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0-25

我們為什麼需要孤獨|cacao 可口雜誌

孤獨感正在蔓延,在未來數年很可能會集中迸發。據報導,65歲以上人群中有40%的人不時會感到孤獨。自從60年代以來,獨居人群的比例持續上升。老齡化趨勢正席捲而來,但這也意味著當嬰兒潮一代步入古稀之年,拷問靈魂的孤獨感如同巨浪接踵而至。

人類是社會性生物,我們的所有心理都基於彼此共存。我們的一些決定取決於所處的社會關係,比如加入團體、參與戰爭、取得地位、賞功罰罪,或者尋求配偶。就是這樣人類一路演化,因而無法忍受沒有他人的陪伴。

德國科隆大學的心理學家邁克·盧曼(Maike Luhmann)表示:研究還表明,孤獨感的確會在生理上有所體現,血壓會上升,還是持續上升。你可以看到,這些機理會導致普遍性的健康問題。最終,導致壽命變短。

2015年的一份對於70項研究的綜合分析指出,孤獨感會導致死亡率提升26個百分點。該分析指出,「社交孤立和孤獨導致的死亡風險,與傳統風險因素相當」,例如肥胖,濫用藥物,精神疾病。盧曼表示,有人說,孤獨會影響壽命,這與吸煙無異。儘管晚年孤獨感最為嚴重,但盧曼發現的新證據表明,年輕人也難逃一劫。孤獨感,也許以一種能夠預料的方式,隨著生活的歷程或漲或降。

「大約在30歲,孤獨指數處於高位,下一次是在50歲」盧曼指出,這是她在一篇對於16000名德國人的研究中觀察到的現象,該研究近期在《發展心理學》發表。之前這個現象並沒有被發現。無論年齡多大,結識朋友總是沒錯的……這是避免孤獨的最好辦法。這聽起來蠻沮喪的,但已足夠讓人不喪失希望。盧曼近期與我通話,告訴我與他人保持往來,改變處境,其實並不那麼傷神勞力。

 孤獨為何成為好事?

盧曼:人類是社會生物。我們的生存的確依賴於所處的社會關係。並且,當我們脫離社會關係時,大多數人感到痛苦——當然不是所有人,但絕大多數人如此。那些絕大多數時間獨自生活的人,或者那些獨自在沙漠中維生的人,可能對此並不抗拒。獨處與孤獨是兩碼事。何謂孤獨,就是那種一個人並不能如願享有足夠數量的高質量社交的感覺。

對於有些人,可能一份這樣的高質量社交便已足夠。而另一些人,也許十份才能滿足。這確實因人而異。因此,我們並不能以朋友多寡來定義孤獨。比如他們是否結婚?這些客觀指標並不能告訴我們孤獨的程度。孤獨會帶來傷害,正是字面意義的「傷害」。數項針對大腦的研究表明,當你感到社交痛苦時,大腦的某些區域會受到刺激,而這些區域竟與身體實際受傷時並無區別。

如何衡量孤獨?

盧曼:有兩種方法。其中一種是自問:(你)經常感到孤獨嗎?但是,「孤獨」這個用詞會有些問題,因其帶有負面色彩。即使一個感到孤獨的人,也不會承認的。因此我們在調研時,會問些更為間接的問題,比如「你覺得自己與其他人聯繫緊密嗎?當我們感到孤獨時,彷彿面臨著巨大的威脅。即使威脅並不真正存在,但我們仍認為某些事物會帶來威脅。

每個人不時地會感到孤獨。這會個問題嗎?

盧曼:我們每個人都會在生活中有時感到孤獨,這完全正常。每個人都曾孤獨過。這不見得有多壞。相反,是件好事。

孤獨反而是好事?

盧曼:只要我們接下來——與他人重新聯繫——孤獨反而是好事。這表明,我們需要關注下我們的社交關係。心理機制告訴我們,我們感到孤獨時,有些東西缺失了。但如果長期缺乏社交,孤獨便有害了。這時一些健康問題開始顯現。而且,如果長時間處於孤獨狀態,重新社交則變得更加困難。

 陷入惡性循環的孤獨

這就很可悲了。為什麼越是長期處於孤獨狀態,重新社交就越困難呢?

盧曼:有個很有趣的理論。

依賴他人,我們獲得了安全感。當我們感到孤獨時,彷彿面臨著巨大的威脅。即使威脅並不真正存在,但我們仍認為某些事物會帶來威脅。因此,這意味著當處於正常的,中性的社交場合,我們可能被認為有所威脅。大家一般會從中性的角度看待我們,但孤獨患者可能會覺得「這個人與我不同」。

聽起來這個惡性循環很難打破

盧曼:的確很難打破。如果我認為周遭充滿敵意,從而變得不再友善,那麼其他人可能會隨之遠離。此時主觀的孤獨就會變成客觀的孤立。因此自知才是走出這個惡性循環的第一步。

有人從未感到孤獨嗎?他們這樣是否正常?

盧曼:可能真有人無論什麼境況,從未感到過孤獨。我了解到目前還沒有針對這些人群的研究,大致原因是需要長期的跟進調研。

人們需要和渴求社交的程度,實在是因人而異。人的外向程度不同,因而有些人獨處時便感到孤獨,有些人卻並不在意。人們渴求的社會關係也因人而異。對一些人來說,愛情伴侶勝於一切,即使有再多朋友,單身就意味著孤獨。而其他人則沒那麼在意,單身也無妨。

 孤獨感可能會隨著生活的境遇,時漲時落

在近期對於16000名德國人的研究中發現,孤獨感會隨著生活有所漲落。並且在中年的時候更為普遍,超乎大多數人的認識。您能解釋下這個現象嗎?

盧曼:首先,我們發現在晚年的時候(80歲以後),孤獨指數會大幅度上升。這並不意外。其他研究者也發現了這個現象。有趣的是,在老齡段以前,我們發現中年的情況則差異很大。

大約在30歲,孤獨指數處於高位,下一次是在50歲。或者,從另一個角度觀察,40歲左右的孤獨指數處於低位,65歲到70歲之間也如此。這十分有意思,此前並沒有人研究過。目前,我們不太清楚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現象。而我們之前的大多數研究都集中在老齡段,原因自然是此時的孤獨指數處於高位。研究者卻忽略了人們隨時可能感到孤獨。只是在某些特定時刻或者特定年齡段,孤獨感似乎更為普遍。

這個研究是抽樣式研究,抽取了某些特定時點。那麼這些結果會不會受時代影響,比如三四十歲的人(注:thirty-something指來自80年代,嬰兒潮一代正值三十)就是更為孤獨的一代?

盧曼:這個問題很好,也正是我們的研究最大局限。某些結果可能是受時代影響。因而我們需要更多涵蓋多個年份跨越數個時代的縱向數據,以此來確定上述現象,究竟是由年齡還是時代造成的。

這個模型會不會只適用於德國人?

盧曼:這個模型似乎適用於西方國家人群。現在我們在研究美國人的相關數據,發現模型其實相當一致。在老齡段,孤獨感顯著上升,但在此之前也有所升高。所以這些結果可能說明,這個模型可以普遍適用(但目前未發表)。我們應當關注健康問題,特別在有人健康狀況不佳的時候而且還需要一直關心他們,別讓他們失聯。

為什麼在某些階段,我們更容易感到孤獨?

盧曼:目前對此的解釋顯然很少。其實可以想像,在30歲左右有了第一個孩子,而與朋友的相處時間隨之減少,所以他們感到更加孤獨。然後在50歲左右,再度感覺孤獨的原因是孩子們離家生活,成了空巢老人。然而我們並沒有找到相應的證據。

當我們控制孩子這個變量後,發現結果沒什麼變化。這說明孩子這個因素會導致某些差異,但不會影響整個模型。以上是一方面。

接下來我們研究了其他的因素,如收入水平、健康情況、是否獨居或者是否就業。這些因素會導致一些個體差異,但卻並沒有解釋為何人們在某些年齡段,相比其他年齡段,更易孤獨。說來說去還是年齡問題。

是類似中年危機的問題嗎?

盧曼:大概是吧。我們對此還沒有確切解釋。這個問題還有待討論。這至少說明,孤獨也許會伴隨一生,當感到孤獨時,其實不止你一個會這樣。你在論文中提出這樣一個有趣的設想——孤獨感的差異也許是在不同階段,對孤獨的定義標準不同。

思考什麼重要,這會貫穿我們的一生。當年輕時,會有些發展性任務,比如找到伴侶,結婚生子。與此同時,還要尋找工作,規劃職業——在這個階段,這些事情不得不考慮。這就說明,某些社會關係,此時則尤為重要。

我特別喜歡論文中的這句話:例如,如果擁有兩個密友,十幾歲的少女感到孤獨,但80歲的老婦卻會感到欣慰。

盧曼:我們確實這樣寫過,但實際上我們發現,朋友的數量在一生中同樣重要。希望還是有的:友誼至關重要。

克服孤獨最好的辦法是什麼?

盧曼:總體來講還是建立社交,維持聯繫。這也許顯而易見,但事實上朋友越多,聯繫越勤,孤獨感就越少。健康情況也是影響孤獨的一大因素。我們已知孤獨影響健康,但這其實是雙向的。所以說健康也能影響孤獨。當你身體狀況不佳,連房門也邁不出,或者因為其他不便和他人聯繫減少,此時相比其他健康的人,你會倍感孤獨。

朋友數量的多少,與鄰里聯繫的頻繁程度——這些因素都同樣重要。但在某些特定的階段,有些因素卻尤為重要。比如退休以前,即在中青年階段,工作情況是更為顯著的影響因素。我們應當關注健康問題,特別在有人健康狀況不佳的時候。並且需要一直關心他們,別讓他們失聯。他們此時處境不容樂觀,也許我們反而能幫助他們走出困境。

幫助克服在老年群體中蔓延的孤獨

盧曼:克服孤獨需要多方的協助。作為家庭成員,我們應當留意老輩身上流露出的孤獨跡象,幫助他們予以克服。我們從研究中發現,(日常活動的)功能局限可能是老年人感到孤獨的普遍原因。作為親友,我們也許能夠提供非常實際的幫助,比如開車載祖母去她最喜歡,而且原本她本可以自己開車到的社交場所。

我覺得讓大眾了解負面健康狀況會帶來孤獨,也是必要的。比如,美國很多人退休後會遷到南方,因為那裡陽光充足,但卻與親朋的距離變遠了。也許從健康和心理角度而言,此舉並非那麼明智。所以個體和社會首先都要了解,孤獨感在老年群體中十分普遍,而且也是嚴重的健康問題。(注:目前已有組織專注解決老年人的孤獨問題。)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