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Taipei, TW
2020-10-01

只好,不切實際—Alexander Brodsky|cacao 可口雜誌

人們推崇理性的價值,卻容易為不切實際的想像力不顧一切;人們追求是非分明的真理,卻總是著迷於奇幻難解的不可思議。 Alexander Brodsky用創作歡迎大家逃避現實,一同進入虛迷的世界,那有高樓、有街道,但沒有文明、不論是非,只容得下最純粹的美好。

來自莫斯科的 Alexander Brodsky是一位建築師,他規劃藍圖、架構空間、設計建築體,但他作品的存在價值,並不在於房產的標價,也不在於建物與使用者的口碑,而是以美感為目標,將想像力無限放大,所有傳統建築中的不可能、不合理,都成為Alexander Brodsky挑戰的動力,透過環境情境形塑的感動,實現烏托邦式的完美境地。

發跡於70年代末的「Paper Architects」,起源於當時以共產主義為政治核心的蘇聯,對於建築設計的低度需求,多數的建築師僅被允許建造最基本、無任何設計美感的建築體,部分空有想像力、創造力卻苦無發揮機會的建築設計者,選擇轉入地下化,進行更純粹的藝術創作。 做為「Paper Architects」的重要代表人物,Alexander Brodsky在畫紙上建築起心中幻想的高樓城鎮,將一般建築設計中強調的機能性搗毀、榨乾,僅保留毫無雜質的「美」,以及心理層面的純粹價值。於是,烏托邦誕生,真實,卻又完全不切實際。

Rotunda Paris

Alexander Brodsky的設計不屬於車水馬龍的街頭巷弄,而是存在於畫布與美術館、藝術空間。他可以在美術館的櫥窗中再現一個城鎮飄雪的寂寥夜景,也可以將浴缸、馬桶與書桌以打翻所有邏輯的方式高低錯置。而他最著名的建築設計之一「Rotunda」,則是一個360度全開放性的圓廳,四周的門板畫出了室內、室外的空間界線,卻也提供了參觀者全景觀賞地景的可能性,毫不保留,而室內僅保留了一個壁爐,猶如建築的心臟般,給予空間暖烘。在此你可以選擇與世隔絕的獨處,亦可將自己完全暴露在環境中,人與建築物的關係,不再專一、沒有主從,僅僅取決於個人當下的感受,如此不求實際,完全無法招架日常生活所需,但卻更直接感動每個人,推促著人們反思建築的不同樣貌。

Brodsky You Prison
原文刊於cacao Vol.11《俄羅斯/愛》

新增回應