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4

有形記憶,無名遐想-在這裡別特別說再見—牛俊強|cacao 可口雜誌

在很久以前⋯,記憶這樣被揭開,我看著藝術家牛俊強的母親日記中,紀錄兒時的他,敏感剛毅的童言稚舉,拼湊出現在他的創作模樣。仍在嘗試各種藝術可能性的牛俊強,總以客觀冷靜的敘事表達模式,讓觀者重新看待生活周遭習以為常的問題,矛盾情境中可見他二元對立或多重辯證的觀點,不以固定角度來思考,重新開放觀者思考的彈性與渴望性。

「強兒摺了紙船,放在公園中粼粼溪水。他說:地球是圓的,長大後它會回來,我們必重逢。」

牛俊強母親的日記文字,片段散落在他《抵達盡頭時,我們將聚集在洞穴處》集結06到12年的作品書裡,母親意義與書名標題成直線想像,表達了他與母體親密連繫的渴望與幻想。作品中無論是母親的面孔,或在國外跳蚤市場刻意買下一疊不知名的女性舊照片,拼湊出和諧或是不和諧的陰性空間(chora,matemal space),在這裡被超現實地轉化成充斥著曖昧、混沌、無以寄託的「 去熟悉 」( unheimlich ) 概念 。在青年藝術家牛俊強的想法裡,消失不代表真正的結束,他喜歡一種缺席的方式去呈現,就像他《cover》作品中跟許多人借了一個物件、記憶、事件或是身分在展覽後歸還,「情節」與「結局」沒有單一敘述的發展,當他商借的一切在歸還給原物主時,覆蓋記憶的事實,製造了無法抹滅的經驗痕跡。牛俊強的創作每次都是種追尋的動作,重述或延續出新的審視。

10 Minutes Left 2007
《即使她們從未相見》雙頻道投影 Chi-Wen Gallery 提供
10 Minutes Left- 2012
《cover》

回想著採訪當天,牛俊強遲到了,有五分鐘甚至更久的的時間我往門孔直盯著,想像他工作室模樣,或者他可能從孔中與我對 望,但他終究還未到家;接著我上頂樓 吹風等待,等著望著時間也已從黃昏進入黑夜,我想著是什麼讓他遲到了?半小時之後,往樓下瞧見一個熟悉而匆忙的影子進入大樓,樓梯隙縫中看著他上樓的身影,黑影越變越大、形體逐漸清晰浮出,腳步是混亂的快步走,我想著他開口第一句話會對我說什麼?但他出現在我面前是如此從容,他的道歉是輕描淡寫,他的招 呼是不過份甜蜜,我頓時聯想到他最近的作品-《即使她們從未相見》影像中,他安排四位美國人與四位台灣人,他們從未看過彼此,各自想像他人的人生故事,空間與時間的異化,八位敘事者帶出戲中戲的劇場效果,真實的人與虛構的故事產生了離異效果。此時此刻,彷彿我正走入牛俊強佈局的一個橋段裡,他的遲到讓我 有了想像,而更貼近他的藝術表達裡,如牛俊強聊到他的創作方式「行為上與非視覺性的觀念藝術。」

我們聊著「一夜」的各種想像,而牛俊強的一夜停滯成《剩10分鐘!》,從07年安排親人入鏡,到12年系列作品在街頭隨機挑選陌生人,這剩下的十分鐘,在時間存在性裡層疊出複雜、流動與開放的親密感,亦挾帶著疏離感。看著創作與自己,牛俊強坦白說「不喜歡結論、不喜歡結束 」說時帶著苦澀卻堅毅的神情。採訪離去前,我看著他工作桌上擺放著聖經,聖餐形象因此連結成他。

「聖餐的意義不止停留在『記念』,而是『參與』。」

《cover》

原文刊於cacao Vol.09《 翡冷翠/一夜》
  • Via: Text / sin sin Kuo Photo providers / Niu Chun-Chiang
  • Tags: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