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4

落彩綻顏—Hannu Karjalainen|cacao 可口雜誌

黛玉心想,這個寶玉不知是怎樣個憊懶人呢。及至進來一看,卻是位青年公子:頭上戴著束髮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戲珠金抹額,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紅箭袖,束著五彩絲攢花結長穗宮絛,外罩石青起花八團倭緞排穗褂,登著青緞粉底小朝靴……《紅樓夢》—曹雪芹。

曹雪芹或是中最喜好、也最擅長以文字畫染色彩的中國小說家,他以字為彩、以文為形,描繪出角色的形象,點染出一片時代悲歡。現居赫爾辛基的Hannu Karjalainen,則以更直接、毫不隱晦的方式,記錄色彩顏料在人體的流動與傾倒,以作品串連起生命、生活、環境與藝術,傳遞出更有層次與深度的視野。

無論是攝影作品或是活動影像(Moving Images),Hannu Karjalainen大膽地以顏料流注人體的方式,透過飽和的強烈色彩將角色細節平面化,顏色成了一種具象卻不具正確意義的符號,它隱藏了人的地位與情緒,卻也凸顯了身為「人」的存在感。同樣的詮釋方式,Hannu Karjalainen在另一列作品中,以書籍取代了人,將色彩大量罐注於書本上,當我們看到《Devil’s Delusion》包覆著象徵純潔、神聖的全白色顏料,其中的反差與對比,都成了Hannu Karjalainen的創作深度與層次。

除了色彩之外,時間,也是Hannu Karjalainen創作的根源。透過時間概念的精準操控,他可以在影像作品中讓觀者感受正常時空下所無法預期的體驗。或許僅是顏料傾撒的數秒須臾,又或許是海濤倏地捲起的瞬間,但當他將這些片段拉長為數十分鐘的影片後,時間痕跡被放大延伸,人們得以用一種更深入、全面的頻率,去觀察真實世界中一恍即逝的光景,以及慢動作鏡頭下詭譎視覺的美感。

「聽來或許老套,但我覺得藝術家一定要有強烈的使命感。」長期旅居國外,近期再度落腳赫爾辛基的Hannu Karjalainen相信,只要透過不斷審視、檢討自我的創作,就能讓作品愈趨理想,而這個他口中愈來愈有趣的城市,將成為他接下來幾年最重要的創作據點,提供他源源不絕的創作素材與靈感。

Hannu Karjalainen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