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19-03-19

當「排隊」成為藝術被美術館購入收藏|cacao 可口雜誌

斯洛伐克觀念藝術家Roman Ondák 2003年作品 《 Good Feelings in Good Times》由一群參與者加入排隊行列。在2004年被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購入收藏,而且也是該美術館第一次收藏表演藝術的作品。現任館長Frances Morris女士認為:Ondák這件「簡單來說就是在排隊而已」的作品與杜象當年那些「現成品」(readymade)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因為他將日常生活中已經存在的行為直截了當複製貼上到了當代藝術的語境中。

此作品概念很簡單:故意排隊。靈感來自藝術家早年的個人經歷,在共產主義時代的斯洛伐克,當地的雜貨店門口天天有看上去排不完的隊。Ondák認為這件作品通常需要在博物館/美術館內完成,但也可以被移植到其他空間。在美術館/博物館中,這些人排起來的隊是展覽的一部分,並且只能在展覽空間或其周圍創建。排隊之處必須是在邏輯上說得過去,或者是令人稍微驚喜但不至於覺得突兀的地方。室內的隊列可以由七到十二人組成,而室外的隊列最多能接受十五人。

Roman Ondák會在事先徵選的志願者和演員們共同完成。作品對參與者的性別和年齡層不做任何要求。他們也不需要特別為表演著裝,只需要進行日常的穿戴以及攜帶隨身物品即可,就跟平日排隊的人們一樣。如果受到旁觀者的疑問,表演者不能透露任何與表演有關的訊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通常會用即興創作的方式去回答問題。《 Good Feelings in Good Times》的演出一般持續四十分鐘左右,在既定的時間內,演員和志願者會根據藝術家和博物館間商定的時間表在指定的地方重複著「排隊」。隊伍從形成排隊的隊伍,在打散掉隊伍再排成個排隊隊伍。參與者要表現得自然且不動聲色。

Ondák 對作品的解讀是這樣的:排隊是很不穩定的一件事,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它的參與感很強。所以即使不參與排隊,(作為觀眾)你用回憶過去排隊經歷的方式也同樣在參與著演出。(我的)作品並沒有對「為什麼排隊」做解釋。它是與人的感覺、慾望和參與排隊與否的決定相關的。我對人類社會對排隊不置可否的現像很感興趣。另外,當你獨處時,通常你會思考屬於自己的時間,我把它稱為「真實時間」,它有它存在的價值。但是當你排隊時,你會慢下來,而「時間」的概念也會變得不同。

Ondák 通過此作品,通過排隊,試圖同時探索的,或許是個人時間(「真實」時間)和社會時間(在排隊列中花費的時間);過去(排隊的記憶)和現在(實際排隊過程);生活中已知經驗(在隊列中)和想像的經驗(預設排隊的結果)之間的關係。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