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2-05-17

穿著高跟鞋的同志僧侶:西村宏堂談美、欲望與自我接納|cacao 可口

因為演出《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西村宏堂(Kodo Nishimura)因而在國際間聲名大噪,他是一名佛教僧侶、化妝師、LGBTQ活動家更身兼模特兒一職,曾被《時代》雜誌選為下一代領袖,其著作《穿高跟鞋的僧侶》(暫譯,This Monk Wears Heels)繼推出英文版本後,也將出版德語、法語、西班牙語以及愛沙尼亞版本。他不抗拒任何一個標籤或身分,但談起自己的使命,是顯得那麼義無反顧,他希望可以增強所有人的能力,並持續以化妝的手藝與形式分享佛法。

不需遏止所有欲望

出身自佛門世家,從小在寺廟中長大的西村宏堂,在青春期期間迷失於LGBTQIA+身分認同以及佛教教養之中,直到18歲搬到紐約,他才完全接受自己的同性戀身分,西村宏堂提到當自己身在紐約或在歐洲旅行時,他發現宗教的價值觀是人們做自己的最大障礙之一,「當我在學習佛法時,我曾經升起厭惡之情,因為你怎麼能透過誦經而獲得解放呢?但我的母親告訴我,她是一名鋼琴家,她跟我說,『在你說自己不喜歡莫札特之前,你必須要先做到研究他的音樂、分析並演奏他的作品,直到你能說出你自己的意見或想法為止』。」

當時西村對於佛教沒有真正發自內心的見解,於是他決定接受僧侶訓練,看看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是否能幫助他做為一個人而有所獲得。回到日本接受為期兩年的訓練,在那段期間西村意識到佛教實際上支持LGBTQIA+族群,因為佛教說眾生皆平等,所以每個人都值得獲得解放,回歸佛教的存在本質,並非維護傳統形象,而是幫助受苦的人們。想通透了這點,西村便想,何不把這種教誨或指導放到當今人們感興趣的事物上,比如化妝或時尚,讓佛教變得更容易親近,或許也更有意義。

深入再談化妝,西村認為化妝可以做為啟發人們的工具,他的化妝課為所有性別設計,特別關注男性與跨性別族群,「這些課程鼓勵他們接受大膽的妝容或造型,過去他們或許就相當想嘗試,但是會因為緊張而不敢改變,藉由一些技巧,比如說使用橘色的遮瑕膏就能抵銷藍色的鬍鬚陰影。」在西村來看,對美的渴望可以成為一種積極的力量,而非生活的障礙。

然而西村也同意欲望可能是痛苦的來源。如果人們沉迷於某種東西,長遠來看會反過頭來扼殺自己,「但想要完全脫離任何形式的欲望,無論是想要看起來漂亮、擁有更多東西,都不一定是正確的。因為身而為人,就必須生活、吃飯與睡覺,並且有性欲,否認並克制欲望並不是目的,但消除某些欲望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西村進一步強調,如果你正遭受絕望的處境,比如你可能失去了某個重要的人,那麼你就需要放棄欲望,並意識到實際上你並不需要某人或某物,努力繼續前進。

西村式的冥想

思想就像幽靈。西村認為要清空腦子裡的所有想法過於困難,對人們來說也不具吸引力,事實上,西村自己也沒辦法做到。所以他更喜歡將所有情緒和想法都寫在紙上,或找人談論,「除非你讓這些負面的東西變得有形,否則它們就會持續困擾著你,寫下它,讓它們成為你可以看到的東西,如此一來,它們就不能再嚇唬你。就像迪士尼樂園鬼屋的燈光一一被打開,你突然不害怕了,因為你知道箇中原因和方法。」

佛教也談論一切都有因,西村談到沒有人真的想讓你感到憤怒或悲傷,人們對你所做的事情,也正是他們在經歷的事情。透過寫下想法和經歷並加以分析,我們可以更容易看清一個人如何將他們目前的情況反映在我們身上,藉由這樣的方式,我們最終可以感到平靜。最後西村建議人們不要對自己的心撒謊,因為如此才能與周圍的世界同步,從不欺騙自己開始,讓自己感覺愛與平靜。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