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09-26

Bruce McLean:人們把我的工作叫做表演藝術,但我寧願被認為是一個舞者|cacao 可口雜誌

羅蘭·巴特精闢的箴言「所謂同時代就是不合時宜」,放在蘇格蘭雕塑家和行為藝術家布魯斯·麥克林(Bruce McLean)1971年的作品 《Pose Work for Plinths I》如此適宜。麥克林展示了在三個不同尺寸的底座上,採用不同的斜倚位置,他將自己的身體當作雕塑去表現載體的觀念,抹滅了亨利摩爾(Henry Moore)無所不在的女性形象雕塑。他認為姿勢就是活的雕塑。他對於創作保持著:來試試「如何完成」這問題相反的一切,按照你想要的方式做你想做的事,並學會如何禮貌地說「不,謝謝」。

Re-staging of historical performances from Short History of Performance I, 2002 at Whitechapel Gallery. Image Courtesy and copyright: Whitechapel Gallery Archive

以下是麥克林《Pose Work for Plinths I》的作品訪談

我對底座的興趣可以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初我在聖馬丁藝術學院讀書的時候。我們被告知雕塑應該放在地板上,而不是基座上——但我沒被告知該怎麼做。後來,在1971年,我被倫敦布魯克街外的藝術空間Situation邀請去做一個展覽,我們的想法是每一到兩天換一次展覽。當時我是一名動作雕塑家,對雕塑進行「模仿」。我的一次性作品存在於大街上,而不是畫廊。

有些人會稱我的作品為「行為藝術」,但我不喜歡這個詞。我是一個雕塑家,我做的是活的作品,我想要發展雕塑的本質。我寧願被認為是一個舞者而不是一個表演藝術家——我是一個非常好的舞者。我去泰特美術館,設法從地下室借了大約50個底座。我把雜誌上的照片放在柱基上,上面是我想要的東西,比如吹風機或手錶。幾天後,我把基座運回了泰特美術館,但還剩下三個。我想,我能用它們做什麼呢?

我開始玩了起來,我想玩它們會很有趣。我在想底座是如何影響我的,我試著讓底座決定我把腳或胳膊放在哪裡。它變成了一種姿勢,一種我一整天都在做的動作。有人拍了我的照片,我喜歡它呈現的樣子。

這種情況鼓勵了這種行為,它使年輕的藝術家們能夠在沒有任何經濟壓力的情況下嘗試新事物,或者採取「坐穩不動」的方式。沒有人會介意我做了什麼。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