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發本能,與精確理性之間:五位值得留意的新興極簡主義藝術家|cacao 可口

由於總是能與理性、菁英、品味聯想在一起,「極簡主義」頻繁出現在現代人的視野中;但追本溯源起來,它其實是上世紀初期的產物。在二十世紀的第一個二十年,德國的包浩斯、俄羅斯的先鋒派,便已經在追求抽象及簡化,比如至上主義的代表人物,卡齊米爾.馬列維奇在1915年發表的《黑方塊》,更是傳統藝術的終極反叛。至50、60 年代,這種風格在美國又得到另一波發展機會,當時的藝術家以減少個性、感情抒發為宗旨,通過色彩及形狀要表達的,只是「我即我所是」的美學——極簡主義,可以說是另一種表達對真理的追求的語言。

到了二十一世紀,極簡主義再度變化。它依然是種一眼即可辨識的風格,但也有了新的詮釋和發展,比如說,變得更加內省,期待通過視覺上的和諧,給觀眾帶去永恆寧靜的感受。

牧野真耶(Maya Makino)

Photo via Contemporary Art Issue

「我的畫是種現象,有著顏色深淺,我用繪畫捕捉當下的記憶,用以替代夜晚、氣味、聲音等其他現象。」

牧野真耶的作品可能源自於她對記憶的強烈渴望,進而發展出一種能夠體驗過去的視覺畫手段。截至目前為止,牧野真耶只使用靛藍色,不因為色彩或顏料的物理特性,而是在她眼中,靛藍色最能反映日本氣候和文化,令人聯想到身份;色調中分佈的各種變化,即為她所欲傳達,與觀看者連結的記憶與感受。

Photo via Maya Makino.com
Photo via Artsy

理查.齊農(Richard Zinon)

Photo via Cadogan Gallery

以簡潔的近乎直覺的筆觸一口氣完成作品,是藝術家理查.齊農的創作特色,他的作品也因此維持了某種本真性,免於對既有的作品、流派參照的疑慮,同時飽富情緒。

Photo via RichardZinon.com

勞倫斯.卡爾弗(Lawrence Calver)

Photo via Simchowitz Gallery

勞倫斯.卡爾弗早年就讀倫敦時裝學院學習,他主要以紡織品為創作媒介,也包括那些回收再利用的材料,從最基本的棉料麻料,到皮件羊毛,都在卡爾弗的把控範圍。他運用縫紉、漂洗、染色等紡織業常見的技法,賦予作品特殊視覺效果,也令它們帶有一定的即興成分。有趣的是,卡爾弗並不會刻意迴避材料上的商標或印花,對他而言,那是揭露材料資訊的線索,藉此為作品加入時間、記憶的向度。

Photo via Richeldis Fine Art
Photo via Artsy

Søren Sejr

Photo via Artland Magazine

來自丹麥的Søren Sejr的作品講究結構及平衡,在具象及抽象的緊張關係間,發展獨特的,甚至可說是詩意的形式語言。你不難在他的作品中,感覺到藝術家對黑色的偏愛,然而色彩的連續性往往會被抽象的、自成秩序的線條打亂,這種靜態與動態並進的二元性,是Søren Sejr作品的獨到之處。

Photo via Artsy

Woo Byoung Yun

韓國藝術家Woo Byoung Yun作品中單色、重複的紋理如同冥想,反映著藝術家感性的漣漪,也是世界觀、宇宙觀的傳達,那是種一絲不苟的姿態,既不一味探索內心世界,也不傾向於配合外在世界。「平衡」二字,最能說明他的風格。

Photo via Artsy
Photo via Helen J Gallery

瑞秋.杜瓦(Rachel DuVall)

Photo via LA Weekly

瑞秋.杜瓦同樣以紡織品為媒介,但她的每件作品都是親手紡織出來的,物質性可說是其創作的核心。通過線條的重複,她放大了材料本身柔軟,與編織品要求的強韌性之間的張力,並且在染色下呈現出的微妙的色彩變化。

Photo via ARDEN + WHITE GALLERY
Photo via Incollect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