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21-09-27

Atul Gawande給畢業生的致詞:嘗試先說「是」,對那些喚醒你的事物保持開放態度|cacao 可口雜誌

隨著在美國大量疫苗的接踵,很多公共場所也逐步解除封鎖,於是睽違已久的畢業典禮,不再是網路畫面,而是真實的師生、真實的頒獎台、真實的演講者就發生在史丹佛體育場中。史丹佛今年畢業典禮選在開放式的體育場,採取社交距離模式,這對所有的畢業生來說,已經是過去數個月以來難以想像的驚喜。作為畢業演講者之一的阿圖爾.葛文德(Atul Gawande)同樣也是史丹佛的校友,同時他也是一名外科醫生、哈佛醫學院教授和暢銷書作家(《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煉》、《凝視死亡》、《清單革命》),他曾是白宮最年輕的健康政策顧問,以優化現代醫療保健體系的專家而聞名於世,跨足多領域的他在對應屆畢業生的畢業致詞中強調,對所有事情都應保持開放的態度。

「 疫苗惠及了如此多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們可以聚集在這裡為你們祝福,我記得我的畢業典禮也是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我記得和我朋友一起進場的喜悅,我記得掃視人群尋找家人的笑臉,我記得那個惱人的問題,每個人都問應屆畢業生:『那你現在怎麼辦?』我有一個答案:更深入的學業。你的答案可能是一樣的,或者它可能是一份工作、一次旅行、搬家回家。但事實是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我們怎麼能知道?現在怎麼辦?是你一生都會問的問題。」

對一切說「是」

葛文德指出當初坐在台下的他,也曾面臨各種抉擇,人們在這樣的時刻總是會強調「追隨你的熱情」,然而對他而言,他不知道哪個才是他的熱情,哪種熱情能夠持續很久,哪種熱情會快就會消失,隨著時間推移,他開始能在吸引他的事物中分辨出差異,「看到差異需要一段時間,但我發現了一些我願意從事的工作,必須持續夠久的時間才能變得更好,最近我參加了Bob Wachter博士的演講,他現在是UCF醫學系的主席,他說的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在你四十歲以前對一切說『是』,四十歲以後對一切說『不』。」

我意識到這幾乎就是我所做的事情,在你的成長歲月中,你不知道最終對你來說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會抓住你的肩膀,喚醒並與你同在,所以你必須對嘗試的東西保持開放態度,說「是的」,當你注意到什麼是你有感覺的,什麼不是,你把感受分開,並具體地弄清楚,是什麼讓你更好,又是什麼拖累你,然後你想盡辦法來構築你的生活,多做第一件事,少做第二件事。

他又接著舉例,他發現對於深入表面之下,了解我們所依賴的體系為何失敗而感到興趣,這包含了身體內部系統的缺陷,也包含了社會內部體系所造成的痛苦,他喜歡將手伸進去,修補系統並弄清楚有什麼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因此在念醫學院時,葛文德選擇了外科手術,手術同時也向他顯示了醫療保健系統的不足之處,於是他接受了公共衛生培訓,幫助他了解如何設計系統,並提供解決方案,這些經歷使他被美國總統拜登任命為COVID-19 顧問委員會的成員。「知識是一回事,執行又是另一回事,我發現我兩者都關心,我喜歡收集這些故事——當然人們試圖修復系統故障時會發生什麼,他們如何成功以及如何失敗,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外科、公共衛生和新聞三個領域中拉扯,人們一遍又一遍地告訴我要選擇,這些事情不適合放在一起,但我所看到的是每個領域都添加了一些餵養我的養分,最終彼此餵飽了對方。」

史丹佛畢業典禮現場|photo by Andrew Brodhead

接著說「不」

葛文德告訴畢業生,在40歲以後說「不」是因為我們已經足夠了解自己,可以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情。「隨著年齡的增長,這成為你的優勢,你開始了解自己——你的能力、你的差距、真正激勵你的因素——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實現的努力。你甚至願意為在你有生之年無法實現的目標而努力。」

「手術向我展示了疾病的日常現實和我們不完善的衛生系統,而寫作讓我調查缺陷和解決它們的方法。公共衛生培訓則向我顯示如何設計系統性解決方案。我一直在為那些讓我充滿活力的事情騰出時間,並將那些讓我筋疲力盡的事情排除在外,這意味著我必須做不合時宜的事情,但我從不後悔,我很幸運,只為了擁有我曾經有過的機會,甚至嘗試做手術或寫作。進入這個社會,你也能有這些一般人無法擁有的選擇,大部分人在生活中受到更嚴格的束縛,但我看到,即使是即將面臨死亡——最嚴厲的束縛的患者,都擁有一個安寧房間,堅持除了延長生命外能夠從事生活中渴望做的事,試圖去脫離那些絕望感。」在葛文德的眾多作品中,紐約時報暢銷書《凝視死亡:一位外科醫師對衰老與死亡的思索》這本屢獲殊榮且感人至深的書,講述了死亡的本質以及醫生對垂死患者的義務。他相信為瀕臨死亡的人賦予目標的重要性有助於重新將大眾的焦點放在臨終上。

史丹佛畢業典禮現場,觀禮的民眾|photo by Andrew Brodhead

好的選擇往往不是最令人愉快的,最有意義的目標通常實現起來最慢

「COVID迫使我們所有人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在危機當中,我們不得不隔離彼此,我們不得不拋棄可拋棄的東西,保留真正重要的東西,我們不得不嘗試以新的方式生活。我們必須弄清楚如何忍受,對我來說,處理不確定性是最困難的部分,這會持續多久?會有多糟糕?最讓我困擾的是,那麼多的不確定性是人製造出來的,而非病毒。疫情現在仍在蔓延,實際上專家很快就想出如何阻止它的對策:全面快篩、戴口罩、避開室內群聚、保持良好的通風,最終接種疫苗。但是知識是一回事,執行又是另一回事。」在結束演講時,葛文德提到了COVID-19,這一直是他最近致力的重點項目。他心痛地提到,一些領導者並沒有讓所有人都走在同一條路上,而是選擇煽動分裂和激起恐懼,他認為現在越來越多國家超越了政治,選擇互相合作,致力於撲滅跨國火災或是分享疫苗,是走在一起還是製造分裂,「這兩條路之間的差異值得我們記住,因為每個人都會遇到『現在怎麼辦?』 這個生活中的問題,關於我們個人下一步將要承諾什麼的問題」葛文德說道。

「我們所有人都在尋求如何表達自我的價值,每個人都在創造自己的價值,我們只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發覺如何表達這種價值,你只需要一直說『是』,直到你找到它,如果你這樣做,你就會找到它,但更好的選擇往往不是最簡單的或最令人愉快地,最有意義的目標通常實現起來很慢。我們經常在幫助他人表現自己的價值時,最有活力。在我們的螢幕上很容易錯過這個真相,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所有人現在都聚集在這裡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我們對你那麼有信心,你們這一世代就是我們將會獲得勝利的原因,謝謝。」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