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0-10-01

身體與環境的對話—Isabel Tallos|cacao 可口雜誌

來自馬德里的藝術家Isabel Tallos在影像、空間與身體間找到連結的可能,並以攝影作為載體,將三者的關係以當代的角度重新詮釋。她運用多重的轉換視角,將奇特,甚或扭曲、古怪的肢體語言,用奇異的空間和場域加以侷限,導出環境如何影響人們的決定、我們如何感知身體,而這些感知又如何因空間的不同而扭曲。

與傳統的繪畫和素描一樣,Isabel Tallos的攝影大多發生於全白的場域,宛如畫架上的白紙。她著迷於有牆的空間,對她而言,這一隅方寸間象徵著視覺上的邊界與侷限,而空房間和私密的角落更是對話的形式。她的作品反映了人類如何在不同空間裡,意識自己身體的存在,「踏進大教堂時,你會強烈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跟踏進牢籠時截然不同。我特別對小空間存在的二元性有興趣,它們有時候有保護性,像巢穴,但牢籠卻會帶給你壓迫感。而這就是我渴望傳達的意念。」 她多數的作品皆以自身肖像為主,並在其中尋找詩意的可能。 在迷失了時空感的成像中,沒有教條式的創作,無拘無束的身體樣貌,直白地描繪了人與空間更深層的互動。

Grandhotel
Castillo Edimburgo

身為一個藝術創作者,Tallos讓攝影保有全然的自由,它們呈現出相片與視覺的真實,但這樣的真實卻在面對身體時失效,因此她讓觀者浸濡在奇異的不安狀態,進而思考攝影影像的真實性。「即便我們知道照片能被工具操縱改變,但我們還是很難不去思考,它們是否確為殘破片段的真實。」這樣的束縛對她而言,代表著我們心智上的想像或多或少被攝影所觸發。

直接對抗視覺與美學的協調性,是她作品的特色,「有時候甚至有點詭譎、不協調,帶著些微的不均衡,我喜歡整體帶有奇異的感覺。」於是從水平位置錯亂、無始無終的白色階梯,漂浮椅子建構成的房間,還有那單獨一人的徘徊女子…,這些元素構成了Tallos的世界,而孤單、疏離的詩意氛圍,也同時盪漾在這些影像中,久久揮之不去。

成長於馬德里的Isabel Tallos,與這城市聞名遐邇的鬥牛士一般,在藝術的領域上,永遠都在對抗教條與自身的慾望投射,即便她面對相機的時刻稍縱即逝,但那樣的瞬間卻最能捕捉深層情感,這也是Tallos在對抗現實生活時的慰藉,「或許我們都是波西米亞人,花時間漫遊、飲酒與無所事事,只為等待靈感乍現的那刻。」

原文刊於cacao Vol.04《馬德里/面對:對抗》
  • Via: Text:Nymph Lee Photo providers:Isabel Tallos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