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09-24

你需要做一個姿態,然後不動,變成一座雕像—蘇匯宇|cacao 可口雜誌

一如往常,他因為昨夜疲倦而在隔天早晨顯得狼狽。他望向在晨曦中玩耍的孩子們, 他們活力鮮明的輪廓以及輕鬆愉悅的心情,似乎沒有察覺在同一空間內,另個作為父親身份的他正恍惚抽離。蘇匯宇《鯨魚集體自殺》系列,取自日常生活從新生看見死亡,發展出自然現象與預設觀點的人生究竟。他不作表述,用錄像來還原當時的他, 他從此時此地回到彼時彼地,以此時此地的心境複述彼時彼地的他。也許正因為模糊不清但如此熟悉,對他來說,從此連繫在一起。

新手父親幽然入睡了,在他《鯨魚集體自殺》錄像中,引領我們來到他的現實居所。那片明媚的光影中襯托出孩童旺盛的生命力;而他的睡著,彷彿像是一場沒有劇終字幕的慢慢淡出,持續一份安詳、追憶的寧靜,你能感知生命綿延的痕跡。

讓蘇匯宇第一次深刻體驗死亡,是他養很久的貓的過世,那讓他傷心很久。不知道是不是年紀漸漸越長,面對親友過世的經驗也變多了,他發現面對「死亡」的淡然 , 如同面對「新生」一樣,沒有過分的哀傷也說不出特別的喜悅 … 也能說是慣性的保護機制。「雖然我以親子生活的狀態為呈現,但那是個借題,並不特別在親子關係上」,和蘇匯宇聊生死命題,總覺得過分嚴肅正經,與以往他作品呈現的自戀和自憐,抑或自淫和受虐,那帶有欲望批判與社會現象的戲謔成明顯的冷靜。

《鯨魚集體自殺》這次同樣取材於生活,而私生活就是自己的縮影,從成為新手父親開始,看著兩個新生命體的自然成長,重新審視自己(又或是人類主體),哪些是與生俱來的天性(慾望與性)? 好比你可曾一夜春夢,怎麼性交的全然不清楚,可胯間濕了一攤;哪些又是後天的安排煉造今日模樣?我們看著活潑的新生命串動出時間的流動感,而他的睡著雖然在場,卻像是場告別。你想起柏格曼的《野草莓》,把一個老人對死的焦慮捕捉的那麼精細,而蘇匯宇的靜止像是與孩童交換時光,回到童年那幅恬靜安詳的下午,安然入睡。

蘇匯宇透過與自己小孩的親身接觸,最後問題又回到自己。也就是說,他借鏡錄像中的虛空,而發現現存的他才是在空間環境中格格不入的客體。他像是提前追憶自己的過往,一次走進過去,使得新生、自然、夢境、真實⋯元素不再各自為證而全轉化融合一體。他把他的感受、經驗、回憶和幻想、思考、臆測、 預感、直覺凡此種種,訴諸錄像,給以音響與緩慢節奏,同活人的生存狀態聯繫在一起。

你問蘇匯宇關於《鯨魚集體自殺》系列,他說了一個有趣的理論:為什麼鯨魚集體自殺(擱淺)的事件越來越多?因為人類越來越多,海岸線無所遁形,目擊集體擱淺的事件便越來越頻繁了。

說不定跟現代文明的罪惡無關,說不定一切只是人類觀點的作祟。

你應該歸於平和,以平常心看待這世界,也包括你自己。 世界原本是如此,也還如此繼續下去。生死有限,能做的無非是如此與自己和解。


原文刊於cacao Vol.15《UTOPIA》

關於藝術家:蘇匯宇,1976 年出生於臺北,1998 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2003年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畢業。蘇匯宇持續活躍於當代藝術領域,其創 作主題旨在探討影像、大眾媒體、個人記憶、歷史、 日常生活交織的複雜現象上。2014 年,蘇匯宇持續於台北伊通公園畫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關渡美 術館發表其最新系列作品,並將巡迴至慕尼黑的 Apartment Der Kunst 藝術空間。

  • Via: Text/ sinsin Kuo Photo Providers/ Hu’s Art and IT PARK
  • Tag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