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19-06-20

時蝕‧拾實—Kaisu Koivisto|cacao 可口雜誌

時間是鉅細靡遺的記錄者,從規模幅遠的徹底毀滅,到細微隱密的生命發起,它刻蝕下歷史的每個分秒;時間也是忠實如一的觀察家,再無助的病入膏肓,再淋漓的痛快淫愉,它都僅是冷冷地看著一切,不發一語。

將有機素材與人造元素互動結合,是多數人對Kaisu Koivisto創作最鮮明的視覺印象。應用皮革、毛髮與獸骨等曾經蘊含生命的元素,結合機械、木工等人類文明的造物,賦予作品更多的不同層次。無論是懸浮在森林中的大型蕈類框體,或是以大量牛角纏繞的廢棄桌椅,甚至是大型建築物的拍攝。她的裝置創作規模大小不一,應用的媒材也不盡相同,可能為聲音、影像或雕刻。透過這些素材的重置與融合,她重新拼湊出類自然的形貌,傳達出人類與自然共依卻又衝突的本質。

Atlas

「藝術家可以將看不見的想法、理想,轉化為可視的具體形象。」20多歲開始藝術創作,Kaisu Koivisto的目標並非透過創作忠實重現自然的形象,而是更聚焦於不同元素間內蘊的衝突本質。她自承醉心於衝突誘發的美感:絢爛與厭惡、合成與有機、硬直的幾何與圓滑的弧線,物件反差的對比組合,不僅讓視覺感更戲劇化,也凸顯出她的創作力量。「秩序與混亂拉鋸的張力,就是藝術的核心本質。」她如此相信,而催化衝突的最佳因子,就是時間。

Kaisu Koivisto對「改變」與「歷史」格外有興趣,「萬物皆會改變,永恆並不存在。」她喜歡創作素材上有著時間的刻劃,因此她大量採用回收再利用的物件,也希望上頭能保有曾經使用、穿用或遭破壞的痕跡,並透過舊物的重新組合,說出新的故事,尤其在影像、攝影兩種形式的創作中,時間對她的影響尤其明顯,她透過視覺創作去發掘未來的可能性,同時記錄過去的記憶。也因此,「記憶」成為她作品中常訴求的意涵。「我們皆由記憶所組成,好的、壞的,在記憶面前,我們無所遁形。」而她近期最難忘的記憶,便是與先生共組了家庭,開始了兩人生活。喜歡在赫爾辛基騎著自行車尋求靈感的她,或許在不久的未來,身旁也將出現老公一同踩著自行車的身影。

observatory

Kaisu Koivist










原文刊於cacao Vol.03《紐約/無極限》
  • Via: Text:benjamin Ho Photo providers:Kaisu Koivisto
  • Tag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