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C Taipei, TW
2021-11-29

職業欄填寫__|程仁珮:把食材解構了之後,真正的藝術才開始|cacao 可口雜誌

十八世紀法國作家提出人如其食的概念,意味著食物建築人們的身體和生活,若對飲食稍有講究,或許對於己身命運的不可預測,就會比起旁人多出一份定靜與掌握;關於食物更多尚未言明的事,程仁珮就像是握有破解祕法的智者,無論你從哪裡來,端上什麼樣的食物,他都會細細觀察或拆解,接著運用藝術家的獨有敏銳和不厭其煩,與你促膝長談,接著你們會一起走進某張生命場景,回憶或故事會化身成為一把白鹽,或隨著奶油融化的一瓢酒,讓既有的想念與感動再次醒活。

職業欄填寫:當代藝術家

我試圖用當代藝術的方式,觀察飲食當中人文與地景的變化,創作的方式是行動藝術或參與式藝術,最早開始執行與食物主題相關的行動藝術,跟自己去法國駐村有很大的關聯,當時自己的心境起了很大的轉變,因為在歐洲看到許多藝術家的作品跟思考創作的方式,跟我從前在台灣受藝術教育的思維很不一樣,不免讓我去想:我的藝術可以變成什麼啊?

挖掘那些食物沒正面告訴你的事

2014年夏天,第一次去法國時,我想找點有趣的事情做,遊戲性的嘗試也無不可,於是我開始著手「你的料理我的食譜」的創作計劃,想要藉由吃飯這件事情,深入探討民族和飲食文化,在正式坐下吃一頓飯之前,我有規定計劃參與者需要給我一張家鄉食物照,收到照片後,我不會查任何食譜,單憑我的經驗或想像,以一種近乎猜謎的方式,去把照片上的每道菜給實踐出來。過程中,日本人覺得我的炸豬排味道很接近她過去吃到的,相較於芬蘭、西班牙、阿爾及利亞等國家的飲食文化我就比較不熟悉,所以他們在吃的時候,就會覺得食物味道根本南轅北轍,我把這整段過程記錄下來,藉由人們提供的料理照片,會發現這其實是他們生命故事或飲食回憶的一次挖掘,也進而看見了,當這些人身處法國時,他們各自思念家鄉的方式。

在法國與台灣往返幾次後,2017年正式回到台灣後,也想要依循這個脈絡去創作,最早我某一天先觀察到住家附近的牛肉麵店,不知道何時變成了越南河粉店,同時觀察到,馬來西亞餐廳也變多,於是開啟了「食譜演化運動」,此創作計畫想要討論異族融合文化,體現在食物上的樣態,我開始去採訪嫁來台灣的新住民新娘,好奇他們來到台灣家庭後,是吃台灣菜比較多呢,還是家鄉菜?或是兩種融合的新菜式?我以當代影像記錄下異國婚姻的餐桌風景,看見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一起生活時的飲食差異。

讓食物引路,走回家鄉的故土

許多人會以為食物設計,只是近似於廚師解構、翻玩或呈現一道料理,但對我來說,除了視覺呈現絕對是工作中的重要一環外,然而我更在意的是,這些食材怎麼被挑選出來的,食物攝影中的符號性與由來就變得很重要。舉例而言,這次「水牛爬樹」計劃跟移居有關,我就很好奇人們在吃客家菜時,經歷了地點跟時間的變化,過去的客家料理滋味也會改變嗎?我習慣探索人們經由移居或生命經驗的改變,發現全新的食用方式或料理詮釋。

落實在「水牛爬樹」計劃裡頭,我將收集客家民眾、或是曾有居住過客家庄經歷的人,將他們對於客家料理的故事,以個人物件與食材,聚焦回憶,搭建出「食物雕塑」,用以當代攝影的方式呈現,創造一種全新的視覺畫面;對我來說,「新客人」的定義在於有沒有被客家文化所啟發,而非狹隘的客家血緣,包含我自己身為非客家人也深受先生的客家外婆啟發,才知道很多食材可以再次利用,變成醃菜、曬乾的茶葉可以再入菜,觸發我對飲食有著不一樣的態度或理解,這個展覽就是想記錄下類似這樣的東西。

這次展覽採線上進行,也讓我進一步思考,當代人類倚賴網路資源,線上展覽不應該只是一個替代角色,而應該要發展出不可取代性,深入探討有什麼是在疫情時代下才專有可以進行的。所以在疫情期間我才會在網站設計了線上採訪表單讓參與者來填,然而作品挑戰只有執行線上展覽,也特別創造線上互動式故事,讓參觀民眾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來看的不同故事情節。這次參展作品有三件,但我從受訪者的生命故事去想像,從不同角度撰寫文本,將會有27種劇情。

若談及我在創作最挑戰的地方,反而是採訪技巧,大眾對於要接受藝術家創作訪談,一開始因為不了解所以都會流露出擔心的態度,幾次下來,我也學聰明了,我會跟對方說,我是做美食專訪的,但最後呈現的方式跟大家比較不一樣,我會把食材解構,也拿我的作品跟大家受訪者溝通,大家就會比較敞開心房,這是我目前學習到最有效的方式。

「職業欄填寫_」打破制式的訪問模式,想要創造些主動異業合作的可能性。任何一個職業與創造都源於生活,關於生活的問答:

Q:你認為的「生活」是什麼?

仁珮:生活就是不斷在創造故事,對我來講是這樣,所以我很喜歡遇到不同的人與事。疫情改變我最多的地方就是不能出國,過往我每年都會安排自己一個人出國,不准別人跟,自己一人,才會害怕擔心,但也因為這樣,才能適時保持自己的敏銳度。過去這一年半也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去了一些台灣不曾去過的地方,也更細膩觀察台灣的日常。

Q:工作之餘,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是?

仁珮:放鬆時很喜歡躺在沙發上看書或看雜誌,看到睡著。焦慮時我會跑到陽台上去澆花,所以我種了很多可以大量吃水的植物。那如果遇到創作難產的時候,我大部分會躲在廚房裡不說話,看冰箱有什麼食材,然後就煮飯實驗料理。其實私底下我的情緒很容易被外部環境影響,創作也會到卡關的時刻,所以看書、澆花或煮飯,都是能暫時讓腦袋暫時關機停止思考的方式。

Q:生活中,哪一些物品是不可缺的?或什麼商品的愛好者?

仁珮:過去是相機,現在是手機,不過在添購相機跟手機時,我就會很在意攝影這個功能,除了創作之外,我也超愛用攝影記錄生活,所以我的手機或相簿會有很多類別,可能是人物,或是街道上的垃圾桶,光影和食物等等,分類很細。

其實是因為疫情,我從去年才開始認真街拍,想記錄疫情時代中人們產生的變化。目前使用富士相機X-PRO2來拍,對我來講,我的考量有兩點,第一,我想要選擇一台可以搭配衣著好看的相機,第二,X-PRO2的機械感很重,早期我習慣拍底片機,但現在底片的結果賴於相機館的沖洗技術,除非我自己學顯影或留個暗房在工作室,為了便利性我還是選擇數位相機,這台手感重,無論快門聲或機器重量,都跟傳統的底片相機比較接近。

Q:怎麼樣的生活狀態是你最嚮往的?可以舉例嗎?

仁珮:我希望未來持續可以在實體世界遇到不同的人,去到不同地方,跟我工作心態有關,我認為每個人都像一本書,但這本書,在初相遇時還不知道書名,跟陌生人聊天,能從他們的言談或行為舉止,開啟我理解世界的不同角度,啟發我很多。

過去沒有疫情時,例如出國時,我只會訂第一天的住宿,後面完全不訂,這樣才能真正的挖掘和隨機的體驗在地,網路資訊和街景地圖,使得我們不再像是探索,反而更像應證。

我很注重我的創作是否可以啟發別人,而非應證。相對我私下的生活,就希望自己可以保留更多探索世界的狀態,我喜歡將自己放置在新事物之中,讓刺激感提升我的生命,或讓生活接觸的驚喜感變多,讓想像力無限擴大。過去我在獨自旅行中遇過大體修復師,流浪攝影師以及家管或情愛小說家等,聽過各行各業的人生,給予我很不同的世界想像,能遇到不一樣的人與物,生命價值觀會有可能被重置,包容度也會增加。

Related articles

職業欄填寫__|熊元培:不成熟意味著多變的切角,意味著你會去思索一個議題,該以什麼手法呈現|cacao 可口雜誌

請回想一下,你有多少次在訪談中,聽到受訪者承認自己不成熟?我們指的不是形容自己幼稚、莽撞,而是種狀態。存在著方向性的狀態,只是和造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