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1-04-22

區塊鏈藝術藏品的公開認證:當藏家花6.7萬美元買十秒的錄像剪輯,竟以660萬美金賣出|cacao 可口雜誌

以往錄像作品很難賣的這句話,將可能打破疆界。根據路透社報導,邁阿密的藝術品收藏家Pablo Rodriguez-Fraile在去年十月以6.7萬美元買入數位藝術家Beeple(真名Mike Winkelmann)一部十秒的錄像剪輯。這原本在網路上免費觀看的錄像藝術作品,在今年二月底以660萬美元的高價賣出。疫情期間,隨著巨額資金湧入虛擬商品市場,作為新型數字資產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迅速發展。NFT能證明藝術作品的所有者身份和原創性。佳士得拍賣會(Christie’s)近日發起第一筆數位藝術交易也是Beeple的創作,是一張五千張照片的拼貼畫,該作品也是僅作為NFT的形式存在,目前出價已經達到300萬美元,交易將在三月中關閉。

《十字路口》(Crossroad)該錄像由電腦編碼,錄像中一個巨大的神似川普的人形倒在地上,意境看有點田園詩意,但巨型人身體卻被符號遮蓋著。 該作品出自數位藝術家Beeple(本名Mike Winkelmann)之手,藏家Pablo Rodriguez-Fraile表示,他最初購買Beeple的作品,是因為他了解這位美國藝術家的作品,因為背後的人使它具有很高的價值。他說:你可以在盧浮宮拍攝蒙娜麗莎的照片,但是照片沒有任何價值,因為它不承載畫作本身的出處或歷史。而基於區塊鏈的非同質化代幣,實現了對作品的所有者身份和原創性的證明。

區塊鏈技術能夠公開認證物件商品的唯一性

以往的線上商品可以被複製,但區塊鏈技術能夠公開認證物件商品的唯一性。以往財經頻道CNBC就曾報導,NFT是用於代表資產的唯一的加密貨幣代幣。它基於區塊鏈技術,所代表的資產的所有權和合法性可以被追溯。所謂「非同質化」指的是不能對等交換,因為每件物品都是唯一的,這與美元、股票或金條等「同質化」資產相反。NTF應用範圍很廣,從藝術品到虛擬環境中的土地,或加密貨幣錢包的專用名稱。因此,如果一個藝術家要出售一件基於非同質化代幣的藝術品,買家需購買一個唯一的代表該資產的代幣,便能通過區塊鏈證明這件藝術品的所有權和真實性。

NFT的發展,受益於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熱潮、虛擬現實創建的在線世界、疫情期間增長的在線零售交易。NFT熱潮的開始,與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的Top Shot網站啟動有關,該網站允許用戶以MFT形式交易比賽影像。每個收藏品都有唯一的序列號,該序列號具有稀有性,並通過區塊鏈認證保護其所有權,這意味著,如果你買下小皇帝詹姆斯(LeBron James)某一扣籃瞬間的人,是這段影像在世界上唯一的所有者。一名NFT的幣友,從未看過籃球賽,只是為了投資,就像目前存在的其他收藏品和NFT一樣,他在受訪時聊到已經在該網站花費了超過100萬美元,並且通過轉售賺取了大約470萬美元。該平台推出五個月後,已擁有十萬多的買家,銷售額近2.5億美元。大部分銷售都發生在該網站的點對點市場中,而NBA在每筆交易中都收取費用。

佳士得拍賣會(Christie’s)近日發起第一筆數位藝術交易也是Beeple的創作《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一張五千張照片的拼貼畫,該作品也是僅作為非同質化代幣的形式存在,目前出價已經達到300萬美元,交易將在三月中關閉。

NFT市場OpenSea表示,其二月的銷售額從一月的800萬美元增至8630萬美元,而一年前的月銷售額為150萬美元。成立於1766年的佳士得拍賣,首先踏出未來性的第一步,發起第一筆數位藝術交易。為了助力加密貨幣進一步走向主流,將同時接受以數字貨幣以太幣和傳統貨幣支付。以佳士得目前上拍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為例,藝術家自2007年5月1日以來每天創作一張圖像,此次將五千張圖片組合稱為一張作品,並為作品附上獨一無二的NFT代幣後在拍賣會上拍賣。這是一件沒有任何物理形式存在的作品,競價者中標後將收到一個加密文件,交易將在區塊鏈上登記,此後的所有購買和交易資料都將透明化。因為數位智能合約部署在區塊鏈上,一旦達成協定並觸發時間,代碼將自動執行合約,例如所有權轉移、結算等。

佳士得的藝術專家Noah Davis說:我們處在一個未知的領域。在競標的最初十分鐘中,我們收到來自21個競標者的一百多個競標,價格到了100萬美元。有來自11個國家的藏家都在參與,其中85%是佳士得的新客戶。NFT的市場在過去幾年裡,尤其是在過去幾個月裡,出現了快速上升的趨勢。潛在的NFT市場尤其值得關注,因為它吸引了那些精通技術、僅關注數位藝術的觀眾,以及長期以來被新媒體藝術前沿所吸引的收藏家。在他的部門,從未有過僅在線銷售商品售價超過100萬美元的情況。我認為這是不可避免的,每當任何機構試圖抵制必然性時,結果都不會特別好。因此,雖然不安,但還是要擁抱它。OpenSea聯合創始人Alex Atallah則表示,如果你每天在網際網路花費十個小時,或在數位領域中花費八個小時,那麼數位領域中的藝術就顯得意義重大,因為它就是世界。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畫像之一

另一個極具代表性的NFT藝術品,為Async Art平台的First Supper,它共分成了22個子圖層(Layer),每個圖層都對應一個NFT,而合成的母圖層(Master)也有對應的NFT,每一個NFT都可以獨立交易。此作品由13位藝術家共同完成,致敬《最後的晚餐》,母圖層最終在去年以103.4ETH(時價約80萬台幣)在Async Art成功拍賣售出,隨後幾天的各子圖層合計拍賣成交額,超過了母圖層的三倍。其所有圖層至今仍在平台上開放競標。

有趣之處在於每個子圖層,至少都可以在由藝術家原先預設的框架上改變三種樣式,因此最終合成母圖層也會有3的22次方種可能性。一旦成為子圖層的NFT擁有者,你便可以隨時改動該圖層的樣式;而母圖層的擁有者則不可改動子圖層,卻由於子圖層的擁有者做出的變動,擁有一張時刻變動外觀的藝術作品。這也是前文所提及的NFT的可編程性的體現。

上圖是Async Art平台發售的NFT作品《First Supper》;下圖是仍在接受競價的圖層

對於許多踏進虛擬貨幣市場的人來說,有許多驚嘆,有時走運但也冒著風險,因為很難預測最高位會是如何。在今年一月,發起了600萬美元的NTF的投資基金的創始人Andrew Steinwold,提到大多數NFT可能在未來變得一文不值,但與許多支持者一樣,他相信某些項目將保持其價值,且NFT代表了數位所有權的未來,為人們在虛擬環境中生活、社交和賺錢鋪好了道路。畢竟,身為現代人我們花費大量時間以數位的方式生活——始終在線、始終接通電源,在其中加入產權是有意義的,突然就有了多重宇宙、平行宇宙(Metaverse),甚至他我認為某天它的體量將達到數萬億元。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