,本片也是卡麥蓉.狄亞(Cameron Diaz)驚艷四方的出道作品。故事的主角是一名在銀行工作的小職員,因為過於老實本分,上司和同事從不將他放在眼裡。直到一張古怪的面具出現在男主角身邊,徹底扭轉老好人宿命,而整個城市也將因忽然出現的綠面怪客被鬧個天翻地覆。

儘管內容盡是胡搞瞎鬧,《摩登大聖》卻是一部典型的超級英雄電影,不過比起其他英雄人物也擁有的不死生命力與變形能力,真正「超級」的,當屬金凱瑞那張萬能橡皮臉。


《頑主》(The Troubleshooters)1988︱導演:米家山

故事以八零年代的北京為背景,講述三名異想天開的年輕人,合組為人分憂解勞的公司的經歷。雖說是承辦業務,他們做起來卻像玩耍,有時當出租男友,有時舉辦名不符實的文學獎。在老一輩人的眼中,這幫人之所以遊手好閒不知進取,都得怪中共改革開放政策所生的種種弊端,面對質疑,他們卻敢大聲說出:「我們不痛苦!」

導演以詼諧的筆觸,描寫社會主義大敘事缺席以後的中國民情,在這特殊的轉型時期(1978~1988),百無禁忌和內在空洞成了同義詞,調侃嘲諷之餘,也流露著「該往何處去」的迷茫以及焦慮。《頑主》是部兼具娛樂性和省思的傑作。


《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2006︱導演:馬克.福斯特

演員威爾.法洛(Will Ferrell)罕見的正經演出。男主角是名人見人厭,過著枯燥呆板生活的稅務稽查員,直到耳邊出現精確描述他的言行,並預言悲劇收場的女聲,才終於醒覺。

自此,男主角一面搜尋逃避命運的方法,一面積極生活,然而當他找到聲音的主人,卻發現對方和過去的自己相仿:一個鑽牛角尖,自囚於死胡同的作家。壞就壞在,作家撰寫的草稿打動了他,要是強行修改結局,等於破壞到此為止的故事鋪陳。

擺在稅務員和作家面前的難題是相同的:是青史留名,還是俗不可耐的「最後一秒逆轉危機」大團圓?如作家村上春樹在《1973年的彈珠玩具》所言,「不管怎麼進步變化,結局都不過是崩潰的過程。」在最後一秒到來前,沒人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喜是悲,可以肯定的是,依然故我、舉棋不定是面對一死的下下策。


《獄前教育》(Get Hard)2015︱導演:伊坦.柯亨

演員威爾.法洛常見的不正經演出,再加上凱文.哈特(Kevin Hart),堪稱雙重火力。故事中的主角是名對沖基金經理,身居高位、即將新婚,人生看似毫無破綻,卻在某日遭到聯邦調查局以詐欺嫌疑逮捕,被判入監服刑。意識到半生一帆風順的自己絕對熬不過苦窯歲月,苦無良策下,主角雇用平時幫自己洗車的工人,學習自保技巧——因為對方是名黑人。

「想當然耳」的偏見卻踢到鐵板,洗車工其實身家清白兼且滑頭懦弱,但面對眼前這頭肥羊,耍狠扮闊也是心甘情願。《獄前教育》的荒誕情節,取自美國文化固有的種族偏見,在炮製大量笑料同時,也反映了現實中的沉痾難解。


《力挽狂瀾》(The Wrestler)2009︱導演:戴倫.艾洛諾夫斯基

電影故事若能與演員的某段經歷產生連結,對觀眾而言無疑更添吸引力,《力挽狂瀾》即是成功案例。本作由演員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主演,米基.洛克於八零年代因為俊美外型曾獲得許多演出機會,其中包括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執導的《鬥魚》(Rumble Fish),轉行做拳擊手後卻事業不順,更因比賽毀容。

本作是演員重返影壇的事業巔峰,故事講述一名人老心不老的過氣摔角手,縱使演出收入微薄,他依然願意上擂台挨揍,重溫舊夢。一次突發心臟病中斷了他的摔角事業,有感於時間所剩不多,男主角收起浪子性格,試圖把握過往錯過的人事物。《力挽狂瀾》不是運動勵志電影,而是講述一名充滿悔恨的男人決定了自己的歸宿。他的堅持絕非理性,甚至可悲可嘆,卻能打動人。


《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2013︱導演:伊森.柯恩、喬.柯恩

假如你對六零年代的美國民謠音樂有些認識,肯定一眼就能辨識出,本作的片名及海報與該時代的巨星巴布.狄倫(Bob Dylan)的兩張專輯雷同。相似的程度,如同對時代的致意或幽默——直到影射巴布.狄倫的年輕人與其(即將簽約的)經紀人接踵登場,主角卻在酒吧後巷被揍的鼻青臉腫時,你才意識到那樣的設計,似乎不只致意這麼單純,而是史冊上光輝燦爛的紀錄前後,不起眼的、枝微末節的軼事。

《醉鄉民謠》的男主角是個紅不起來的創作歌手,他消沉、頹廢,由於事業始終沒有起色,只能偶爾在別人的歌曲跑龍套、寄居在友人的沙發度日。儘管如此,他依然會為無傷大雅的小事與人起衝突,只是相較眼前的困境,所謂的「藝術家原則」就像不著邊際的酸腐空話。

編導以一隻名為尤利西斯(Ulysses)的貓,暗喻他的旅程:雖身處英雄輩出的史詩年代,他的漂泊卻不出自荷馬(Homer),而是喬也斯(James Joyce),瑣碎平庸。《醉鄉民謠》的洞見,或在於揭穿「精神故鄉」的美好想像——不得志藝術家的唯一去處,只有生活。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