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Taipei, TW
2019-03-19

飄散在巴黎的聲音與香味|cacao 可口雜誌

巴黎過了午仍飄著微量細雨,這裡春天見不著太陽的時候還是有些冷。我披上昨天穿過的黑色薄大衣,匆忙出門去音樂院上課。主修老師說今天有位特別的人要介紹給我認識。

從家裡到學校搭地鐵約需30分鐘,我在車上戴起耳機聽拉威爾的《左手鋼琴協奏曲》 (Ravel : Concerto pour la main gauche)。車窗外的郊區景色在車輛進了城、鑽進地面剎那,像是被打散一樣地消逝無蹤;音樂彷彿跟隨著窗外的光線變化,到轉折處瞬間澎湃激烈了起來。

一進琴房,老師開心地起身向我介紹他身邊的作曲家─ 阿蘭‧高森(Allain Gaussin),他們正在聊他的新作品首演。高森先生20歲以前讀的是數學和物理化學,之後才進入音樂院修習作曲。他的作品沒有太多古典音樂科班包袱,在複雜的音符及節奏結構裡,多了許多邏輯和對位的美感。

我們像是協力解了道異常難的數學題目般,一同視譜彈奏高森先生的作品─ Tokyo-city,這是過去他在東京大學客座任教時,對於城市有感而作。我接著彈了首德布西的前奏曲小品《飄散在暮色中的聲音與香味》(Debussy : Prélude « Les sons et les parfums tournent dans l’air du soir »),高森先生拿起手機,跟著音樂朗讀波德萊爾的詩《黃昏的曲調》(Baudelaire : Harmonie du Soir)。我抬起頭,瞧見飄浮在午後陽光裡彷彿凝結了的空氣和塵埃。

自音樂院出來時,城裡的燈火都被點著了。我從四下歡笑喧鬧的人群、舞蹈、音樂聲,想起今晚是巴黎一年一度的音樂節。除了市政府安排的古典樂、爵士樂、搖滾樂、電子樂等大型表演外,每個人都可以從家裡帶樂器出來在路邊小露一手。我陶醉地在住宅區小教堂前的廣場待了好一陣,享受鑲嵌在這城市文明、每個人生命裡的音樂,無所不在。

在巴黎,音樂和愛破繭重生,並且堅定地活著。

Debussy : Préludes I & II ( Piano/ Walter Gieseking )

德布西(Debussy)的前奏曲是寫給鋼琴的作品,分為兩組,每組各12首,共24首。德布西以非常快的速度完成這套作品,每組僅花幾個月的時間,卻是首首經典。我認為最能作為法國近代印象派主義音樂精髓的代表,也算是個能一次清楚攤在聽眾面前的總覽。

前面文章裡提到的《飄散在暮色中的聲音與香味》正是出自這套作品的第一組。24首曲子也都分別有名字,有的出自詩作,有的僅僅是一幕場景、一道光影,大家可以依據這些文字去探索,找尋、發覺自己其中最愛的一首!

Étienne de Crécy : Tempovision

艾田.德奎西(Étienne de Crécy)是個自1992年起在法國極富盛名的DJ和電子音樂製作人。我在一年的巴黎音樂節街上穿梭時偶然看到他的表演,隔天立馬衝去巴黎市立多媒體圖書館借CD回家聽。

他的音樂風格以House爲基底,卻多了那麼點法國人的享樂、巴黎人的痞和優雅。這張專輯其中一首《Relax》,讓我腦袋浮現起那些在人行道旁抽煙、穿著富設計感的巴黎人們,畫面裡他們口中不停閒談嬉鬧著說些什麼,像是Rap一樣。

原文刊於cacao Vol.13 《巴黎/重生》

關於作者:陳誇張,從古典音樂科班出身到現在的電子樂、搖滾樂創作, 一路以來選擇都不規矩。出版的音樂作品有全創作專輯《 抽象人生 》、EP《 眼睛 》、《你,和你的》, 並定期於女巫店、海邊的卡夫卡等 Live house演出。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