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6-01

職業欄填寫__| 簡瑋婷: 用茶做為主軸,把茶帶回到大家的生活裡面|cacao 可口雜誌

她將熱水倒入杯子中、直到杯子溢出一點水為止,她的手勢很準確。許多人看到這一幕,對於喝茶的熟悉感又再度浮現。松菸附近的茶室「三徑就荒」創辦人簡瑋婷(Vicky),用當代說故事的方式,讓我們原以為熟悉的角色—「茶」,融入到我們內部和外部的視野。喝茶除了傳統之外,她知道茶能成為創意的產業,通過她對茶藝的熱情、喝茶的集體記憶,到個人對茶的品味生活,使每個人都可以聯繫在一起。

職業欄填寫:茶藝師

我覺得茶是一件很有趣的東西,像是一個非常美的大宅院。裡面有很多的家僕們,有人擅長美感、有人擅長味覺,也有人擅長工藝。然後每個人出門時,在路上遇到人,問你說要不要進來參觀我家,我家很美喔。帶你進來的人不同,其實介紹面向也都不一樣。茶其實是個很大的學問,所以每個人跟茶的緣分都不一樣。我自己的緣分一開始是茶藝,所以我比較重視視覺的部分,從視覺的美進入,在過程當中越來越愛茶,發現其實不只視覺上的美,還有味覺上的美。當你理解了味覺上的美之後,你會必須要知道怎麼從源頭去找出這樣美的東西,所以你必須要懂製茶。所以我才會去學製茶或茶葉化學這些東西。這就跟料理美食一樣,有產地直送的最新鮮的蔬果,但你不會烹煮也不行,所以你就會再精進操作的面向。

一開始的契機是我小時候有學茶,去茶室學習茶藝時,其實每個人的想法都很像,就是大家都想學很久,但一直覺得這件事情很遙遠,過度莊嚴跟寧靜。現在的我,比較像是用茶做一個主軸,從生活各個角度去切入,然後把茶這件事情,埋到每個人的生活理念中。我覺得過去這段時間,其實台灣的茶對年輕人來說,是一個又近又遙遠的事情。大家都覺得跟茶很親近,每個人都會想說:我有朋友喝茶、我爸媽也有在喝茶、或是我家鄉是產茶的。但真的要探究問自己的時候,其實你跟茶是脫節的,而茶在你的生活當中也是消失的。我覺得我的工作,最主要就是把茶帶回到大家的生活裡面。

如果你今天緣分,帶你去的那條路就已經夠喜歡,那麼你就是精進這條路。如有些人專攻製茶,他就是很懂理論,那你就可以教茶業化學、茶業理論甚至茶的歷史;如果你是以美感出發的人,茶藝其實只是你創作的一個媒材,就像書法家,可能剛好是因為拿到的是毛筆。茶人,只是透過茶具的氛圍,呈現你內心的美去呈現出來。

從興趣變成職業:我一直沒有想過,因為茶本來就是我的生活

我爸爸是創業的人,所以我知道創業是很辛苦的,所以也沒想過要創業。我一直以來都在做喜歡的事情,然後一直到結婚,剛剛好只是一個契機,我老公的朋友想要做咖啡,然後問他有沒有什麼好的商業模式?在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說:那我要做茶,茶更好玩!因為咖啡喝來喝去,真的很像!就是因為這一句話,所以我就掉進了這個坑。茶的風味可以截然不同,每個人一定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茶。然後我老公就想出訂閱誌的方案《茶誌 》,每個月寄到家,只是雜誌是用眼睛閱讀,茶誌是用舌頭在閱讀。

現在這個時代,有很多追求生活品味的人、追求自己的生活狀態。用訂閱的方式,其實把飲品變得很簡單,在家也可以很輕鬆的操作,很快的能夠進入到這個狀態。訂閱制是一年,我們一個月提供三種茶。這過程,你可能很辛苦的去品味當中不同風味,因為許多客人,其實是等著引進門的人,你要讓他喝出來品種這件事情太難了!因為品種還有分工藝,工藝的味道會蓋過品種。像是紅茶就是紅茶,很難喝出來,這種紅茶是用什麼水果?是我家門口這棵樹?還是坪林的樹?所以,我們用不同的茶種做區分。

品牌創立了四年,其實一開始我們是做線上服務,然後做了一年後,我們開了「 三徑就荒」,從線上轉到店面之後,整個面向更廣,沉浸式的氛圍是不一樣的。開了店之後,我才發現,茶對人的影響是很全面,而且是非常有強度的。像客人都會跟我說,一進店內就會覺得時間慢下來;甚至有一些人坐在這邊,會說我家也有一道牆,原來你們的牆這麼美。那時候我才發現,家裡不一定要是制式的電視櫃,客人會希望他們的家也想要有這樣一個角落,然後在這樣的角落可以喝茶看書。所以其實是因為開店之後,我才感受到茶對我們的影響,然後讓我們去轉述出來的東西,其實是真的會改變個人的生活狀態。

沖一杯茶,喝出一個人的個性

茶人這兩個字的定義,大部分的人印象當中,還是比較著重在茶藝這塊,所以至少我覺得沖泡商品還是要有一定的熟練度,當然熟練度之上,你可以追求藝術性,譬如說泡出你的風格,每個人閉著眼睛喝就知道是你泡的茶。

如何磨練到讓別人知道這是你泡的茶?這件事滿有趣的,可以透過努力也可以是天生的。像我在幫同事上課的時候,因為我太了解他們的個性,所以我通常教茶都是統一泡茶。我們用一樣的器具,所有人一起泡一次、也都規定大家三十秒出湯,每個人互相交換喝、喝完之後,你會發現雖然操作手法一樣,但每個人的風味就是都不一樣!真的很有趣!

像我從同事的身上看到,同時沖泡一支茶,就有人的茶喝起來好苦,但也有人的茶就會很柔,我在旁邊看大家沖泡的樣子,就發現這其實都是個性的展現。茶有苦味的就是個急性子的人,所以同樣在注水,他六秒鐘就注完了,他用像瀑布的方式去注水、直沖茶葉;可是茶味很柔美的那個人,是處女座的女生、很細膩,所以她在注水之後,像愛一個孩子在愛它。所以很多表象上的東西都只是數據,背後藝術性的東西,是需要一些小動作去影像出來的。

我自己泡的茶其實很中性的,因為我的個性相對是比較硬、比較快,所以我在沖很多茶的時候是很有強度的。所謂的強度,如濃度相對高。我覺得我比較像是威士忌的路線;而注水的動作,其實是看飲用者來讓我判斷茶的最終口感,如說我要泡茶給比較不常喝茶的人,他對於茶的濃度就會比較敏感,所以我注水方式可能會稍微柔一點,我就不會直接沖茶葉。讓他試一些大家刻板印象中,比較不喜歡的風味。當然,這些細微品嚐其實都牽扯到茶業化學,每個物質會帶給你喝到不同口感。而你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我都可以透過溫度或注水的強度,去控制這件事情。因為每個物質的分子大小不一樣,所以它釋出的溫度不一樣,你透過這些才會了解。

用一個當代說故事的方式,讓他們去接受茶其實沒有那麼難

台灣本來沒有這麼多年輕人在喝茶,但是我們自己蠻開心的是,因為當初我們的供茶方式是非常傳統的。他們來過一次之後,從我們沖泡流程的設計,到整個空間的氛圍,會讓他們發現,其實茶並不難。來過一次之後還會來第二次、第三次,而很多人的人生中第一次泡茶,是來這邊泡的。

我自己在教學的時候,比較在意的是你的每一個動作,它會帶你去哪裡?那未來你想用什麼手法,去呈現你的茶,這都是自己的決定,甚至你每天心情不一樣,跟你喝茶的人不一樣,都可以決定了不同的方式去呈現。我覺得達到不難,但是難的其實是控制,你如何精準地表現出,你今天所想表現的內容,我覺得這個就是藝術。

有時候跟客人聊天其實很有趣,他們是一群生活品味家,他們甚至愛的不是茶,他們喜歡的更是生活的儀式感,他們會跟我說:天啊,好期待我兒子去睡覺,有兩個小時的空檔,我就可以拿出你們家很美的茶,擺很美的器具。在進行這儀式時,他能擁有自己的時間,而生活就進入到品味的狀態,所以說其實茶對人的影響很有趣!

茶藝之外,我最喜歡的就是看書,我覺得所有的感官領域中,我對文字是最迷戀的。所以我看的書大多都是純文學的小說、散文與詩。文字對我來說它像一幅畫,文字有它的美感,中文字每一個字都有意思。你只要抽換掉一個字,它就會變成一個完全不同氛圍的詞。我覺得是從小的習慣,因為媽媽就是很重視看書的人,加上我很宅,我也不喜歡旅行、也不喜歡看電影。因為書,雖然你坐在原地,但可以去好遠,可以跨越時空、空間,所以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有趣!

「職業欄填寫__」單元,打破以往人物採訪的模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品牌

Q:當自己就是一個品牌時,你會怎麼規劃自己的商業模式?

V:因為一開始創品牌,我是不喜歡用社群軟體的。但後來發現品牌的主理人,就跟品牌的操作是一樣的,只是一個在幕前、另一個在幕後。要習慣在幕前曝光,一開始我是不太習慣的,這就要回歸到我的成長背景。很多方面的滋養,讓我闡述事情的角度跟別人是不一樣的。比方說我覺得台灣有個現象,大家不容許第二個答案。我覺得大家不允許跟市場不一樣的答案,但我是一個很愛看書的人,我一直覺得覺得書讓我們有很多面相可以思考,你在看一本書的時候,你跟著書的情節鋪陳,你的立場都會變動,他才會讓你對於回歸現實生活中,你對於人有更多的擔待、更多慈悲在裡面去看待所有的事情。其實很多人說我不適合當老闆,因為我太喜歡幫別人找藉口了!

Q:小時候或求學階段,有被哪個品牌影響到?

V:我覺得摩羯座很難迷戀一個商品,或許是家具品牌,因為大學時期論文就是寫家具品牌。我大學在挑科系的時候非常單純,因為我很確定我是文組的人,因為我數學太爛。我是很喜歡人的人,所以後來我學行銷,我之前的工作背景,都是跟設計、家具相關,原因我非常的喜歡家,我覺得家是一個很溫暖的地方,所以大學我的畢業論文寫的就是家具產業。要說被哪些品牌影響,應該就是義大利家具品牌、超過一百年的歷史的Poltrona Frau,現在看到的釘釦沙發,都是他們家非常代表性的作品。我喜歡經典的東西,像德國廚具品牌Bulthaup。我唯一戀物的東西就是書。

Q:你愛茶也愛酒、也愛書,會期待怎麼樣的合作?

V:什麼酒都喜歡,很期待跟酒相關的品牌合作。我開始茶藝之後,很希望能跟我心目中喜歡的作者合作,像是董橋與蔣勳。

Q:最近有什麼品牌活動讓你印象深刻的嗎?

V:一個珠寶品牌,他們在做的事情其實很像我們,他們試圖想改變產業的生態,試圖改變消費者採購的生態。然後他們也非常重視產品本質,產品本質之下,是用很全面的生活美感為產品闡述內在。

Q:你曾經有想到茶道跟什麼性質的品牌合作會是最好的?

V:最早的想像裡面,都是一些形而上的,都想做美好的事情,如與獨立書店、Aesop,訴求比較有精神層面的。但這些美好的事情,不能只等別人來救濟你,你若沒辦法自給自足,這樣就做不久。人生就很像80/20法則,你要有20%記得你想要去哪?但要有80%要讓自己活下來。大家常常被生活追著跑,開始忘了理想的生活是長什麼樣,所以我們很努力的要維持這個比重。其實茶藝往國外的發展,是我們很期待的,最早我們會做線上,是不打算要開店的。我們覺得現在時代,不只是在單一的國家,後來品牌發酵有個據點會比較方便,所以我們才會開店。我們也覺得以台灣來說,不管我們覺得再美好的店,在經營實體通路都是很辛苦的。開店將會投入很多成本,我們看到的不是立刻可以有所回報,對於跟其他國家的合作我們也都很期待。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