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克斯從越獄塗鴉到買監獄:把毀掉他(王爾德)的地方變成藝術的避難所,這感覺太完美了|cacao 可口雜誌

英國街頭塗鴉藝術家班克斯(Banksy)近日對外計劃籌款約1000萬英鎊,預計買下英國雷丁監獄(Reading Prison)並將其改造成一個藝術中心。這座監獄的外牆正是班克斯在今年3月所作越獄畫的地點, 該畫被認為反映了英國劇作家王爾德曾被關押於此的經歷。這1000萬英鎊來源最主要來自於在雷丁監獄外牆塗鴉的模籌出售,此外,預計還有雷丁區議會的捐款,使得對雷丁監獄的總出價高達1260萬英鎊。班克斯對此發言「把毀掉他(王爾德)的地方變成藝術的避難所,這感覺太完美了,我們必須這麼做。」

班克斯三月份在雷丁監獄牆上的塗鴉|photo by AP IMAGES

「我本來對雷丁並沒有什麼興趣,在這樣一座城鎮的中心,是很難找到一面超過百英尺長的可塗畫牆面,直到有一次,我乘坐一輛換軌巴士,經過了雷丁監獄。我當時真的是從旁邊乘客的身上爬過去,就為了看得更仔細些。在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之前,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在這面牆上作畫。」當班克斯知道雷丁監獄曾經關押了劇作家王爾德的地方,他想到在牆上畫出王爾德是將兩種截然不同的思想融合在一起,創造出魔法的守護神。今年3月,許多雷丁民眾看到,雷丁監獄的牆上出現了一幅畫作:一個身穿黑白條紋衣服的囚犯,用一台打字機吐出的紙作為長繩,將自己從高牆上放下來,看起來就像正在越獄。在將監獄變為藝術中心之前,班克斯的第一步是在監獄外牆作畫。

班克斯隨後在自己的官網和Instagram上發布一則影片,宣布自己創作了這一作品。但這則影片同樣值得玩味,在影片解說中,班克斯使用了美國已故藝術家鮑伯.魯斯(Bob Ross)在電視節目《歡樂畫室》中的繪畫解說作為畫外音,講述自己如何將顏料噴塗在牆面上。據了解,這幅畫的模板目前正作為藝術家格里森.佩里(Grayson Perry)在第四頻道上的系列節目《格里森藝術俱樂部》中的一部分,在布里斯托博物館和美術館展出。

班克斯在自己的官網和Instagram上發布雷丁監獄外的塗鴉就是出於自己。

許多評論家認為,班克斯越獄畫中的囚犯,正是喻指當年曾被關押在此的王爾德。1895年,王爾德因與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勳爵的秘密戀情被曝光,被後者的父親上告法庭,「與其他男性發生有傷風化的行為」,導致王爾德在雷丁監獄服刑兩年。這兩年,王爾德停止了戲劇創作,在獄中寫下了一封給道格拉斯的長信《自深深處》,並在出獄後寫作詩作《雷丁監獄之歌》,最著名一段——「人人都殺死心愛之人,你不妨聽聽每人的方式。有人使用冰冷的眼神,有人使用熱烈的表白,膽小的使用輕輕一吻,無畏的揮出尖利的刀刃。有人毀所愛時還年少,有人毀所愛時已年老;有人用慾望之手扼殺,有人靠金錢隻手誘殺;最慈悲的才使用利刃,為了讓死者少受折磨。」以及講述自己的獄中時光。

「很少有文學人物的生活和他們的作品在整個國家乃至世界性的故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我們著迷於他的起起落落,而且,由於一個世紀以來人們對同性戀的態度發生了巨大變化,他在社會歷史上也佔有一席之地。而《雷丁監獄之歌》卻記錄了一場從勝利到悲劇的轉變。」奧斯卡.王爾德協會名譽主席,同時也是英國作家、播音員和前國會議員的蓋爾斯.布蘭德斯(Gyles Brandreth)如此認為,雷丁監獄象徵著王爾德在全球文學、文化和社會歷史中有待拯救的地位。那些試圖改變雷丁監獄的人們則認為,監獄的新面貌可以將這位昔日囚犯的痛苦,轉化成對公眾有益的事物。

雷丁監獄自2013年以來成為一座廢棄監獄被空置,2019年,政府將其掛牌出售。去年,曾有將這片二級歷史建築土地上市出售給開發商的交易,但最終失敗了,隨後雷丁區議會重新提出將其改造為一個藝術綜合體的申請。許多英國活動人士希望班克斯此舉,能夠阻止該監獄被出售給房地產開發商。好萊塢演員茱蒂丹契(Dame Judi Dench)、肯尼斯查爾斯.肯 布萊納爵士(Sir Kenneth Branagh)、凱特.溫斯雷(Kate Winslet)和娜塔莉.多莫(Natalie Dormer)等明星也都紛紛公開表態,支持將雷丁監獄改造為一個藝術中心。

雷丁監獄於十九世紀落成,被列入為二級歷史建築,這座監獄因曾關押過愛爾蘭傳奇作家王爾德而廣為人知。|photo via colossal

雷丁雷布爾劇院(Rabble theatre)的藝術總監托比.戴維斯(Toby Davies)在接受BBC採訪時認為,班克斯將提供一大筆錢,直接交給司法部,用於公益事業。班克斯的出價是驚人的,如果司法部拒絕改建雷丁監獄,他認為這是犯罪行為;雷丁區議會領袖傑森.布羅克(Jason Brock)也對班克斯讓雷丁監獄引發廣泛關注表示歡迎,他說:我們的申請仍然是明確的,並且得到了廣泛的支持,來自雷丁社區以及更廣泛的藝術、遺產和文化界的人們都承認這座監獄的巨大歷史和文化價值。

雷丁東區的工黨議員馬特.羅達(Matt Rodda)表示,利用監獄收藏藝術品的想法已經在以往的展覽中獲得認可,他補充說,自己計劃本週在議會上提出一個緊急問題,羅達表示:這是一段令人驚嘆的歷史——有文學史、LGBT社區史,還有與奧斯卡.王爾德的連結;此外,這裡也有一些維多利亞時期的社會歷史,與王室也有連結。出於這許多原因,這棟建築應該要被保留下來,並以建設性的方式使用,而不是僅僅被拆除,變成公寓或其他東西,這是絕對正確的。

▌整理報導:Bohe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