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Summers大型攝影回顧展《某種異象》:集精神、視覺與音樂相對應的攝影創作|cacao 可口

傳奇樂團警察樂團(The Police )的前吉他手和作曲家安迪.薩默斯 (Andy Summers) ,音樂之外最鍾愛拍攝獨特的攝影作品來與他的音樂作品相呼應。他將這些自傳式照片比喻為撕開一本私密日記的頁面,並將它們重新配置成新的視覺句法。2019年出版個人第五本攝影集《某種異象》(A Certain Strangeness),出自於英國詩人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的同名書籍,與此同時,《某種異象》攝影作品巡迴各地展出,7月28日至10月5日將在德國徠卡相機總部恩斯特.徠茲博物館(Ernst Leitz Museum)。不用懷疑,他的攝影作品和他的音樂一樣熱衷於風格跨越。

安迪.薩默斯在2022和2023年展開《夜的和聲》(Harmonics of the Night),在歐洲進行多媒體巡展。他受訪時提到:我一生都在練習攝影,當然還有吉他。我很高興能在一場演出中將這一切融合在一起。

安迪.薩默斯,1942年出生於英國布莱克浦,他11歲時開始彈吉他,作為一位出色的音樂家和作曲家,他的吉他旋律充滿傳奇色彩,為警察樂團創作了無可挑剔的音樂。2008年,警察樂團解散後,他以獨立音樂人身份單飛錄製了14張個人專輯,緊湊的音樂並沒有讓他停下來,因為攝影已然成為他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他憑藉出版了散文和數本攝影集,確立了自己作為作家和攝影師的地位。攝影作品有《Throb》、《Light Strings》、《Desier Walks the Street》、《I’ll Be Watching You: Inside the Police》,以及目前正要展出的《某種異象》。除了這些出版的攝影作品,薩默斯還在世界各地舉辦了大約五十多場展覽,如《某種異象》在2019 年法國蒙彼利埃大眾藝術博物館(Pavillon Populaire de Montpellier)為期三個月的展出,打破了館方以往的觀看人數。

他一直致力於創作能在精神與視覺方面與音樂呼應的獨特攝影作品,對他而言,音樂與攝影相輔相成——「我所追求的攝影特點是音樂性的。」這是他對攝影的要求,他接著說:人們通常從和絃、線條、形狀、音量、靜止、力度等方面來看待音樂,而我認為這些都可以轉化為影像。隨即在2022和2023年展開《夜的和聲》(Harmonics of the Night),在歐洲進行多媒體巡展。

1983年時,安迪.薩默斯與他的相機合影。| Photo by Robert Alford

創造了一個安靜的超現實世界

薩默斯決定成為認真的攝影師並不是一時興起。他在十幾歲時,當時他在家鄉當地的電影院看藝術電影,那是他第一次被意象的力量給迷住。接著他有兩個夏天在海邊為遊客拍快閃照,但是真正攝影創作的契機,來自於1979年9月的巡演,當時警察樂團首次在美國大獲成功。他回憶起當時:我坐在紐約市中心的飯店房間裡,看著美國的電視節目,手在一把破舊的Telecaster 電吉他上掃動,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應該買一台真正的相機。警察樂團在美國發展很快,這很有趣,但是我坐在那裡盯著飯店房間的牆壁卻很無聊,我們需要轉移注意力。雖然他說得輕鬆隨意,卻沒想到這影響了他持續攝影創作40多年。

幸運的是,從一開始,攝影對薩默斯來說,就不僅只用在一成不變的單調飯店房間裡轉移注意力,他會趁樂團巡迴空檔時在街上徘徊,在街頭成為一名認真的攝影學生,他研究了Kertész、Cartier-Bresson、Arbus、Frank 和 Winogrand 等大師的作品,以及受電影大師柏格曼、費里尼和黑澤明等影響,當我們觀察他的早期攝影作品時,可以發現這位初出茅廬的攝影師對周遭環境,進而對於生活的特殊感知方式已經顯而易見。

他偏愛以美國或日本大都市的街景,以及南美城市的迷人瞬間作為攝影主題。這些作品展現了城市超現實主義,當我們對似曾相識的事物產生疑問時,便會升騰起「某種特殊的陌生感」,而相機是記錄這種感覺的完美工具。攝影師拉夫.吉布森(Ralph Gibson)給薩默斯提了建議,使他最終決定選擇了徠卡相機。在擁有一台徠卡M4-2相機之後,他完全重塑攝影之路——「我立刻就被迷住了」。之後他又入手了徠卡M Monochrom,他通過他心愛的徠卡鏡頭,《某種異象》讓觀者體驗了從紐約到西班牙、巴西再到 1980 年代警察樂團巡迴演出的獨特景觀。

Los Angeles, 2017 © Andy Summers
Los Angeles, 2011 © Andy Summers
Tokyo, 2010 © Andy Summers

恩斯特.徠茲博物館將在7月28日至10月5日展出安迪.薩默斯《某種異象》大型回顧展。第一組作品展覽包含約150張攝影作品,展示薩默斯在南美洲、美國和日本的旅途中捕捉的構圖緊密、時常簡化的精彩瞬間,第二組作品展示了他在警察樂團巡演時的經歷。這些作品將讓觀眾身臨其境,仿佛親自站上表演舞臺、走進演唱會後臺或登上巡演巴士。作品中傳達出樂團事業巔峰時期,薩默斯感受到成功狂熱,同時也有他在大都市裡孤獨夜遊時的惆悵與沉默。多年來在世界各地拍攝的黑白照片,出自他有一雙古怪的眼睛,尋找對比、幽默、荒謬和偶爾柏格曼時刻,帶著電影般的氣氛,如同在作品中可以設定一個場景並引發敘事猜測。在他所有的攝影作品中,不變的元素是精妙的構圖、對主題刻意細緻的裁剪,以及始終蘊含的才思。

回顧展中,在多層次、極富感染力而又敏銳的作品背後,薩默斯說道:我發現徠卡放慢了拍照的速度,使這個過程更具冥想性,讓我在按下快門之前有了更多的思考——有了這台相機,我覺得我終於踏上了真正的攝影之路。

Li Jiang, China, 2016 © Andy Summers
New York City, 2010 © Andy Summers

▌整理報導:Bohe H.|圖片提供:台灣徠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