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 Taipei, TW
2020-12-06

認同、疏離、情慾以及動物本能—沈瑋|cacao 可口雜誌

近乎「裸露」,但非「赤」裸。中文的「赤裸」本身帶有被動、被觀看(甚至於被消費)、被慾望的概念,彷彿被攝者為「他者」,僅是一個被物化(甚至於被扒光)的身體。沈瑋從2003年開始拍攝生活周遭陌生的人們,於紐約歷時五年完成系列作品《近乎裸露》(Almost Naked),作品捕捉被攝者堅定地凝望、褪去身分包袱的靈魂狀態。那些平靜的面容上,有著強烈的問題意識,直搗觀者的內心底層。

他的鏡頭穿梭於陌生的身體與凝望之間,在最私密的空間與時刻凝結成相。這些人物背後,總有著他們自己的故事。但這或許不重要,這些相片中的主體好似反過來詢問身為觀者的我們:「那,你又在慾想著什麼?」《近乎裸露》系列作品,不應僅僅將「Naked」解讀詮釋為赤裸;沈瑋以「Almost(近乎)」為名,暗示被攝者具有主動性來決定自己「裸露」的程度、更是有目地性地展現被攝主體的慾望與需求。

他的系列作品呈現現代都市人「親密關係」中那些認同、疏離、情慾以及動物本能的複雜本質,即便擺脫物質、衣物,密實的人仍難以穿透,情感更被社會性的重重限制所束縛。如佛洛伊德所說,現代文明是壓抑的,性的表達應該要從許多限制中解放出來。沈瑋認為自己作品中,「那些不論是醫生或是社會底層的人們,都在等待相同的事情:他們都有等待別人來了解的慾望。」

Hyramd
Jackie

「我不認為相機具有侵略性。」身為攝影師,他的作品拍攝前需與被攝者大量溝通,相機反倒成為親密感知的媒介。這些陌生的個體,因信任而能展演、表達自己深層被了解、被認同的需求以及對性的慾望本能。這些裸露的身體被相機紀錄、被再現,也被觀者以自身情慾投射而持續動態地想像。

在一系列27幅作品裡,被攝者的眼睛宛如刺點,與觀者對望,好似彼此都在等待解放的瞬間,觸動觀者思考:究竟是我們在看相片?還是相片在看我們?原本應為觀者主動凝視的經驗,卻巧妙地反轉。當沈瑋鏡頭下的陌生人們褪去衣物,裸露身體,向觀者分享著自己最私密慾望的同時,我們又能誠實揭露自己多少?

《近乎裸露》有意識地逐步去除社會文明的枷鎖,讓我們與陌生無名的身體共享彼此的慾求本能,確認彼此「熟悉」的身體經驗。而後,近乎裸露的影像好似仍不斷地追問著:你還在看我嗎?親愛的,「陌生人」。

沈瑋自拍自己,作品名為「Bent」
原文刊於cacao Vol.03《紐約/無極限》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