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Taipei, TW
2021-01-26

Gucci的七部迷你時裝電影《無邊序曲》:超乎常規,但絕對愉悅且自由|cacao 可口雜誌

「當時尚離開了它的舒適區,將會浮現什麼樣的新視野呢?當不再行走於伸展台之上時,服裝又會擁有什麽生活樣貌?在真實的空間裡,它們會譜寫出什麼樣的故事篇章?當伸展台的聚光燈熄滅,它們會發生什麼故事?」Gucci 創意總監亞歷山德羅.米開理(Alessandro Michele)上任以來,不斷探索著從未存在過的邊界,包括極繁美學之於市場的不確定性、高級時裝與街頭服裝的曖昧關係,以及對於傳統秀場的顛覆。繼《終曲》(Epilogue)馬拉松時裝系列12小時直播之後,他為童話三部曲畫下完美句點,這也標誌著米開理帶領Gucci探索全新時裝領域的開始。 

「看見自己設計的服裝與鏡頭中的生活相連結,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電影給予服裝強有力的故事文本,兩者也於此相融、浸透。」米開理與導演葛斯.范桑(Gus Van Sant)的合作就此展開。米開理聊到:在我尋找和期待一個旅伴時,葛斯.范桑出現了。選擇彼此時,我們確認過眼神,那是表達時謹慎地創造敘述的包容性。我喜歡他的叛逆和無所顧忌,他對主體與旁支末節的描繪能力,他的橫向視野和細膩。

葛斯.范桑延續他的電影《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大象》、《超脫末日》與《迷幻公園》那樣的迷幻氣質,但這次他選擇站在「希望」這一邊。七部迷你時裝電影、七段時光的《無邊序曲》(Ouverture)對於米開理來說,這七段迷你電影不只是在疫情時代所產生的秀場替代品,而是一段段對於追逐自由和探索自我的試驗,就如同他在五月份發布的《靜默筆記》(Notes from the Silence)中說的那樣——我希望這次的創作是超乎常規,但絕對愉悅且自由的。

Gucci 創意總監亞歷山德羅.米開理與葛斯.范桑
《無邊序曲》拍攝現場

我們需要新的氧氣讓這個複雜的系統重生

在這七集迷你劇中,導演葛斯.范桑把鏡頭拉到真實生活,卻又創造出米開理亟欲挑展的後現代生活中。《無邊序曲》以羅馬城中的一日所見為主線,追隨義大利演員西爾維亞.卡爾德羅尼(Silvia Calderoni)從她游離而充滿詩意的個體視角,觀眾跟著卡爾德羅尼在家、咖啡館、郵局、劇院、古著店及整個城市之間遊走,觀察並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值得一提的是,西爾維亞同時也是一位關注自我身份認同的藝術家,曾於Gucci Hub演出其作品《MOTUS MDLSX》,用她真實的經歷用文學講述的形式,探討性別認同與中性的自由。

米開理想要挑戰所有的可能性,用瑣碎的日常構建起他理想中的烏托邦。在那樣的一個世界裡,沒有種族、性別、年齡的的標籤,人們並不會因為對方的不同而相互審視。而那些流竄的偶然與巧合,彼此之間產生了微妙的關聯,挑戰我們對意義的找尋,以及勾勒出我們存在的模樣。看似平凡的小事件串聯在一起,沒有宣言,沒有聲明,喚醒觀者對於世界另種解釋的可能性。米開里說到《無邊序曲》:沒有終極答案,因為那會讓感知被簡化為理解。這也意味著背叛了我們與生俱來的奇妙與無邊無際的感知力。畢竟,這就是生活的魅力:無邊無際的可能。

#1新的一天從「家」開始

通過西爾維亞的視角,米開理顛覆世界:怪奇的室友以及永遠搞不懂的「自己」。就如同電視機中,西班牙的作家和策展人Paul B. Preciado的演講——「人類覺得自己站在自然界的金字塔尖端,自然界只是一個客體,此種分類學框架下的知識論,以及二元等級制度,最後造成的後果是生態破壞、暴力增多、以及政治剝削。」使得她深受感動。當她從陽台扔下Gucci 2015秋冬系列創作的印花紅裙時,過去正式離去,嶄新的一天即將到來。

Paul B. Preciado作為當代性別和身體政治領域最頂尖的思想家之一,從原本生理性別為女性的,從2010年開始自主選擇了轉為男性的性別的異類,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思想家的激進,同時也看到了模糊性別、超脫了二元性別的美,這恰巧是西爾維亞身上所擁有的特質。

#2與朋友相會在「咖啡館」

西爾維亞來到家附近的咖啡廳,與來自英國倫敦南部的音樂家兼詩人Arlo Parks飾演的藝術家朋友暢談對話,彷彿每個人都在自由的表達自己想要訴說的故事,朋友間坦誠相對。在這裡,交流不是為了獲得共情,而是釋放屬於自己的觀點。

而米開理延續了他一貫的複古美學,美式T恤上不斷出現的「1921」是他對於Gucci的致敬,數字「25」則是他的幸運數字。而「L’Aveugle Par Amour」(執迷於愛)、Eschatology的字樣,也成為我們解讀米開理設計的線索。

#3在「郵局」求同存異的世界

跟隨著西爾維亞的步伐,場景轉移至郵局,這曾是我們遠距離溝通的唯一方式,在一封封信件中,迥異的思想在空中碰撞。她在信紙上寫道:雖然我們呼吸相同空氣,但愛之美妙,讓平凡空氣擁有非凡意義。你容光煥發,像是一個發光磁場,值得彩虹的各種顏色。吾愛封存,我愛你。

在米開理和​​西爾維亞的眼中,愛是無限包容的,而隊伍中,看到義大利藝術評論家Achille Bonito Oliva,與穿著印有GUCCI IN PINK ESCHATOLOGY 1921的粉紅T恤的Harry Styles 的對話,引起了我們的注意——「我們活在一個充滿了對立和衝突的年代,也是一個求同存異的年代,這些差異之處是好的。我們可以把這個年代稱為混淆的年代,一個對未來信心不足的年代。但也是在當下鮮活爆破的年代,你可以想想,過去發生過同樣的事情,很久以前,文藝復興以後發生的事情。」

#4個體與集體相遇在「劇院」

鏡頭切換到舞台中央,在肢體乖張,充滿情感張力的舞蹈中,西爾維亞與來自德國的編舞師、導演Sasha Waltz及其舞團跟隨者《波萊羅舞曲》在舞台上釋放自己,感受身體的表面與衣料間的摩擦,感受自身與他人間溫度的交換。衣物的作用在此刻不僅僅是表達自身的媒介,同時也是尋找自己和感受他人的途徑。

編舞者Sasha Waltz聊到:集體共舞,讓身體之間的邊界變得無比模糊,就像是一個包容著集體意識的流動有機體,個體間的邊界消解,變成了同個身體。於我們而言,在九個月的社交隔離之後,再一次可以真實地觸碰彼此的身體讓我們感到十分感動,許多舞者都哭了。生而為人,我們渴望親近,親密與親切,在畫面中我們展現出了這層意涵。

#5「鄰居」各有各的人生

西爾維亞回到了住所,陽台望去是鄰居間的日常。我們窺視著他人的生活,幻想著他們的私人時光:老夫婦坐在陽台的舊沙發上看書念詩、一個像阿莫多瓦式的人物,正在陽台上晾曬自己的假髮、形色各異的年輕人,拿起了吉他開始樂隊演奏、浴缸中的年輕人,看著電視機內的Billie Eilish的音樂錄影帶。復古裝扮的樂團與音樂錄影帶中,未來感十足的機械狗形成對比,讓觀眾不由得產生將過去與未來連接之感,而時尚及其背後所代表的忠於自我的生活方式,在此被證明是具有時間超越性的,又或者說是每個不同時代個體的粘合劑。

#6「古著店」被擾亂的時光

充滿Gucci往年作品的古著店裡,英國樂團女主唱Florence Welch猶如吟遊詩人般徘徊在試衣的顧客之中。她隨手記下這些舊時的衣物給她帶來的靈感:明天或許不同、秘密隨雨洩漏、街道滿是蜜糖…,將紀錄靈感的紙條,小心翼翼的放到在別人的口袋之中,衣服的故事與情感就這樣被傳遞下去。小小的空間裡,時間再一次被擾亂,相隔數年的衣物被同時放在一起,直到被下一個主人收留,開啟新的故事。

#7「夜行」的序曲無邊

徘徊在夜晚羅馬幻影般的街道上,西爾維亞被捲入一個夢幻般的時刻。一個偶遇像是轉折點,視角的轉變揭示了她的現實的潛在本質。 在街頭門廊處,她通過對講機對屋內,和中國明星鹿晗朗讀起動人的詩句,二人交換著思緒。隨後鹿晗一邊熨燙紅裙(同樣是來自2015年秋冬系列)及修剪。導演也終於在最後一集意外現身,身穿紅綠藍格紋西裝從公寓中走出。西爾維亞隨性坐上摩特車,在夜色下的羅馬街頭穿梭,隨著撿起貫穿七集的神秘傳單——”That I could never forget the way you told me everything by saying nothing.”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一言不發告訴我的一切方式)。鏡頭逐漸拉遠,西爾維亞自己站在夜色之中,望向遠方。

延伸閱讀:GUCCI贊助小誌《CHIME Zine》出版:推動性別平等,今天的荒謬是明天的革命

延伸閱讀:慾望過剩還是生產過剩?當高級精品不再一年發表四個系列—無季別的革新與回歸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