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C Taipei, TW
2019-07-22

將雕塑經驗應用到獨立玻璃藝術製作上—Peter Mandl|cacao 可口雜誌

我生於布拉格並在那裡住了21年。當地文化氛圍、特殊建築及從巴洛克時期到新藝術派雕塑品都影響了我大部份的藝術創作。每年,我會回布拉格至少兩次,讓自己沈浸在這個培育我成為雕塑家的城市裡,而且每回我都會有新的發現。更重要的是,造訪布拉格總是讓我有更多靈感繼續從事創作。

Interview with Peter Mandl

Q:歐洲的歷史情勢發展如何影響你的人生和藝術創作?

PM:當共產主義於1948年2月接管捷克斯洛伐克之後,我的父親就決定要移居到別的國家。然而,他的意圖不但被阻撓,我們全家也遭受懲罰。1960年代,這個「罪行」一直被記錄在我的個人檔案中,致使我在申請就讀 Secondary Glass School of Applied Arts的過程困難重重。此外,這個政治污點也阻礙了我想進入 Academy of Applied Arts in Prague 繼續深造。 就在我第二次入學考試又失利之際 Stanislav Libenský 教授發現了我對玻璃藝術的天賦,並且幫了我非常多的忙。他安排我到 Železnobrodské sklo 公司與一群製作玻璃的團隊一起工作,公司裡的熱熔鑄模的玻璃雕塑品都是由 Libenský教授和他太太 Jaroslava Brychtová 設計的。這一年對我來說相當重要,因為我從旁觀看 Brychtová 鑄造玻璃的過程,Libenský教授也嚴格地評鑑我的雕塑作品。當我在準備第三次Academy入學考的同時,我持續找尋玻璃鑄造的實作機會,也使我的技術和藝術技巧慢慢精進。1968年春天,政治氛圍不若以往緊張之下,我終於進入 Academy of Applied Arts in Prague 就讀。

Q:你在瑞典的藝術事業是否有受到布拉格的藝術背景所影響呢?

PM:1968年8月捷克斯洛伐克被蘇聯和華沙公約組織軍隊入侵。當時我父親認為唯一的生存方式就是逃到從1920年代就開始欣賞捷克斯洛伐克之傳統玻璃製作工藝的瑞典。 從Stockholm Konstfackskolan (the University College of Arts, Crafts and Design) 畢業之後,我想到Kosta玻璃工廠擔任玻璃設計師,但工廠的管理部門認為我的作品捷克風格太重,不夠「瑞典化」而拒絕任用我。我也嘗試應徵 Orrefors,但也被同樣理由遭拒。70年代後期到80年初,我全心全意轉而投入雕塑術,並成為雕塑家。過去15年來,我成功地將雕塑經驗應用到自己的獨立玻璃藝術製作上。

Midnight Sun d.60cm

Q:作品的靈感來源及其獨特性

PM:我的作品隱含中歐的世界主義風格,靈感主要來自於中古世紀的傳統題材,偶而也會從古典文學中取得。我的工作讓我入迷的強度像是有機物結合在一起,著迷並精準確實的主導方向:融合智能建築的直覺、專業訓練和簡潔與溫暖的情感予以釋放。此外,我創意的產出似乎也受到工作環境和生活裡無所不在的風、海及勢不可擋的浪潮所影響…。我的作品與眾不同的特性在於特殊的玻璃製作方法,尤其運用完美的切割形式及結合傳統與創新的方式處理玻璃表面。所有的玻璃和金屬雕塑作品都經過我細心地構思和完成,再小的細節都不放過,因為即使極小的層面都會決定作品卓越的程度和懾服人心的要領。

Terpsichore 55x17x19cm
原文刊於cacao Vol.10《布拉格/我們的時光》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