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 Taipei, TW
2021-01-22

塩田千春個展「撼動的靈魂」:邀請觀者將意義、感覺與色彩聯繫起來|cacao 可口雜誌

五月份將於北美館展出的塩田千春個展「撼動的靈魂」,是其塩田千春藝術生涯至今最大型且完整的展覽,包含數件大型裝置作品,另有雕塑、攝影、手稿、表演藝術的影像紀錄。釜山美術館前館長金善熙曾這麼描述塩田千春的裝置作品「聚焦在站在生死岔路上感受到的痛苦。她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對生與死的反省,就像一部史詩,獻給我們的生命和存在。」即使它們占地極廣,述說的卻是極私人的、甚至是危險的情感,一絲一縷皆是纖毫之爭。

《我們要去哪裡?》(Where are we going?, 2018)

塩田千春被公眾視為紗線藝術家,她從事繪畫與雕塑,卻以紗線構成的大型裝置聞名,在寬敞的空間中,她的作品看起來既精緻又脆弱,既宏偉又令人感受到些許的不安及詭異。紗線就像記憶運作的形式,使語言難以言說的空間,成為藝術家的素材。為什麼是紗線?藝術家這麼說:「它很柔軟,就像感覺的鏡子,和人際關係一樣具有張力。」藉由感覺與材料的對話,她創造出難以言喻的空間,紗線成為情感的通道,也是藝術家面對自身經歷、記憶的方式。

塩田千春早年在京都精工大學修習油畫,在學期間,曾至澳大利亞坎培拉藝術學院進行一個學期的交流,就此確立將繪畫、表演、身體融為一體的創作目標。1996年自精工大學畢業後,塩田千春前往德國,師從人稱「行為藝術之母」,以挑戰身體極限與想像的可能性聞名的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期間,塩田千春開始探索記憶和對象之間的關係,以及「缺席」的力量,這段經歷亦使她在創作概念和方法上越發清晰。塩田千春在1994年的《成為繪畫》(becoming-painting)這件作品是藝術家的創作轉捩點,「成為二維圖像的一部分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我被油漆覆蓋了,我無法呼吸。」在此以後,塩田千春開始使用紗線,從事裝置創作而非在畫布上作畫。《嘗試回家》(Try and Go Home, 1997)塩田千春認為藝術與眼睛密不可分。重要的是看到藝術,發生感覺,次而看見其中的含義。而不是先構想意義。這件表演作品,反映了藝術家拜入阿布拉莫維奇門下取得的成長。在《嘗試回家》中,塩田千春掘出一個洞穴,並赤身裸體地在空間中滾進滾出,表露她對位移、正負空間等概念的興趣。

《成為繪畫》(becoming-painting, 1994)
《嘗試回家》(Try and Go Home, 1997)
《嘗試回家》(Try and Go Home, 1997)

「當我開始使用紗線時,我感到自由。我覺得自己正在畫宇宙,只是用紗線取代畫筆。」

當她開始移居於柏林,開始以裝置為創作主力,其特色是將雕塑、表演、繪畫融入空間中,她習於在既定的框架,如窗框、椅子、床、手提箱和鑰匙等日常必需品的周圍編織紗線,材料雖然是二手的,卻成為作品中召喚個人以及集體心理體驗的動因。除了說明生活的有限性,省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藉物品的象徵性引導觀者往包容與保護的方向思考。《在沉默中》(In Silence, 2002)這件作品的靈感來自作者童年目睹鄰居家失火的回憶。塩田千春以黑色紗線纏繞燒毀的鋼琴,藉此將記憶中鋼琴在大火中垮掉的聲響予以視覺化。

《在沉默中》(In Silence, 2002)

2015年於威尼斯雙年展上展出的《手中的鑰匙》(The Key in the Hand)尤其側重此一觀點。在該件作品中,一把把從陌生人手中蒐集而來的鑰匙,懸掛在錯綜複雜的紗網上,彷彿漂浮在船體的正上方一般。「這些鑰匙在長期使用的過程中積累著回憶,」藝術家解釋:「鑰匙保護著重要的人事物與空間,也激勵我們打開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門。」

線條和物質性是作品中的基調,色彩則是讓一切活躍起來的催化劑。以人們熟悉的物品,處理存在與缺失的狀態,僅僅是她的創作主題之一;自近期,塩田千春更頻繁地以令人聯想到血液脈動的紅紗為主視覺。紅色是積極與悲傷的結合,例如《來自DNA對話》(Dialogue from DNA, 2004),我們既能感受到失去,也能感受到變化的必然性。

《手中的鑰匙》(The Key in the Hand, 2015)
《來自DNA對話》(Dialogue from DNA, 2004)

塩田千春主要以紅色、黑色、白色建構空間,雪絮一般的白紗被使用在《我們往哪去?》(Where are we going?, 2017)和《海洋的記憶》(Memory of the Ocean, 2017),在紅色主導藝術家的創作之前,黑紗與象徵性物品往往標誌著宇宙的無端及痛苦,如展出於第20屆雪梨雙年展,探索疾病和死亡的《意識睡眠》(Conscious Sleep, 2016)。

離鄉背井,且在年輕時便罹患惡疾,藝術家的生活經歷在她的實踐中處處可見,且具備向陌生人張開雙臂、表示歡迎的優雅及風度。諸如將滴水的長裙高懸,隱喻週期性思想的《皮膚的記憶》(Memory of Skin, 2000),類似表現也可見於結合空床為的裝置作品《在睡眠中》(During Sleep, 2000)。在象徵性的物品上疊加色彩,由觀者藉此意識到出生、疾病,以及死亡的線索。可以說,我們是在塩田千春自空無裡勾勒出的時間與空間中,走進她的記憶旅程。

《我們往哪去?》(Where are we going?, 2017)
《海洋的記憶》(Memory of the Ocean, 2017)
《意識睡眠》(Conscious Sleep, 2016)
《皮膚的記憶》(Memory of Skin, 2000)
《在睡眠中》(During Sleep, 2000)

塩田千春個展:撼動的靈魂

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時間:2021年5月1日-2021年8月22日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