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危險從來都不是跑酷的本質:跑酷運動員韓順全聊跑酷十年,是一段理解與安頓自己的過程|cacao 可口雜誌

韓順全自稱「台灣最嫩的跑酷運動員」,從19歲練習跑酷至今已超過10年,近年他感覺自己因年齡增長,體能不如壯年,對於是否仍位居一線,他不是那麼在意,但仍會持續練習以及推廣跑酷運動;過去他滿腹熱情希望促長跑酷運動在台灣的發展與普及,而現在他說,力道略有改變,但不代表放棄,或不努力,而跑酷運動是否能早日在台灣成為全民運動,尚留給時間醞釀與安排。

跑酷究竟是什麼?

跑酷(Parkour)最早可以追溯自軍隊增進體能的訓練方法,法國海軍軍官Georges Hebert 藉由觀察非洲原住民身處與應對大自然的身體運動模式,延伸發展出身體平衡控制、柔軟度、敏捷性與肌耐力等訓練面向,讓軍隊在殘酷且危機重重的野外作戰時,進行自主訓練,得以自保求生。David Belle承襲其父Raymond Belle的方法論,在1980年代後期發展成人人皆可練習的運動,結合體操、攀岩、跑步與武術等運動概念,在自然或城市中順應地形與障礙物,並於其間不停地轉化與移動,透過翻、滾與跳躍等高難度體能動作,完成與環境的互動。

想嘗試跑酷運動,得先從「爬」開始,回歸原始動物狀態,以及認識與保護自己身體的方法,接著才會進入到跑酷的基礎技巧訓練。

許多人投入跑酷練習,因為有趣、因為帥,得以讓能量結合技術,為公眾帶來非日常的翻飛炫目,但韓順全說自己想練習,還有一個特別的原因——為了哲學的研究目的,「跑酷是戶外運動,講究尊重大自然,強調自身安全,要求不能過度自我,回顧高中時期的自己,覺得自己跟別人好像不一樣,帶點自負,但練習跑酷後我重新反省自己,也從中觀察自己跟他人的關係。」韓順全的體悟,也進一步揭示了若常人以競技或是危險強度看待跑酷的核心價值,就容易淪為聳動或粗淺的誤解。

「跑酷就像把你放到一個非常危險與困難的環境中,彷彿回到叢林或是其他原始狀態,你一定會遇到許多不確定,例如欄杆可能會晃、走動的周遭行人或是你想做的動作身體狀態有無辦法支撐都是未知數,而這些都困難,你都需要想辦法克服。」不像其他運動連結既定場地、既定套路,跑酷作為街頭運動,未知即是挑戰發生所在,因此需要考慮環節甚多,經由觀察與保護自己,才有機會與環境產生碰撞或融合,「當我要做某個動作時,不是只要出力就好,同時還需要關切所處環境的通盤狀況。」

練習跑酷時的服裝無特別限制,以舒服寬鬆為主,韓順全提到鞋子影響較大,他自己多會選擇鞋底可以有效止滑且柔軟的復古慢跑鞋。

有一天,跑酷成為全民運動

在跑酷成為全民運動之前,尚待補足與推進的除了資源問題,還有精神與文化面向的認同。台灣曾有約三千多人嘗試過跑酷這項運動,而目前正在進行訓練的約有一百人,又,教練跟場地多集中在大城市,城鄉差距造成有意接觸跑酷的人往往在第一步踏出之前就打消念頭,加以家長認為跑酷運動過於危險,韓順全提到希望透過成立組織,舉辦比賽或是交流活動,得以凝聚台灣的跑酷人,目前歐美國家已出現全職選手,北美與歐洲,甚至是新加坡等地的跑酷賽事也正蓬勃發展,韓順全說跑酷選手的生涯可能走至35歲,還有機會碰觸高峰,不過正常走跳時值發育期的小朋友,長至六歲就可以投入訓練。

跑酷不著重競爭意識,成熟且技巧卓昂的選手總是會說,如何以跑酷呈現與挖掘自我,表達身體與精神的力量才是他們關注的課題,韓順全也認為未來如果將跑酷列為奧運正式競賽項目他並不反對,但他寧願大家能將跑酷當作人們互相交流的遊戲,感受當中的趣味,而非以名次排定彼此高下。

世人看待跑酷是各種危險的總和,韓順全說他清楚知道自己在幹嘛,也清楚知道自己的能耐,經歷審慎評估,在掌握全局的情況下,自己面臨的只有風險而非危險。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