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19-04-23

記錄赫爾辛基的日常紋理—Jussi Hellsten|cacao 可口雜誌

如果鏡頭像是時間的放大鏡,Jussi Hellsten 所做的,是將瑣碎而似無強度的瞬間,持續地記錄下來,組成一日一夜的紋理,而不是變成那些終將逝去的記憶。

如果世界上有一樣東西,能被量化,但你無法確切的緊捉在手裡,那無疑便是時間了。它無形,能將過去現在未來,全存於大腦的記憶裡邊,又或者似無邊一樣的延展每一刻的現在。

而相機,就像剖析時間紋理的放大鏡,將一時一分的情緒、發生的事件徹底記錄下來。芬蘭攝影師 Jussi Hellsten眼睛底下的世界,不是偽裝或者人工、矯情後的結果,大部分的時候,他發揮了鏡頭的美德,補足眼睛能成像而不能複印的缺失,年僅28歲的他,緩緩道來:「攝像時,我偏向拍下情緒的瞬間,而並不只是形狀與光線。我想我對工作上癮,對於滿意完成作品結果的歡愉而上癮,這是很強大的藥物。」

也許是成長背景是來自於小鎮,Jussi Hellsten 的作品簡單樸實,如他所說:「我是來自於芬蘭東南部的一個小城,我愛的是大自然,並不喜歡城市裡的繁忙跟大堆的人群,我的根,讓我更喜歡簡單的事物。」從他最新構思的作品系列「Helsinki 365」就可見一斑。透過每天上傳一張照片,他拍出了赫爾辛基被選為世界設計首都這一年的模樣。靜諡卻又似充滿危險的湖面、透出晨曦的枝頭、紅色的雨鞋踩過將融的冰雪,足以切割一張照片為二的藍天跟白雪,「透過每天放一些照片,我想創造一個日記,時間總是流逝,但是我們從沒細想過其中關係,我的案子讓我思考了每天流逝的時間。」

Jussi Hellsten 變成了像是 Walter Benjamin 筆下的 Flaneur 漫遊者,只不過,過往在巴黎用筆桿做觀察的城市旅人,地點跟時間轉換到了2012年的赫爾辛基,他用攝相的方式,觀察每一天在城市裡發聲的人群與風景。瞟見籃球場上青少年三兩成群,或者是推著嬰孩出來度過午後的女人,這些嚴格來說,沒有強烈色彩的鬆散片刻,百無聊賴,卻實際上反映著赫爾辛基的核心靈魂,最終,架成了某種直叫物質世界崇拜、評價為最幸福生活的北歐圖像。

Jussi 說:「我在做 Helsinki 365時,曾經說過,我認為赫爾辛基並不是我真正的家,可是,儘管如此,我希望『發現赫爾辛基、更瞭解它,為我的悠晃尋找一個更好的原因。我想認識新的人,成為赫爾辛基生活圈的其中一部分。』很多事情都正在改變這城市,新一代正在將赫爾辛基塑形成他們想要的生活環境。我覺得我並不在這個圈子裡,可是我試著站著遠觀。」遠觀它美麗的色彩,淡然的皮相,或者恬適無爭的幸福感。

攝影師 Jussi Hellsten











原文刊於cacao Vol.08《赫爾辛基/時間意念》
  • Via: Text:Bonnie Yang Photographer:Jussi Hellsten
  • Tag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