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C Taipei, TW
2021-01-26

從銀座、淺草到神田淡路町:日本三位大作家指定要的美食口袋名單|cacao 可口雜誌

據說三島由紀夫在切腹自殺前,帶著由自己領導的「楯之會」的四名成員,前往新橋的「末原」享用最後的晚餐。那是一家專門料理雞肉的餐廳,從1909年開業營業至今,三島由紀夫的父親尤愛此味,一家人常常在此團聚用餐。昭和45年11月25日這一天,雞肉鍋的縷縷白煙晃蕩,滾騰的香氣直衝感官,這是三島離世前的最後享樂。滿足食欲絕非粗鄙之舉,對於料理抱懷著垂涎,或許才不枉為人。彼時三島迷上健身後,飲食變成日常中的重要大事,他在《不專業美食記》寫下——「從去年秋天開始健身以來,每隔一天就會有強烈的空腹感來襲。這個時候,在前往料理店前,我會邊吞著口水,邊想像菜單上各式各樣的菜,直到滿足。」

想活得巧,就得先吃得好,創作亦如是,就算僅是一把鹽,都能成為作家筆下的一把光亮。看日本老牌料理名店如何滿足文豪們的欲望,並在他們的人生中開綻出短暫卻絢爛的花火。

銀座「資生堂Parlour」

photo by central tokyo

資生堂於1972年以西藥局之姿,設立於銀座,後轉型為化妝品製造商,於1902年引進汽水機,開業界先河,販售蘇打水與冰淇淋,並積極推廣西洋飲食文化,深受日本名流文人們推崇。有老饕稱號的時代小說大師—池波正太郎,從年少時代就特別喜愛光臨Parlour,池波正太郎形容第一次看到蕃茄雞肉炒飯被盛裝在銀器之中,被侍者仔細端送上桌,簡直大開眼界,內心澎湃難以形容,蛋包飯與可樂餅也是他在Parlour必點的菜色。

photo by Parlour

資生堂Parlour於1962年改建為鋼筋混泥土的九層樓建築,取代原先的木造設計,而在2000年時再次進行全面改裝。池波正太郎和Parlour的侍者也曾留有一段佳話,每次池波上Parlour用餐,有位比池波小上幾歲的侍者山田,總會親切為池波服務,這般往來持續了三年,某年的聖誕節池波送上一本《長腿叔叔》給他,沒想到山田也有所準備,將一包細長的禮物遞上,池波打開一看是一瓶除皰美顏水。池波曾說,再怎麼高級的料理,若沒有世間人情的故事,便無法勾起他的興趣。

關於Parlour還有一貼心服務,多人享用一份蛋包飯時,餐廳會事先分裝成用餐人數的分數後才上桌,這就是深受文豪青睞的西餐廳,送往迎來超過百年的經典存在。


淺草「米久」

photo by 淺草商店街協會

「八月的夜晚,就像是眼前米久的牛肉鍋般,熱氣蒸騰。將緊密並排的鍋台前,當作是自己在這世上最舒服的窩,不容忽視的旺盛食慾與愉快的談笑,現在正極盡歡樂的一群人。」

日本知名詩人高村光太郎為「米久」的牛肉壽喜燒鍋所癡迷,讓他不斷埋首地吃,用從食物獲取的精力驅使肉體勞動,再投入於吃。米久創立於明治初期,座落於淺草鬧區,創始人為米商,因以便宜的價格提供近江牛而大受歡迎,轉而專職經營大眾牛肉壽喜燒店,一、二樓兩層榻榻米席共有300個座位,牛肉鍋的蒸騰熱煙交融成浮雲,歡暢的吞嚥聲此起彼落,光太郎形容這幕是「靈魂的澡堂」。

photo by food review asia

牛肉壽喜燒的主角牛肉,為帶骨和牛,配角有大蔥、茼蒿、豆腐與蒟蒻絲,簡單地托襯出牛肉的美味,玫瑰色調的大片和牛,猶如嬌美的放縱春宵,盡展現於口舌之間,東京式的吃法為在鐵鍋中放入醬油後將食材下鍋烹煮,和關西略有不同。直到今天,每位進門的客人,仍舊會受到太鼓聲的熱烈歡迎,這是古典的盛情,邀請無肉不歡的人們,一解滿腹的騷動。


神田淡路町「松榮亭」

photo by foodnews.jp

1907年成立的西餐廳,是日風洋食的代表性餐廳,以日式手法詮釋西餐,呈現亦日亦洋的獨特美饌。松榮亭的招牌料理「西式炸什錦餅」據說是主廚為滿足夏目漱石的臨時要求,所研發製作而成,將洋蔥、豬肉、雞蛋和麵粉揉合成一團油炸,金黃外表,內涵浩瀚,廣受好評,從此成為人們拜訪松榮亭的必吃菜色。

photo by foodnews.jp

松榮亭遵循傳統,沿襲明治時代的菜單,例如紅酒燉牛肉、馬鈴薯沙拉以及西式雞肉炒飯;從前明治時代的西餐,最早由橫濱與神戶發跡,松榮亭第一代老闆便是在橫濱學習。即使已有重要文人加持與時代錘鍊與,松榮亭只要敞開大門一天,就會為客人準備製作用心的料理,而且菜色繁多,價格又實惠。怪不得能大擄夏目漱石和世世代代饕客的心。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